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喻叶]我爱人间烟火 1

*迟到的 @小白糖 大大生贺,生日周快乐,蛤蛤=3=好久没写喻叶了,手有点生,请大大接受我生涩的爱意(殴



第十一赛季总决赛第二回合,蓝雨战队主场坐镇晓川场馆,迎战前来做客的微草战队,并在第一回合领先的情况下,在第二回合以微弱优势胜出,赢得了在职业联盟的第二座冠军奖杯。

比赛结束后,蓝雨队员从选手席依次走到事先搭建好的领奖台上,接受全场蓝雨粉丝山呼海啸的庆祝和欢呼。微草队员大风大浪都见过,虽然惜败,但也都非常有风度地起立鼓掌,为他们的老对手献上了礼貌的祝福。

以往每年给冠军队颁奖的都是联盟主席冯宪君,但今年颁奖队伍里却多了一个人:新到电子竞技处走马上任的叶修。

传奇电竞选手叶修进入电子竞技处,还要来给新冠军队颁奖,这个消息一经发布,就引起了荣耀圈里的热烈讨论,叶修粉说,瞧瞧瞧瞧,知道什么叫荣耀之神了吧?给冠军队发奖杯,这权力一般人能有?还有些粉丝说,看来投身兴趣爱好打电竞也不是没有好出路啊,你看这叶修,最后不一样当上公务员,走上仕途了吗?

不过,不管粉丝说得怎么热闹,现役的职业选手们纷纷表示,搞什么飞机,叶修没退役时,职业联盟里十个冠军就被他拿下了四个,都快一半儿了,好不容易十一赛季没这妖孽了,他一转身又变成发冠军的了……这货怎么老走在别人前面一步啊,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一部分职业选手说:噫,脑补一下,辛辛苦苦一赛季,过关斩将站上领奖台,但是想摸到荣耀女神的小手,还得先接受叶修的嘴炮……心塞塞。

另一部分职业选手则说:想太多了你们,能拿冠军再脑补吧,呵。


讨论归讨论,叶修自己当过十年电竞选手,个中滋味他比谁都知道,等到正式颁奖时,他反而比冯宪君表现得真诚得多,冯宪君是真寒暄,叶修却是实实在在的关心。

蓝雨大小两位剑客耍得最热闹,要不是有郑轩按着,卢瀚文都要下去绕场一周跑了。冯宪君负责发奖杯,叶修负责发戒指,他带着礼仪小姐走到卢瀚文前面,帮这小屁孩理了理衣领,将绣有荣耀标志的丝绒盒子双手递给他:“恭喜呀,卢瀚文小朋友,”卢瀚文旁边就站着黄少天,叶修到底没忍住,说了句,“进联盟第三年就拿冠军,年少有为,比你副队厉害,呵呵。”

“喂喂,说什么呢你老叶!我也是第三年拿冠军的好么!除了小卢谁不是十八注册出道的!”黄少天搂着卢瀚文的肩膀,继续说,“……嘿嘿,你看到了吧,我刚才最后那招是不是酷毙了,我靠我自己都被帅晕了!刘小别毫无反抗之力啊!”

叶修把他那份戒指交给他:“是是是,少天大大酷毙了,你轻点儿闹哄,小心疲劳过度,”叶修又看看兴奋得小脸通红的卢瀚文,“他也是,你看着点儿。”

“啧,哎呀呀我知道,老叶你真啰嗦。”黄少天掏掏耳朵,竟然还嫌起叶修话多了。

戒指是从尾发到头,发完黄少天,下一个就是蓝雨队长喻文州。

“你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在一起工作了一个夏天,国家队的领队和队长已经非常熟悉了,叶修跟喻文州握了手,把戒指盒子给他,“辛苦了,喻队长,恭喜。”

喻文州笑着看他:“谢谢领队。”

“瞎叫什么?”叶修叫喻文州队长是拿他当蓝雨队长,喻文州倒把国家队里的称呼搬出来了。

喻文州看到了叶修对蓝雨队员的那番关心,在领奖台上跟叶修闲扯了几句:“你还挺关心我们队员的。”

“嗯?你不高兴啊?”叶修以为喻文州不满意自己越俎代庖。

“怎么会?叶修,你想的真周到。”


怎么会不高兴呢?喻文州看着叶修,心想,你看你贤惠的,我娶你回来当队长夫人正好。


颁奖礼结束,开完新闻发布会,还有庆功宴在后面等着。

庆功宴叶修也参加了,他不喝酒的事大伙都多少知道一点,但是到了蓝雨的地盘上,喝多喝少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的了。不过好在,因为庆功宴的主角是电竞选手,酒会上提供的酒度数都很低,叶修自己喝了一杯,又被黄少天灌了一杯,也没上演上次那种一头栽倒不省人事的惨剧,不仅没昏睡过去,还能自己晃晃悠悠地上厕所撒尿。

叶修浮着步子踩在走廊的地毯上,心里被酒精拱出了点莫名其妙的高兴,他脸红红的,嘴里轻轻哼着不成调的歌,心想,一会儿趁没人注意,他得赶紧溜,虽然他现在人已经在电子竞技处了,但老觉得自己还是个职业选手,跟蓝雨的人混在一块儿庆祝夺冠,让他有种不可言说的通敌感。


上完厕所,叶修理好衣服,刚走到盥洗台那儿摸到水流,男洗手间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叶修从镜子里一看,努力分辨了下:“……文州?”

“是我。”喻文州不是来上厕所的,他也喝了几杯酒,被屋里一闹有点头疼,想出来找个地方静静,刚才他看到叶修晃出去了,猜想他多半是来上厕所,就紧随其后跟了过来。

叶修喝多了,洗个手都得睁大眼睛,全神贯注,喻文州看他一直在盥洗台前站着不吭声,就问:“叶修,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喻文州说惯粤语,说普通话发卷舌音时有雕琢的痕迹,粉丝觉得动听,苏,叶修却觉得很有趣可爱。

他洗干净手,又自顾自地去烘干,神思围绕喻文州的口音飞了一圈,也没回答喻文州的问题。

酒店的洗手间里很安静,还有熏香的淡淡香气,叶修和喻文州都不急着出去。叶修烘完手,转个身倚着盥洗台站着,歪头瞅着喻文州直乐,喻文州走过去,抬手摸了摸他的脸:“喝多了?”

“嗯……”叶修垂着睫毛,脸蛋贴着喻文州的掌心。过了一会儿,他问道:“喻队长,今天比赛累不累啊?”

颁奖仪式上要说喜庆话,颁奖仪式之外,是私人的时间。喻文州摩挲着叶修的脸,感觉自己的心跳得很快:“还好,嗯……说实话,有点抖。”

叶修听了,伸手把喻文州的手拽下来,握在自己的手里:“记得做手操,很重要的。”

喻文州其实不像去年叶修抖得那么厉害,决赛强度超出了他的负荷,但是并不多。他看着叶修醉眼朦胧地摆弄着他的手,像数不清他的十根手指似的,边笑边轻轻地揉搓,从掌心揉到指根,又从指根捏到指尖。

喻文州被叶修小夹子似的两个指尖捏得手指酥麻,心旌摇荡之下,不禁反握住叶修的手,不由分说地在他光洁白皙的手背上亲了一下。

叶修吃吃低笑:“你亲我干嘛?”他转动手腕,像捧着两只不听话的小动物一样捧着喻文州的手,“要亲也是我亲你,手残的手今天很辛苦啊。”

被叶修亏了这么多年,喻文州早不在乎这个称呼,听到现在简直像个爱称,他们二人站得极近,叶修垂下头,很容易就把脸埋进了喻文州的掌心,他刚喝了酒,两片嘴唇光滑滚烫,吻落在喻文州手心里时,喻文州甚至有手被烙疼的错觉。

联盟冠军在手,美人投怀送抱,喻文州觉得自己已然是人生的赢家了,他紧贴着叶修,一瞬不瞬地看着叶修的动作,正当他想顺手托起叶修的下巴,用一个吻坐实两人的关系时,洗手间外面却传来了说话声。


“喂?对,我在蓝雨庆功宴呢……那个事不是让小罗安排了吗?……”

冯主席的声音从门外传过来,喻文州抽回手,在叶修脸上亲了一下,哄道:

“我们到隔间去。”



TBC

评论(26)

热度(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