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双叶]夏季雨

好久没写PWP了……羞(



北方的夏季持续到九月,秋老虎一来,哪怕是海滨城市也凉快不到哪去。

叶修今年算是大满贯了,联赛和世邀赛相继夺冠,团队荣誉个人荣誉领了一箩筐,风光无限,叶家老爷子也开始觉得他长脸,知道宝贝这个混账儿子了,国家队刚参加完一系列活动,就派人把叶修接到了某部委的海滨招待所里,说让叶修陪老两口消夏。

正逢周末,叶秋下班后也过来了。这个招待所是一片连在一起的老别墅,不只叶家一家在这小住,其他几家人好久没看到叶家兄弟双双出现的场面,纷纷夸叶老爷子两个儿子一表人才,出息。

这天,叶家二老并叶修叶秋四口人晚饭后散步,叶老爷子级别高,在院内散步也前呼后拥地跟几个便衣,把叶家这四口围在中间,浩浩荡荡地在院内遛弯儿。

这天的天气并不太好,没有夏日傍晚美丽的火烧云,反而密云翻涌,酝酿着解暑的急雨。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叶父叶母没走出几步就打算回屋了,但叶秋表示上班一天要透透气,还想走两圈,不用便衣跟着。

不用警卫跟着可以啊,叶父手一挥,指派叶修:陪着你弟弟。


叶修此行没能带来电脑,回屋呆着也什么意思,索性陪叶秋在院子里慢慢地走。这一弯海岸怪石嶙峋,一个亭子建在最远处的山崖上,一边连着小路,一边面对浪花翻卷的大海。

这时雨还没有降下来,兄弟俩说着话,漫步走进亭子。无论什么时候近距离俯瞰大海,都让人感觉震撼,尤其在这种风雨欲来的时刻。叶修叶秋一个看海,一个看天,过了一会儿,叶秋突然说:“你看那朵云像不像个鸡巴?”

叶修还以为叶秋在面朝大海三省吾身呢,听到这话差点喷了,他抬头瞅瞅那朵长条形的,后面还跟着俩球的云,也乐了:“哈哈哈,是挺像。”

叶秋掏出手机:“我得拍个视频。”

叶修嫌弃:“你幼不幼稚?”

叶秋举着手机在那摆弄,叶修抱着胳膊吹海风,两人沉默了会儿,叶修问:“看你今天兴致不高啊,怎么,有烦心事跟哥说说?”

叶秋也嫌弃他:“我跟你说你听得懂么?”

“切。”叶修作嗤之以鼻状,没再追问。叶秋工作上那些东西他是不懂,但叶秋不会因为这个理由不对他说,现在三缄其口的样子,估计还是不太想提起。

果然,叶秋把话题转移到了叶修身上:“我倒一直没问你,你接下来怎么打算的,”他瞅瞅叶修,“……还回你那破战队?”

“嘿,你怎么跟哥哥说话呢?什么叫破战队啊?那是你哥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冠军队好么!”叶修抗议。

“什么队都是破战队,”叶秋嘟囔,“还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你生的啊?”

“我生个屁,我跟你生吗?”

叶秋没再接茬,转而认真建议:“要不你来我这公司吧?给你安排个轻松的活儿,平时来报个到就行,想做什么随你。”

“……”

“这样咱俩还能住一起。”

“什么工作都不用干?”

“不用。”

“那我上你那儿干嘛?你直接养着我得了!”叶修不跟弟弟客气。

“我怕你没工作烂家里!”

“你以为我跟你似的,夜夜笙歌的?”

“你听谁说的我夜夜笙歌,污蔑啊!”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斗嘴,工作和未来的话题没解决,倒招来了迟迟未落的雨。

大雨唰的一声落下,叶修说:“让你废话,下雨了吧。”

叶秋早习惯叶修这副没理搅三分的嘴脸了,拉了拉他,说:“跑回去吧。”

“跑什么,等会儿呗。”叶修很自在。

“一时半会儿停不了的,快走吧!”海滨下雨就是这样的,这一场雨或许要下到半夜。

叶秋带头冲了出去,叶修紧跟在后面,豆大的雨点洒在他们身上,轻薄的夏装瞬间湿透了。两人在曲曲折折的小路上往别墅里跑,半路还遇到了来给他俩送伞的警卫员。

叶修朝打着伞的警卫员招招手:“快回吧!”

小警卫员不知所措地看看他俩,竟然也收了伞,跟着一起跑起来。


回到别墅里,叶母已经早早休息了,叶父在客厅看书,兄弟俩跟爸爸打了个招呼,上楼洗澡换衣服去了。

叶秋这次来只会住两个晚上,没让人给他收拾房间,而是非要跟叶修挤,美其名曰联络感情。反正是从小一起睡大的兄弟,床又是大双人床,叶修没反对,就让他住下了。

一间房,一个浴室。进了卧室,叶秋问:“你先洗?”

叶修看他一眼:“你害羞?一起洗啊!”


长微博

评论(68)

热度(1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