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喻叶]假性爱情

本来要写个长点的,但因为有别的填坑计划,所以大纲文灭了它(

娱乐圈包养梗,狗血瞎扯OOC,攻受都有出轨情节/出轨暗示


在叶修沉寂一年没有作品问世后,陈果接手当了他的经纪人。

上任第一天,叶修告诉了陈果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将很快不再是秘密。

“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我被喻文州包养了。”

“……哦。”

“嗯???”

陈果实在无法掩饰她的诧异。

“我和嘉世的纠纷你也知道,老陶他……”叶修没再说下去,被自己亲手打下地基的商业帝国封杀,这事已经被八卦了一年了。

他平静地叙述,语气里没有一点失落和躲闪:

“没有文州的支持,我拿不下这个本子。”


喻文州是在两个月前找上叶修的,那时,叶修已经在家闲了快两年。

那天叶修陪苏沐橙去打网球,恰好喻文州也在。叶修休息时,喻文州的助理找过来,说他们喻总请他去咖啡厅一叙。

一个网球教练正给苏沐橙陪练,叶修无事,擦擦汗打个招呼,便跟喻文州的助理溜了。

喻文州不知道来网球馆干什么的,没穿运动装,西装革履地坐在单人沙发里,端着杯咖啡,看上去人模狗样的。

叶修走过去,喻文州起身跟他握手,表情挺愉快。

“文州,好久没见了。”

“是啊,你气色不错。还是那么帅。”喻文州故意虚情假意的。

“哧……”叶修失笑,叫来侍应生,给自己点了杯矿泉水。

他合上酒水单,眼睛转向喻文州:“找我有事?”

“嗯,有事。”喻文州慢条斯理地说,“我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

叶修瞧瞧他:“合作?跟我?”

喻文州明白他的意思。

陶轩的手段十分毒辣,他手下控制着全国一半以上的院线,全面封杀有叶修参与出演的电影。商人逐利,就算叶修演技一流,口碑良好,但投资以后得不到排片,谁还敢启用叶修。更何况,院线终端只是嘉世庞大娱乐版图里的一部分,嘉世的触角渗透在制片发行放映的方方面面。久而久之,叶修这样一位享誉海内外的电影明星,竟然就这样被资本残忍地架空了。

“没错,跟你。怎么,真累了?还是……不相信我?”喻文州微笑。

叶修也笑:“没有的事,就是不知道你干嘛做亏本生意……”他说得很坦白而无所谓,“还是喻总胃口变大了,终于想对嘉世出手了?”

“嘘……”喻文州竖起食指,对叶修眨眨眼,“小心隔墙有耳。”

什么墙什么耳。叶修知道喻文州跟他逗着玩儿呢,也知道,喻文州这么说就算是变相承认了。

喻文州的能力叶修是相信的,他说要跟叶修合作,那就必然能冲破阻碍,送他重上青云,蓝雨实业有这个资本。

只是……

“你想给我投资,蓝雨董事会那帮老头能答应?”

“不答应。”

“哦。”叶修冷漠。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理由……”

“你有什么馊主意?”

“叶修,你知道吧,”喻文州抬眼看住他,“我是双性恋。”

“……”叶修还真不知道。不过,他明白他的意思了。


“你跟我吧。我养着你。”

喻文州说。

……


开始,叶修觉得喻文州没有正当理由铤而走险,惹上这种绯闻。

“我想赢得彻底一点。而且,我一向钟意你……”

这是喻文州的答案。

“我看你是有点闲。”

叶修压根不信他,那个答案很快浮出了水面。


喻文州的效率很高,在叶修给了他准话,并且签了一个荒谬的保密协议之后一个多月,一个精良的剧本就被交到了叶修手上,接着,叶修为自己找了新的经纪人,陈果。

喻文州曾经要给叶修安排经纪人,但被叶修拒绝了。他们的合同里没有规定这点,而叶修不想在不久的将来真的被喻文州钳制。他们只是合作伙伴。


随着资金注入,项目上马,叶修被喻文州包养的消息渐渐在圈里传开了。

对于这个爆炸新闻,喻文州的老友黄少天是这么点评的:“你们喻总对老叶有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你们都不知道?不会吧?”

谁知道啊。没人信他。


喻文州包养了叶修的消息是传出去了,但俩人从那次喝咖啡之后压根没再见过面,过了一段时间,喻文州联系叶修,一本正经地说:亲爱的,尽下合同义务?

叶修乐:没问题啊,喻总有局记得约我。

两人的秘密合同里写明了,双方有义务在必要时扮演这对角色,但喻叶二人都对这种表演的性质心知肚明,毫不怀疑:这不过是一场光明正大的逢场作戏。


自此,喻文州开始以相当的频率约叶修陪他出席一些私人场合,随着二人出双入对次数的增加,一些媒体也出现了捕风捉影的曝光。蓝雨方面完全没有压制喻叶的绯闻,小道消息如春天的野火般生长着,但是相信的人却不多:这样地位的两个人搞同性恋,玩儿包养那一套,还任媒体报道,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嘛。


正在两人的绯闻沉沉浮浮之际,一张照片坐实了喻文州和叶修的暧昧关系。那也是喻文州和叶修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亲密接触。


长微博

评论(78)

热度(736)

  1. 贫僧吴邪有何贵干.?Droghed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