Drogheda

ALL叶

[喻叶]我爱人间烟火 3

黄少天等人来时,叶修正坐在二楼的扶手椅里翻杂志,黄少天在一楼客厅里熟门熟路地转了一圈,一抬头,就透过玻璃护栏看到了二楼的叶修,顿时浑身一凛。

“老叶,你在上面干什么!”黄少天失声问道。

叶修扬扬手里的杂志:“电竞周刊啊。”他招呼黄少天:“你看不?”

黄少天狂摇头摆手:开玩笑,喻文州可半真半假地说过,二楼是他的私人地盘,除了未满十八周岁的卢小朋友,和他喻文州未来的老婆,任何人都不能上去。如果黄少天上去了,跟着叶修一起没轻没重地瞎胡闹,那他今天还想好好吃饭吗?……

……咦?

等等。

黄少天眯起眼睛,心里忽然一道闪电劈过:

二楼的叶修……喻文州未来的老婆……

……

卧槽卧槽卧槽。


有了这节想法,吃饭时黄少天一直在暗中偷瞄喻文州和叶修。叶修还是老样子,夹菜吃饭,嘴炮乱飞,没和旁边的喻文州有不正常的互动,倒是喻文州,一直在很自然地给叶修布菜,虽说叶修是第一次来喻文州家吃饭吧……但是队长这样,好像也太殷勤了点?不对,殷勤这个词还不贴切,黄少天嚼着芋头思考了下,这个好像应该叫……体贴。

惹……想到这个词,黄剑圣成功被自己雷到了,然后他电光石火间得出一个结论:队长不是还没把老叶这家伙搞到手吧?

……不行,我得帮兄弟一把。

黄少天咽下芋头,端起盛着低度酒的酒杯:“老叶喝酒喝酒,难得聚一块儿,别光吃菜啊,咱俩上回喝酒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叶修很冷酷:“七月六号刚喝完。”蓝雨夺冠的那天。

“啧,你记得还挺清楚,管那么多,来来来喝喝喝,这个酒特别好喝,还不上头,专为你这种一杯倒量身打造,喝了肯定不醉,老叶你信我,来一口来一口!”

黄少天劝得热闹,喻文州这边却拦了一下。他冲着叶修说:“是挺不错的,前辈可以试试,不过少喝一点,”他捉住叶修的视线,意味深长地说,“别像上次那样,又喝醉了。”

黄少天是不知道庆功宴那天喻叶在洗手间里那通胡搞,腹诽道:靠,还装上柳下惠了!


喻文州不是真心拦,闹到最后,叶修还是被灌了点酒,吃完饭没多长时间,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饭后桌上杯盘狼藉,徐景熙提议猜拳洗碗,黄少天见叶修睡着了,作正直状:“老叶太懒了!他肯定是为了逃避洗碗装睡!”

郑轩瞅瞅睡得一脸安宁的叶修,摇头道:“以叶神的手气,醒了猜拳也未必输。”

黄少天痛心疾首:“老郑你怎么也胳膊肘往外拐?”

郑轩莫名其妙:“啥?”

“……没啥。”黄少天顶着喻文州的视线压力,若无其事地看天花板。


最后喻文州也没用队友帮他洗碗。他原本准备留大家多待一会儿的,但现在叶修睡在他家里睡得香甜,他也无心留人闲聊了,反正都是一个队的队友,聊天的机会有的是。

送走队友,喻文州拿了条薄毯给叶修盖上,自己收拾好了餐桌,一个一个洗干净了碗盘和杯子。

他在沥水架摆好餐具,擦干净操作台面,又去卫生间洗了手,再回到客厅里时,他发现叶修的呼吸声已经变得很轻了。

虽然喻文州已经尽可能放轻手脚了,但洗碗还是有不小的噪音,喻文州疑心叶修已经醒了,他走过去,蹲在长沙发前,用还湿润的手摸了摸叶修的脸:“醒了么?”

叶修双目紧闭:“没有。”

喻文州收回手,双手托腮,看着他直笑。

叶修把眼皮掀开一条缝,咕哝着说:“一来你们这儿就喝醉,以后不来了。”

“那可不行。”喻文州轻声说,伸手拨了拨叶修睡乱的头发,叶修没有躲,很柔顺地任他摆弄着。

叶修刚睡醒时的样子很纯良,喻文州看他可爱,就把脸靠过去,想要亲他。

但是叶修却马上拉起一点毯子,挡住了自己的小半张脸,警惕道:“你要干什么?”

喻文州一怔:虽然上个月他俩在洗手间什么都没干成——最后还是他把叶修扶出去的——但是叶修这样也太翻脸如翻书了吧,当初接吻时把舌头放进人家嘴里,还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哎……喻文州叹气,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爱断片伤透我的心,果真全忘了啊?

他把叶修的毯子扒下来,慢腾腾地说:“叶修,你是不是忘了蓝雨夺冠那天,你对我干什么了?”

叶修淡定:“我能对你干什么。”

喻文州也淡定:“你亲我了。”

叶修怀疑地看着他:“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醉了。”

“扯淡。”叶修隐约记得自己那晚对喻文州干了点什么,抱了他?还是亲了他?虽然他挺喜欢喻文州的,但是……他这么懂得分寸的人儿,最多也就是亲脸吧?


不老歌

长微博

评论(20)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