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喻叶]我爱人间烟火 5 END

先走不老歌或者长微博



第二次醒来时,叶修是被楼下厨房里的香味儿香醒的。

他从床上坐起来,听着喻文州摆弄锅碗瓢盆的声音,默默地捂住了脸。

缓了一会儿,叶修坐在床上喊了声:“喻文州,我用你浴室了啊?”

可能是抽油烟机的声音太大了,喻文州没回答。叶修床都跟他睡一张了,用他浴室也就是个顺理成章的事,他没再问,径自掀开被单去冲了个澡。

昨晚两人乱丢的衣服都被喻文州收好了,但是衣服已经皱得不像样,不能再穿出去,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二楼一趟,叶修洗完澡出来时,床尾已经摆了一沓叠好的新衣服。

借别人件衣服穿对叶修来说不是新鲜事,他自然地穿好了喻文州的衣服,光脚踩着楼梯下楼了。

喻文州家是小户型,楼梯转角角度很小,叶修昨晚纵欲了,现在两条腿还是酸的,一个没踩好,人就踉跄了一下,好在喻文州正要上楼找他,连忙往上冲了两步,把叶修扶在臂弯里,撑住了他的身体。

叶修有点尴尬:“你家这楼梯设计不符合人体工学。”

“对,”喻文州向来擅长顺着叶修的话胡说,“我也不喜欢,回头拆了打个新的。”

听着喻文州这哄女朋友的语气,叶修瞅他一眼,没说话。

喻文州说:“我做了早饭,下来吃点吧,然后咱们一起……”

喻文州话还没讲完,他的手机就叮叮当当响起来,喻文州放开叶修,找到手机接起来,哼哈答应了几句。

挂掉电话,叶修问:“有事?”

“少天打来的,”喻文州晃晃手机,“你没带手机,冯主席找不到你,找他那儿去了。”

“哦……”叶修点点头,飞快地说,“估计是有事,那你自己吃吧,我先过去看看。”

喻文州察觉到叶修似乎很想离开,他往前一步,道:“不急,吃完饭我们一起过去,我开车送你。”

“不了,”叶修整整衣服,朝门口走去,“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你们这我熟得很。”

眼看叶修已经穿好鞋子要走出去,喻文州叫了一声:“叶修!”

叶修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有事回头说。”

看着叶修的背影,喻文州攥住手机,无可奈何地说,“路上小心。”


晚上彩排,蓝雨战队和那支升班马战队在晓川场馆碰头了,叶修也和冯宪君一起过来,跟大伙儿握手聊天,找找站位,走个过场。

“叶修,今天状态不太好啊。”冯宪君瞟了叶修一眼。

“哦,我这养精蓄锐呢!”叶修张口就来。

冯宪君知道关心不出来啥,问他一句也就不问了。

叶修今天状态确实不好,今天他离开喻文州家以后,迎着外面的绿树阳光,愈发觉得昨晚那事跟梦一样。他今天彩排时一直罕有地有点晃神,有人来跟他说话,他分到喻文州身上的精力才知道聚回来,以应付眼下的正事。

叶修晃神,喻文州也不正常,他开始没跟蓝雨队员和叶修走在一块儿,站在远处,三番两次地往叶修这边看,脸上的若有所思都不太愿意掩饰了。

黄少天很敏感,眼光在他俩之间打了几个来回,开始还以为俩人在喻文州家里谈崩了,直到几人坐到椅子上,叶修屁股底下跟长钉子似的,一反常态地不时乱动,还无精打采愁眉苦脸的,黄少天才震惊地脑补:队长办事真神速啊……

黄少天陪着叶修坐了会儿,叶修重新揣进兜里的电话嗡嗡振动了,叶修掏出来看,黄少天也跟着欠欠的瞄了一眼,明知故问:“队长怎么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啊?”

叶修没心思研究他,含糊一句:“喔,有事吧。”

他接通电话,那头喻文州开门见山:“你出来。”

叶修咳了半声:“去哪儿啊?”

“这层安全通道的楼梯背面。”

喻文州突然的直接让叶修又想闪避了,这对他可不多见,“不知道那是哪。”

“……”喻文州在那边长叹了口气,他放软了声音,道,“叶修,你知道这里的,你以前不是老在这儿抽烟吗?”

“你怎么知道?”叶修站起来,离开旁边饶有兴致的黄少天,往安全出口走。

他推开门,通道里的冷气和喻文州的声音一起灌过来,叶修听到喻文州低而轻地笑着:“呵呵,楼梯间那个烟灰缸你用几年了?那是我给你放的。”


喻文州说的那地方离安全出口不远,但是比较隐蔽,叶修刚走过去,就被喻文州伸出胳膊,一把抓住,带进了楼梯的阴影里。

喻文州把他连身子带胳膊都圈在怀里,在昏暗中说:“叶修。”

“嗯。”

喻文州想了一天叶修的种种表现,得出一个自己不太想面对的结论:“你……是不是后悔跟我上床了?”

喻文州问话直白,但声气里却浸着小心,叶修没有听过他这样说话,心里突地软了一下:“你干嘛?”

喻文州把他抱得更紧了,坦白道:“我害怕啊。”

“……这不像你。”

“嗯,”喻文州把下巴搁在叶修的肩上,“因为是你,所以我不得不放弃战术硬扛。”

叶修笑了:“我有那么可怕吗?”

“不可怕,但我太在意你。”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泄气了一般,放软身体,双手向前环住了喻文州的腰。

他今天的表现从来都不是冲着喻文州,而是冲着他自己。和喻文州做爱很舒服,他不后悔,他只是难以接受真的跟男人做了,或者说,他在生活里自在惯了,突然就这样迈入了人生的一个新阶段,他不能马上适应。

“不是。”他也向喻文州坦白,“我不后悔,我只是需要点时间。”

听了这话,喻文州心头一轻,他叹息着自我检讨:“我的错,我太心急了,搞乱了顺序,这样……你会不会好接受一点。”

“什么?”叶修轻轻地说。

“叶修。”

喻文州的声音平稳而温柔:

“我很爱你,你愿不愿意接受我,跟我试一试?”



END






本来是想写个老叶跟喻队做完之后后悔的梗,但是写崩了……

……不过这8重要!重要的是!再次祝亲爱的 @小白糖 天天快乐岁岁开心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么么么么么!

评论(18)

热度(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