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吴叶]今生今世 01 Forever Lost

旧坑重填,废话有点多,大家忍耐一下:

瞎编黑道文,有年龄操作,有攻受以外的角色死亡

小叶不是卧底,小叶不是卧底

把以前的设定都改了(反正后面也没写出来过),本来想攒个五六万字再发的,但觉得有必要发出来督促自己一下…………更新时间十分不能保证!但是这次一定会写完!(((



01  Forever Lost


夏天快过去的时候,陶轩从南边买的枪终于被组装起来了。

这些枪的运送方式很特殊:都是拆成零件分批快递过来的,光邮寄过程就持续了几个月,最后,再由卖家派一个可靠的人上门,为陶轩这个主顾拼装完成,不为别的,只为交易安全,不惹麻烦。

不过,这个男人刚来时,却被几个看场子的小弟给拦下了。

H市的商圈有好几个都是陶轩一手打造的,剩下的热门商圈,有几个他也入股了,今天交易的地点,就是一个相对冷清的商圈里的夜店。

夜店是半地下的,从地面下楼梯之后,走廊分成Y形,一杈通往音乐震耳欲聋的场子,一杈堆满了建材。走廊的水泥地也是坑坑洼洼的,灯泡时好时坏,散发着白闪闪的光。

来人下了出租车,看看夜色下闪烁的灯牌,确认了地方,长腿一迈,不紧不慢下了台阶。但他没有走向人声鼎沸的场子,而是在Y字路口停下了,作势要往另一边走。

可还没等他踏出一步,一直坐在角落里聊天的几个年轻人就把他拦住了,两个穿西装的魁梧汉子也盯住了他。

这几个年轻人打扮流里流气,口气也很冲:“你是谁?干什么去?”

来人笑笑:“我是给陶先生送货的。”

“啊……”年轻人惊讶,他们早知道今天会来人给大老板送货,但没想到是这样一个人:这人穿着西裤和白衬衫,彬彬有礼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旁边写字楼里刚下班的白领,而不是一个倒卖枪支的。

可他们没想过,靠做水线和放贷起家的陶轩都早当上知名企业家,穿起三件套打起领结了,人家倒腾军火的穿齐整点又有什么稀奇呢。可能军火商比他们这种黑社会还玩儿命吧,干这个的,都应该是亡命徒的经典形象才对。

这时,两个黑衣人说话了:“你姓吴?”

“是我。”那人说,“陶先生在里面?”

“老板不在,苏哥在等你。”

其中一个人给吴先生仔细地搜了身,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吴先生跟在黑衣人身后,经过狭窄的走道,来到了一间地下会议室。会议室很空旷,就是个简单的毛坯房。

一个挺帅气的年轻人被几个彪形大汉簇拥着,正在眉飞色舞的讲什么事,一看吴先生进来,他立刻闭上嘴,快步向吴先生迎过去。

他就是黑衣人口中的“苏哥”,嘉世仅次于陶轩的第二号人物,苏沐秋。

苏沐秋问:“你是吴雪峰?”

吴雪峰。这是吴先生的名字。

吴雪峰跟苏沐秋握手拍肩的拍打了两下。苏沐秋比他小好几岁,他犯不上叫他苏哥,也不好叫苏老弟:“你是苏沐秋吧?我听说过你,久仰了。”

苏沐秋顺口道:“听说我什么?”

“百步穿杨,弹无虚发啊!”

“哪有的事。”苏沐秋一挥手。确实,他身边还有比他厉害的呢。

他搭着吴雪峰的肩往会议室中央的会议桌前走,很自来熟地叫吴雪峰:“老吴,我等你一下午了,你怎么才来?”

“对不住,坐大巴来的,赶上学生开学,高速堵车了。”最近风声紧,为了把最后这几个零件带来,真费了吴雪峰一番工夫。

苏沐秋向旁边递了个眼色,立刻有人拎着手提箱,把之前寄来的枪支零件摆在桌上。

苏沐秋给吴雪峰拉开一把椅子:“老吴你坐。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枪。你一定是个玩儿枪的行家,我盼了一下午,就盼着你来露一手。你先让我解解馋,然后我招待你……”

以苏沐秋的地位,没必要跟吴雪峰这么客气。他是真馋这几支枪,陶轩早就跟他说了,这批枪到了之后,他和叶修可以先挑的。

吴雪峰看他猴儿急的样,话不多说,从衣袋里掏出关键零件整齐摆好。陶轩买的这些枪型号不一,吴雪峰也不是个寡言的人,相反很健谈,让苏沐秋坐到他对面,不紧不慢地将零件一个个擦拭、组装,还不时向苏沐秋讲解,这把枪有什么优点缺陷,那把枪的弹夹扳机和别的如何如何不同。

苏沐秋听得挺入迷,他沉醉一会儿,突然一拍大腿道:“……老吴,你等等,我得叫个人来!”

说罢就抄起手机打电话。

“喂,你上楼把他叫下来,让他来我这边……对……”

苏沐秋收了线,但他没有想到,就是他这一个电话,改变了他自己和很多人的命运。


这边接起苏沐秋电话的人叫小赵,是旅店的小老板。他的旅店开在一栋旧民居里,接了苏沐秋的电话,他从旅店前台跑出来,蹬蹬几步窜上了五楼。他把防盗门拍得哐哐响,嘴里叫着一个称呼:“叶哥!叶哥!苏哥找你呢!”

他必须得大声说话,他知道,这个点儿,屋里这位一般都正睡着。

果然没几分钟,一个睡眼惺忪的年轻人打开门。他长得颇清秀伶俐,但一头短发却睡得乱翘,身着洗出破洞的大T恤,很不修边幅的样子。

他问:“谁找我?”

“苏哥,苏哥叫您过去呢,说有好东西给你看。”

这就是苏沐秋的过命兄弟叶修,两人十七八岁时就认识了,一起跟的陶轩,只不过,现在两人对内是平起平坐,但对外,苏沐秋已经在嘉世置地担任要职了,叶修却还是闲人一个。

叶修随手捋了一把自己的乱发,从玄关摸了把钥匙:“哦,我知道了!”

作势就要抬脚出门。

小赵问他:“就这么走啊?”

“嗯?”叶修费解,难道苏沐秋还有什么交待?

小赵极含蓄地瞄了叶修一眼:灰短袖,大短裤,快穿坏的人字拖……叶修就打算这么出门了。

“没事、没事……”

“哦,”叶修把钥匙抛给小赵,“走了!”


苏沐秋本来没打算叫叶修来的,他想吃独食,但是听吴雪峰讲了一会儿,他觉得这个独食实在好吃,不叫叶修来有点不地道,这才把叶修从被窝里拎起来。

叶修到的时候,趿拉拖鞋的声音离着老远就能听到。苏沐秋这人是很骚包的,他穿的比吴雪峰还正式,一身铁灰色西装,领带也是精心搭配过的,见叶修潦草地走进来,他瞪了叶修一眼,然后热情的给吴雪峰和叶修互相引荐。

“这是我的手下阿叶。阿叶,这是吴先生。”

苏沐秋真正的几个手下都把头埋低了:他们都知道大哥和叶修感情好,一个个扁着嘴想笑不敢笑,但叶修穿的比他们还次,可不就跟个小喽啰似的?

叶修穿得随便,但精气神是很好的,他往那一立,看着就和别人特别的不一样。

这不是叶修第一次被苏沐秋坑了,他也没拆穿苏沐秋,跟吴雪峰打招呼:“你好,吴先生。”

吴雪峰含着难以察觉的微笑,跟他握了握手,两人的手短暂地摇了两下,但吴雪峰立刻记住了这只手。

温暖,纤细,虎口有薄茧,但手掌和手指都非常柔软。吴雪峰飞快地看了一眼叶修的手,心想,这双手若非长在一个玩儿枪的小伙子身上,可真当得起一句手如柔荑,软若无骨了。


叶修在苏沐秋旁边落座时,吴雪峰手里正把玩的是一个漆黑的套筒,他说话声音很好听,语调又舒缓,听起来跟老师讲课似的。

“……瓦尔特P99,德国人造的警用枪,有三个不同高度的准星,可以调整弹着点,”吴雪峰一边组装一边展示给苏沐秋和叶修看,“看,弹膛指示器,天黑也能摸到……总的来说,是一款很贴心的枪。呵呵,用起来很舒服的。”

吴雪峰的手指修长有力,手枪在他手里就像个玩具,三下五除二就拼装完成了,动作干净又利落。

但擅长此道的显然不只他一个人。

叶修安静地看完他手上一套动作,把枪接过来欣赏一番,对吴雪峰说:“ 吴先生,你的手很快啊!”

“哪里哪里。”吴雪峰笑,他这几下动作虽然娴熟,但是确实离“快”这个标准差得很远。

叶修往手提箱里看看,突然动手拆起了手里这把瓦尔特手枪。苏沐秋看他一眼,心里不由暗笑:叶修的性格称得上淡泊,但唯独在这方面有一点争强好胜。

果然叶修拆完枪,笑嘻嘻对吴雪峰说:“箱子里那把跟这个一样吧?咱俩比比谁快?”

这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吴雪峰当即说好,把箱子里的零件拿出来码好。

——虽然,他心里十分清楚,最后输的人肯定是他。


“三,二,一,开始——!”

计时做裁判的是苏沐秋,他虽然也喜欢枪,但不像叶修钻研得这么细,在他眼里,枪就是一个工具,他对枪的喜爱,也是基于枪的威慑力和杀伤力,是他赚钱吃饭的家伙,所以当吴雪峰和叶修真的拼起速度时,两人手指伴着组装的脆响快速翻飞,可真让他看得有点眼花缭乱了。

弹匣、套筒、枪体……吴雪峰比上次提速不少,但最后还是叶修更快,他咔地一声装好最后一个组件,倏地举枪瞄准了对面的吴雪峰。

被叶修这么指着,吴雪峰心里虚了一下,但面上一点没表现出来。他友善地看着叶修,然后听到叶修很调皮地模仿了枪击的声音:

“砰!”

眼见叶修的表情从肃杀转为愉快,吴雪峰也跟着更加友善地笑了,他把手里的枪放在桌上,举起双手,道:“我输了,叶修。”

他直接揭穿了叶修的身份。在苏沐秋和叶修这两个危险人物面前,他一点儿没掩饰自己的精明。

苏沐秋不动声色地挑挑眉:叶修在道上其实名头很响,他为陶轩打的那几场硬仗太有名了,只是叶修一向很低调,抛头露面的场合都是苏沐秋跟着陶轩去,见过他的人很少。不过,既然是交易对象,那边提前调查了他们也未可知。

叶修倒是没什么反应,继续爱不释手地玩儿枪,吴雪峰看他专注的样子,问道:“怎么样,还行吗?”

叶修的手跟一般五大三粗的男人不一样,小而单薄,吴雪峰跟他握了一次手就知道,这支枪的枪把对他来说太大了。

“挺好的啊。”叶修高兴地咧嘴。

叶修高兴的模样挺感染人的,秀丽的五官组合出了很亮眼的线条,吴雪峰自然而然地跟着他笑了,他示意叶修把手枪交给他,然后从手提箱里拿出另一个小的握把,换上去。

他把枪递还给叶修:“再试试,这下感觉怎么样。”

“嗯,确实比刚才舒服。”叶修活动手指,握住枪把试了试,枪把上的脊线和他的虎口完美地贴合着。

“谢了!”他对吴雪峰一笑。


最后,两把瓦尔特手枪一支归了叶修,一支归了苏沐秋,苏沐秋用的就是普通型号的握把,叶修用的是偏小的替换把。

两人就这几把枪和吴雪峰聊了不少,气氛很热络,最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完了,三人还意犹未尽的,苏沐秋便提议去吃宵夜。嘉世旗下有很多气派的酒店和会馆,但苏沐秋和叶修都不爱去,苏沐秋和场子里的人交待几句,带着叶修和吴雪峰上了车,三人大排档走起。

他们去吃饭的地方就在叶修家楼下,叶修和苏沐秋就是从这个地方发迹的,街坊邻居好多人都认识他们,大排档老板更热情,鞍前马后地忙活,最后还给他们赠了两个菜。

三人一边吃一边聊,话题基本围绕在枪上,吴雪峰对枪其实没多大爱好,之所以知道的多,完全是因为工作需要,接触得多了,自然也就懂得多,知识储备和叶修这个黑社会业余爱好者半斤八两。

夏末的夜晚很凉爽,空气里流窜着不可捉摸的暑意,三人就菜下酒,都喝得不算少,这个不少对吴雪峰来说是半箱啤酒,对苏沐秋来说是四瓶,对叶修来说,是一杯。

四瓶不是苏沐秋的极限,他一会儿还有别的事,起身对叶修说:“你还行吧?能不能自己上楼?”

叶修其实已经有点晕了,但他装没有:“行啊,怎么不行呢,”他扭头看看以手支颐的吴雪峰,“这家伙怎么办?”

“唔……”

“扔楼下小旅馆得了。”叶修自问自答。

“嗯,也行。”那个小旅馆就在叶修家楼下,干干净净的两层,苏沐秋都在那住过。


吴雪峰比叶修高,比叶修壮,他喝醉了昏沉沉的,叶修有点弄不动他,于是叫来了小赵,俩人一起把吴雪峰扶上了四楼,住这种小旅馆,叶修的脸就是证件,小赵进门就丢了个钥匙牌过来。

叶修撑着吴雪峰的肩,把他放在床上,“老吴?老吴?”

“……”吴雪峰都打起小呼噜了。

叶修不得已拍拍他:“钥匙给你放床头了啊!”

“嗯……”这回吴雪峰像是知道了,睁眼看了看叶修,又瞄一眼床头,紧接着又睡过去。


安顿了吴雪峰,叶修回到自己住的五楼。这间老房子其实是苏沐秋的,他还有个妹妹,叫苏沐橙,在认识叶修并走上人生巅峰之前,苏沐秋一直领着妹妹在这里过着很清苦的生活。现在苏沐橙长大了,被苏沐秋送去了寄宿中学,苏沐秋自己也因为场面上的需要,跟陶轩都搬进了寸土寸金的小区, 把家里装修得像个豪华洗浴中心,最后倒只剩个不管到哪都怡然自得的叶修, 因为不喜抛头露面,蜗居在这个简陋的小房子里。

叶修的卧室位置就在吴雪峰住的那间客房上面,隔着一层楼板,两人一个楼上,一个楼下,都为了那点酒精,很快进入了梦乡。


翌日叶修起了个大早,他简单洗漱一下,准备下楼去吃早餐,人刚晃到四楼,吴雪峰也正好推门出来。

“早啊,昨天多谢你了。”吴雪峰先打招呼。

“没事儿!”叶修继续晃着两条细腿下楼,“我去吃饭,你呢。”

“我也去。”吴雪峰跟上去。

吃着早饭,叶修问吴雪峰:“今天回去?”

“……”吴雪峰的勺子在面汤里搅了搅,“不着急,我没来过H市,先玩两天。”

“挺值得看看的,打算去哪?X湖?X寺?”

“差不多吧,还没想好。”吴雪峰慢慢说。

“哦,”叶修低头吃了一口面,抬头时说,“打靶,去不去?”


叶修带吴雪峰去的是一个黑靶场,无证经营,不过,虽然是非法经营的“黑窝点”,但靶场里头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去这个地方,叶修不用带新拿到手的枪,靶场是提供枪的。

今天很巧,叶修和吴雪峰到的时候,靶场的人正在装模作样的搞实战射击比赛。靶场老板看到叶修光临,立刻很热情的迎上去嘘寒问暖,还给在场的人介绍说,这是本市数一数二的大高手,今天有他在,谁都别想赢了。

来靶场的人三教九流都有,不是个个都认得叶修。热衷打枪的老爷们儿谁会服气谁?当即就有人跟叶修叫板,邀请叶修参与进来,露两手给大家看看。

叶修当然不怵这种挑战,但还没等他应战,吴雪峰先站出来了,他对叶修说:“主角都是最后出场的,我先来个抛砖引玉。”

这样恭维的话叶修听过不少,但由吴雪峰这么个投缘的新朋友说出来,他还是挺受用的,于是就拎着枪站在一边,安定当观众,看吴雪峰第一个上场。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吴雪峰一出手,叶修也看出了他的成色。

吴雪峰的射击姿势和跑动姿势都十分专业,射击速度快,一次技术错误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犯规,而且,吴雪峰不仅做到了次次命中靶纸A区,他更打出了几次连击——在极短的时间内开出两枪,弹孔命中在同一点上——这是只有经过专业训练的高手才能做到的,吴雪峰做到了,而叶修只凭听的,就听出了这是连击。

吴雪峰第一个上场,就把所有人都镇住了,吴雪峰进来的时候很恪守本分,一直落后叶修半步,以示叶修身份高于自己,于是,在听过老板对叶修的吹嘘,又经过吴雪峰惊艳表现的渲染之后,在场的人都惊恐了:一个手下都这么厉害,那叶修得多厉害?

在这种无形的心理压力下,其他人都有点没精打采了,一场比赛打得七零八落,走火的,弹夹脱落的……什么低级失误都有。

叶修也看出来了这帮人状态不佳,小声跟吴雪峰说:“你说我一会儿是好好给你露两手,还是体谅一下他们,随便打打?”

“哈哈,”吴雪峰乐,“你随便打打也比他们厉害多了吧。”

“那倒是。”叶修比吴雪峰小好几岁,说这话时还有点得意。


到叶修上场时,叶修冲吴雪峰扬扬下巴:“看主角的。”

如果说吴雪峰的射击动作快速高效,简洁利落,那么叶修的表演,简直就是行云流水,神乎其技了,他开枪射击时的样子让人感觉,这不仅是一种和暴力有关的运动,更是一种具有欣赏价值的艺术。叶修刚满二十,身体尚有几分少年式的柔韧舒展,无论是跑动,翻滚,还是单膝着地,都带着矫健的美感,而他的成绩更吓人:出手必是连击,完成速度还甩了吴雪峰8秒——在追求速度的实战射击比赛中,8秒已经是一个十分悬殊的差距。

“枪手卸下弹夹,接受检查!”黑靶场的裁判还像模像样的。

叶修卸下弹夹,把枪插进枪套,转身走回吴雪峰身边,整个靶场鸦雀无声。

靶场老板迎上来,也不管自己实际还比叶修大几岁,奉承道:“叶哥太牛逼了,今天我可算开眼了,什么叫神枪手!”

老板这会儿喊得大声,但等到给叶修发奖的时候,他还是压低了嗓门,愁眉苦脸地对叶修说:“叶哥,我这小本生意不容易,下次您可别这么打击他们了……”

“好说,我会常来照顾生意的!”

叶修故意气人,和吴雪峰拎着奖品扬长而去。

……


从靶场回来之后,叶修和吴雪峰有几天没见,吴雪峰估计是去游山玩水了,叶修自然不可能上赶着陪他去,只听小赵说吴雪峰没退房,别说两人还算不上熟,就算像苏沐秋那样的交情,求叶修陪自己出去逛一回也是相当困难的。叶修是个非传统意义的宅男,心思从来不在湖光山色风花雪月上。


再见到吴雪峰是快一个礼拜后,这天苏沐秋本来约了叶修去打球,但下午陶轩的电话就到了,他跟叶修说,陈夜辉的棋牌室最近不太平,有人找茬,他希望叶修去镇镇场子。

棋牌室实际就是打麻将赌博的地方,隐藏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市里,来往大多是熟客,一个人一天输赢十几万是很正常的事,输得起就付账,输不起就只能借高利贷。这个棋牌室是陈夜辉从陶轩手里盘下的,十年前陶轩就是从这里做赌球的庄家发迹,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别说这条街上,因为陶轩的名气,几乎全市都知道这间小棋牌是谁罩的,敢找麻烦的人还真不多。

陶轩指名叶修去,另给苏沐秋安排了别的活,两人计划泡汤,只能勤勤恳恳分头行动。


快到饭点,叶修换了衣服下楼,走到楼下的小吃店,他迎头碰上了几日没见的吴雪峰。

“咦,你还没走?”叶修以为吴雪峰早回去交差了。

“没走,反正没事,再玩儿几天。”吴雪峰笑着说,“来吃饭?”

“是啊。”叶修走到吴雪峰那桌坐下,没继续纠结吴雪峰为什么住了这么久,他早和苏沐秋聊过,两人一致认为,吴雪峰说不定是惹事了,出来避风头。

叶修点了份和吴雪峰一样的盖饭,服务员走了,吴雪峰说:“一会儿要出去?”

叶修今天穿的比往常讲究点,他以为吴雪峰是从这个看出来的,但其实吴雪峰已经暗中观察了他一阵,他发现叶修作息不是很规律,从来不会正点出来吃饭。

“是啊,”叶修说,他突然嘿嘿一笑,“我要去看场子,你去不去玩玩?”

“嗯?什么场子?”吴雪峰随口问。

“棋牌室,你懂的。”

叶修一说,吴雪峰感到非常蹊跷:他很清楚叶修在嘉世的地位,但是,嘉世现在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地产上,与叶修齐名的苏沐秋早都不干这种事了。陶轩最近在城西郊区拿下了一块地,要盖水上世界和影视城,作为陶轩的左右手,苏沐秋最近就在忙这个。苏沐秋现在出去人人要叫一声苏总,可叶修却还像个街头混混一样,给陶轩看场子,这不是很怪异吗。而且,陶轩现在是多大的老板,看棋牌室这种小场子的事还要他亲自落实到叶修身上,更是怪上加怪。

他揣着一肚子奇怪,满口答应了。


两人对坐着吃饭,叶修背对马路,吴雪峰在他对面,吃着吃着,一个半大男孩从街边走过去,吴雪峰职业习惯,对来来往往的路人很敏感,于是他就看到这个男孩子看到叶修后先是一愣,然后冷冷的瞥了叶修一眼,大步走掉了。

等那孩子走出去几步,吴雪峰用下巴指指那边,问叶修:“那小子是谁?”

叶修定睛看看,说:“哦……他是不是在我背后搞啥小动作了?”

“这倒没有……”

“那是诊所护士的孩子,姓邱,我和苏沐秋以前受伤常去那包扎……”

这男孩子叫邱非,小时候很可爱,经常跟在叶修和苏沐秋屁股后面跑。他的护士妈妈是个寡妇,爸爸当年欠高利贷,被道上的人弄死了,邱非长大之后懂事了,也知道了叶修和苏沐秋两个大哥的身份,知道了他们如今在做什么,渐渐的就不再跟他们来往,不仅如此,他今年还考上了警校,准备将来当个警察。

“哎,以后的麻烦还多着呢!”

最后叶修总结道。


来棋牌室打牌的都是街坊邻居,而在里面的一个屋子里,像网吧似的摆了四台旧电脑,是十年前刚开张时,为图热闹,供有的赌徒赌球和玩儿百家乐用的。陶轩靠做庄家积累了原始资本,那四台电脑现在也极少有人用了——随着下的注越来越大,狂输几次之后,赌徒们都选择了在家或者去网吧在线下注,万一真输不起了,跑路还方便点。

赌球食物链最上层是博彩公司,往下是各地区的代理,俗称登一,登一往下是登二,能给赌徒开赌博用的账户,输赢都从中抽水,登二很多时候相当于在和赌徒对赌,当年,陶轩就是做登二的。

陶轩是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眼光很长远,做登二狠捞一笔之后,他退出不干了,转而用坐庄赚到的几千万做起了正经生意。这很不容易,要知道很多人靠赌博行业赚钱之后,无论钱赚的多大,都很难再回头去做稳当的营生。

陶轩虽然不干了,但他手下的小弟有很多想学他赚快钱的,当水线这种缺德事叶修和苏沐秋都不愿意做,求陶轩帮他牵线搭桥的是一个叫陈夜辉的人。陈夜辉没有陶轩的实力,当不了登二,只能做登三。登三比登二还低一级,没有开户的权限,只能从登二那里拿账号发给赌徒,是跟赌徒沟通最直接的一群人。

虽然棋牌室里的庄家从登二变成了登三,但对于赌徒来说区别不大,于是这个棋牌室还这么一直开着,陶轩跟陈夜辉说明了,做登三,陈夜辉自己自负盈亏,但他把棋牌室租给了陈夜辉,保险起见,他还暂时将房子登记到了自己老婆名下,等找到合适的买家,立刻卖出去。

吴雪峰以为,之所以陶轩这么紧张陈夜辉这个破场子里的事,是怕出事牵连到自己,但后来他才知道,陶轩这么做,其实是为了敲打叶修。


见到叶修,陈夜辉非常热情地迎上来:“叶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叶修几乎从来不进这个棋牌室,他确实是稀客。

他压低声音:“老陶叫我来的,怎么样?今天那人来了吗?”

“没有。”真巧了,闹事的人一般刚过六点就来报道,今天却到了七点多还没来,“要不您等等?一起玩儿两圈?”

今天这个小棋牌室可以说是蓬荜生辉了,除了刚进来的叶修,牌桌上原本还坐了一个崔立,崔立比较晚才开始跟陶轩做事,但因为听话可靠,俨然已有代替叶修,成为陶轩的左右手之势,嘉世一些资深的老人知道,陶轩和官场的往来,多半都是崔立在处理,足见陶轩对其的信任。

崔立现在青云直上,但他出身市井,特别钟爱这种藏污纳垢的小场子,他今晚有事,办事之前来棋牌室消磨时间,不想却碰上了叶修。崔立一向是跟谁都很过得去的,他也招呼道:“小叶来啦,来打两圈?”

崔立比叶修大很多,地位平齐,便不像其他人那样叫叶哥。

“你玩你的,我不打了,我去后头。”叶修不热衷麻将扑克这些东西,他其实打得很好,但是这帮赌棍打牌纯粹为了赌博,他不大有兴趣。

他招呼站在门口的吴雪峰:“老吴你要玩么?”

“不了,”吴雪峰笑着拍拍口袋,“没钱。”

“这位是……?”陈夜辉问。

“哦,我的朋友,老吴。”

“哦哦,吴哥,你玩儿吧,输了记我账上!”陈夜辉表现的很慷慨。

陈夜辉是什么事都干,除了赌博,他还兼放小额的高利贷,出于礼貌,叶修不愿意让吴雪峰跟陈夜辉在金钱上沾什么往来,就说:“老吴你去吧,我给你拿钱。”

“那谢谢你了,”吴雪峰答应得很痛快,他对牌桌上的人很客气地笑,“好久没玩儿了,手正痒呢。”

但叶修还有句话在后面等着,他朝吴雪峰挤挤眼睛:“但是丑话说在前面啊,赢了算我的,输了就算你的!”

“行啊!”吴雪峰大笑。


吴雪峰上桌打牌,叶修则去了有电脑的小包房,他不是去赌球,也不是赌百家乐,而是打开了一台配置还算可以的电脑,坐在那里打游戏。

陈夜辉给他带上门的时候还想,这叶修爱好够别致的,鼎鼎有名的黑社会大哥进棋牌室打电脑游戏,上哪说理去。


叶修自己在小房间里噼里啪啦打游戏,吴雪峰在外面打牌,按键声和洗牌声都跟下雨似的,说不清哪个更响。

为了不耽误事,叶修没戴耳麦,在打完不知道第几盘的时候,他隐约听到外面有吵闹声,就关了游戏,两手抄兜走出去。

他走到外面一看,发现牌桌上已经换了两个人,顺时针分别是吴雪峰,崔立,还有两个生人。眼下坐在吴雪峰右手边的平头正满脸通红地跟崔立嚷, 陈夜辉、吴雪峰和对面那个戴眼镜的在劝架。

听听吵的内容也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崔立牌品不行,被平头说了两句,崔立现在风光惯了,哪能想到棋牌室里还有敢说他的,当时脸色就很不好看。然而崔立知道,能每天来这里输赢十几万的多半不是一穷二白的底层老百姓,他不轻易得罪人,脸色涨红一阵也就忍了。

陈夜辉当和事佬,按着平头的肩膀说:“打牌嘛,有输有赢,别伤和气。”

他一边说话,一边朝叶修使眼色,示意叶修平头和眼镜就是最近来闹事的人。

陈夜辉心知这几句话是肯定劝不住的,这两人最近已经闹了好几次了,每次都搞的鸡飞狗跳,果然,平头听了陈夜辉的话,一下站起来掀了麻将桌,火气来的非常莫名:“伤你妈的和气!”他指着崔立的脸,“他TM算个鸡巴!”

闹成这样崔立实在没必要忍了,他咣的一脚踹了下倒在地上的麻将桌:“操你妈!给脸不要脸,你再说一句试试!”

眼看要从文斗变武斗,叶修吴雪峰陈夜辉都围了上来,这时一直好声好气劝架的眼镜说话了,他还是语调柔和地对崔立说:“你怎么说话呢?怎么能骂人呢?”

崔立转头便骂:“滚你妈的!”

他见眼镜态度一直还不错,长相也斯文,以为他是个老实人,只盼他一会儿别过来碍手碍脚溅一身血,不想眼镜突然回手从怀里掏出一把枪来,枪口向下,顶在了崔立的腰上。

“你骂谁?”

崔立愣了,骂两句至于上来就掏枪么,没有这么办事的。但他很快明白过来,看样子这俩人不是冲自己来的,自己今天真叫撞到枪口上了。

要是拿枪顶在头上,那兴许还是威慑,但指着大腿这样不致命的部位,搞不好就是真的要开枪,开枪就有响动,况且在座佩枪的可不止眼镜一个,零星的一声枪响还好,若是棋牌室这种赌博场所枪声密集,再加上有人受伤……

叶修心道不好,立刻出手夺枪,但他站位较远行动不便,幸好有人跟他想法一样:吴雪峰拳头砸向眼镜的手腕,侧身一撞,带着眼镜倒在旁边的沙发里,把枪口闷在沙发里开了一枪。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一动作,叶修和平头也立刻扑了上来,平头抄一把折叠椅,照着吴雪峰头上身上来了好几下,但吴雪峰全然不管,在眼镜手腕上一捏,手枪终于脱手,同时叶修出手往眼镜颈后劈下去,把眼睛给劈晕了。

吴雪峰拿到枪,立刻转身指着平头,但平头也不傻,吃准了吴雪峰他们不会开枪,折叠椅没头没脑地砸下来,叶修起身一冲,拦腰一个抱摔把平头掀倒,紧接着在平头脸上连击数拳,陈夜辉也拿了一把折叠椅,补刀似的在平头脑袋上又来了两下,这回平头彻底被打懵了,满脸是血地被叶修给绑了。

叶修蹲地上绑平头的手腕,陈夜辉赶紧去关了大门,回来后在平头脸上踢了两脚:“操!天天来我这找事,叶哥不来还收拾不了你了是吧!操!”

叶修刚才打人的是虽然出手又狠又准,但是他可一点血都没让平头流,平头这一脸血全是让陈夜辉补刀砸出来的,叶修瞅着陈夜辉踢平头弄的血花四溅,皱着眉头做不忍状,夸张地给配音:“哎哟……!”他拦了一把陈夜辉,“得了得了,别打了,差不多行了。”

这边吴雪峰和崔立也把眼镜绑了,叶修起身一看,吴雪峰也给平头砸出血了,他交待陈夜辉:“把他俩绑好关后面去,问问叫什么。别忘了跟老陶说一声今天的事。”



TBC

评论(18)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