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周叶]赛璐珞情人 47 END

周泽楷性格冷静,做事目标明确,以往陆世林的挤兑粘在他身上,都跟蚊子挠痒似的;但这次陆世林是当着他的面挑衅他的爱人,且举止下流,言辞恶劣,周泽楷看在眼里,听在耳中,保护伴侣的雄性本能爆发出来,怒火急催之下,想也没想,一拳就挥到了陆世林的脸上。

事情发生得太快,陆世林倒在地上破口骂了一句,其余的人才先后反应过来。叶修离周泽楷最近,他怕周泽楷在人来人往的演播室大楼里被拍到,忙从背后抱住了周泽楷,不让自己的小男朋友再生事端。

“小周!算了,别冲动!”

周泽楷虽然愤怒,但他分得清主次,知道这是公共场合,不会拂叶修的好意,强行挣开叶修,去跟陆世林打个你死我活。

周泽楷被叶修拉住了,可有两位叶修的亲友团却没那么好安抚。

陈果本来半只脚都迈到电梯里,目睹身后发生的事,活生生杀了个回马枪,三步并作两步迈到陆世林跟前,压着嗓门怒道:“你再说一遍?!嘴巴放干净点!”

陆世林看他是个女的,以为她色厉内荏,骂周泽楷骂到一半,马上转向这个他眼里的软柿子,骂道:“臭娘们,你他妈谁啊,给我滚……嗷!”

陆世林话没说完,肋下突然挨了一脚,他下意识地抬头一看,还没等看清踹他的人是谁,眼前就是一花,接着他的两只胳膊被人反剪了起来,那人在他背后说:“敢碰我老大,骂我老板!你不想混了你!”

出声的人是包荣兴,他虽然不说脏话,但手上的劲儿足,钳得陆世林直骂娘。他们一拨人吵吵嚷嚷,已经吸引了停车场里几道饶有兴趣的视线,叶修拉着周泽楷,唐柔拉着陈果,陆世林的助理忙着劝人,电梯门口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

“你把他放开,别惹事!”叶修喝止包荣兴。

但包荣兴没松手,一根筋道:“可是老大,他刚才摸你屁股了!我得卸他两根手指头!”

包荣兴的话太直白,把周泽楷刚降低的怒气值又刺激得飙高了点,叶修顿时觉得有点拽不住他,只得无语地搂紧了他的胳膊:“……包子快闭嘴!”

一帮人想平事的平事,想动手的动手,两方僵持不下,又劝人又骂人,谁也弄不过谁。这时,又一辆车开进了停车场,起初唐柔还担心会被无关路人围观,结果一阵脚步声过后,黄少天和魏琛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家眼前。

两人领了几个工作人员,看到这个阵仗也是一愣,叶修看到他俩,忙招呼道:“哎你们来的正好,快帮我把他俩拉开!”

黄少天不知道陆世林是哪根葱,但他见过包子,敌我形势分得相当清楚。他刚拍完电影,力量和身手还留着,包子将近一米九也不是他的对手,被他用了个巧劲,拽开三两下就按到了一边:“小兄弟别冲动嘛,冷静下,”黄少天指指天花板的角落,“这么多摄像头拍着呢!”

包荣兴没搞明白黄少天在说什么,又提起刚才那句话:“他刚才摸我老大……唔唔!”

魏琛反应快,他不管陆世林摸了叶修哪儿,但他知道叶修这次肯定是吃亏现眼了,一边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包荣兴的嘴,一边幸灾乐祸地挤眉弄眼:“嘘嘘嘘,别啥都往外说!”

形势大好,魏琛都开起叶修的玩笑来了,叶修也不以为意,一心一意地哄周泽楷和陈果,劝他俩赶紧跟自己上楼录节目。

这些人都知道轻重缓急,事态缓和后都没人理陆世林了,陆世林没表演完,看没人鸟他,不甘寂寞,从地上跳起来就想对周泽楷动手还击,他两个助理一看这位祖宗又没完没了地耍酒疯,脸上一片愁云惨雾,简直要哭了,哄着求着把陆世林往一边拽,陆世林身不由己地跟着两个助理趔趄,嘴里却不含糊地骂骂咧咧:

“周泽楷!今天算你走运,咱们走着瞧!你他妈的敢打老子!老子让你在剧组混不下去!操#¥%&……叶修你个二椅子……#¥%&!!”

听到叶修被陆世林这么侮辱,周泽楷额角直跳,但他不会跟陆世林对骂,叶修更是左耳听右耳冒地不在乎,反倒是魏琛和黄少天接上了茬。

“哇,好厉害,小周你怕不怕?”魏琛捂着胸口说。

黄少天:“吓死了吓死了,老叶你要不要请个保镖啊,要么给他发个律师函?等等……这逼到底是谁??”

“……”


他俩不着调地一搅合,陈果倒是没什么可说的了,恨恨低骂了一声,把胳膊从唐柔手里抽出来,率先进了电梯。电梯空间很大,其余几人相继跟上,杜明按了楼层,给魏琛和黄少天讲清事情原委,叶修则站在最后面,哄他的老板:

“……快别生气了,你跟这人一般见识干什么?”

陈果扭头:“我说你怎么一点不生气啊?我就听不得别人骂你!”

周泽楷余怒未消,冷着脸,在心里默默加了个一。

“他骂我我又不会少块肉。”叶修好声好气。

“……他还动手动脚!”

“那我也没少块肉啊,我一个大男人,被摸下怕什么。”这倒是实话,在叶修心里,他只是周泽楷的对象,是周泽楷的存在给他带来了同性恋这个属性,在其余方面,他还是粗糙直男一个,不需要额外的优待。

说来说去叶修都不在意,陈果再做纠缠反而添堵,她中止了这个话题,忧虑道:“万一有人捅到媒体那,这可怎么办……”

电梯抵达,门一打开,陈果立刻举着手机,找个信号好的地方打给公关,这边杜明也请示了周泽楷,打电话将这件事上报给轮回公司了。


一行人各忙各的,黄少天魏琛等人去休息室休息,叶修和周泽楷则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站在一起说话。

周泽楷的上衣领口有点歪了,叶修抬手为他正了正,低笑道:“还生气呢?”

“嗯。”周泽楷声音很闷。

“气什么?”叶修的手没拿下来,就那样搭在周泽楷的胸膛上,“我不是好好的吗?”

周泽楷没做声,展臂轻轻搂住了叶修。他不能分神想一点刚才的情景。陆世林骚扰叶修,侮辱叶修,再给他十拳周泽楷都不嫌多。

察觉到周泽楷这股拧劲儿,叶修拍拍他的背:“你说吧,小周周,怎么才能开心点?”

周泽楷动手打人只是一股火顶上来,自己其实也知道要调整状态,准备工作,他舒了口气,贴着叶修的耳朵,说:“亲我一下。”

叶修佯装惊诧:“明明是他惹的你,怎么还得我赔罪!”

周泽楷微笑,顺着他跟他胡闹:“为你不爽,快亲。”

“行行行,小弟弟乖。”叶修也笑,凑过去在周泽楷脸上亲了一口。

这亲法太纯洁,周泽楷不满意,朝叶修努努嘴:“亲这。”

“过分啊。”叶修推推他,腰肢却被箍得更紧了。叶修没办法,只好偏头在周泽楷的嘴上啵了一下,“开心不?”

“开心。”跟叶修这么一闹,周泽楷心头的不快散去大半,他抱着叶修,凑过去含住了叶修刚刚离开的嘴唇。

唇瓣厮磨,舌尖搅动,四片熟悉的唇肉很快黏出了细碎的水声,一吻结束,叶修咕咚吞咽了一口,犹未满足似的,又伸出舌头爱抚周泽楷的湿润的嘴唇。

没想到周泽楷却抿着嘴巴拒绝了他:“……走吧,叶修。”

叶修双目微阖:“怎么了?”

周泽楷退了半步:“再亲要出事。”

“哈哈哈……”


休息换装完毕,到了预定时间,电影的主创进入演播室,准备录制节目。

今天这档访谈节目一直以娱乐度高、专业性强、话题尺度大而著称,每期都会请四五个嘉宾,多以大牌明星为主,有时也会请业内有名的导演编剧,甚至还有一些爱抛头露面的商界名流。

演播室共有三把沙发,主持人坐中间,背朝大屏幕,嘉宾则分到两边,三三两两地坐在长沙发上。

魏琛黄少天王杰希坐在了一边,叶修和周泽楷坐在他们对面,两把沙发都是三人沙发,宽敞得很,魏黄王三人并排坐还有余裕,但叶修和周泽楷那边却在无意间把三人沙发活生生坐出了单人的效果,两人大腿贴着大腿,肩膀抵着肩膀,再不注意点,叶修简直能坐到周泽楷身上去。

周泽楷刚为叶修跟人动了手,又在录节目之前跟叶修亲密接触了一番,这会儿雄性荷尔蒙全开,两条长腿劈成钝角,大大咧咧地把裆部展示出来,在沙发上坐得大马金刀,用自己的身体当壁垒,下意识地把叶修圈在他的领地里。

这姿势是男性自信和炫耀力量的表现,黄少天坐在周泽楷对面,几乎无法直视,他趁正式录制前主持人和魏琛闲聊的空当,小声跟王杰希吐槽:“我靠,你看周泽楷那德行,瞎了瞎了瞎了……王大眼你说说,要是现在咱们和观众全撤了,老叶和他能不能就地搞上?”

王杰希闻言怪异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黄少还对这个感兴趣。”

“呸!我感个屁兴趣!”


录制开始,主持人介绍五位嘉宾,由大屏幕上播出的预告片引入了今天的主题。

因为魏琛在场,节目聊天的重心围绕拍摄过程多点,没有分给演员太多八卦个人的空间。魏琛平时没有正形,谈起本职工作倒是一套一套的,说话深入浅出,都不用刻意宣传,随便来一段都是干货。

比起魏导的深沉,黄少天要眉飞色舞很多,他是男主角,现场观众有一半都是冲他来的,他也大方,毫不吝啬地跟主持人和观众分享了很多片场趣事,得意地讲了自己跟白人专业武术演员对戏时是如何如何的骁勇,说到高兴时还从沙发上跳起来连讲带比划,现场给观众秀了几招,惹得其他几位又是鼓掌又是嘘他。

叶修在片场出事被砸的事很轰动,节目里自然也聊到了这个。主持人关心了叶修目前的身体状况,在得到叶修“早就不碍事了”的回答后,又详细询问了当时的情况。

剧组的事故报告早就公布了出来,没有什么可澄清的,叶修挑自己知道的事实简略说了,末了看周泽楷一眼,对主持人笑道:“当时还是小周把我救出来的。”

周泽楷冲他笑:“应该的。”

周泽楷抱叶修出来的事不少剧组的人都知道,但对媒体来说还是个新鲜事,主持人立刻正襟危坐:“天啊……当时情况怎么样?”

周泽楷想想,说:“正在拍戏,叶修位置在我后面,听到重物坠地,很多人在尖叫,”他抬手比了一下,“回头就看到他掉下来,摔在保护垫上。”

他说得简洁,但却有简洁独有的冲击,主持人接着问:“当时挺吓人的吧?”

周泽楷侧头看看叶修:“是。”

叶修和周泽楷都是行动大于语言的人,他们在工作中互相帮助,在感情上彼此爱慕,一点一滴的关心和爱意像水滴一样,带着一个个涟漪,融进了生活的水里。

复合之后,他们没有谈过那天的事,周泽楷爱叶修,叶修也爱着周泽楷,这已经足够了,他们不需要夸张的互诉衷肠来烘托感情,但周泽楷是关心着叶修的,那次事故惊心动魄的情景一直留在他心里,而叶修也承着周泽楷这份情,一直记得周泽楷是怎样的抱着他,怎样把带着雨水气息的吻落在他脸上。

眼下想到此事,两人内心都有些波动,他俩深深地互看了几秒,种种情意与感慨都写在两双明亮的眼睛里。现场的对话美妙地空白了一段,观众不明就里,还为周泽楷热心助人的举动叫好似的,一波带一波地鼓起了掌。

两人这段深情对视在几年后被誉为娱乐圈好基友最有名的eyefuck之一,但现在,叶修却首先把持住了自己,从周泽楷的眼中把视线拔出来,拍拍他的大腿,笑:“小周别害怕,吊威亚出事故的几率其实特别小。”

“哈哈哈哈哈哈……”现场又笑成一片。

主持人也看出周叶之间气氛融洽,趁机抛出一个准备好的邪门问题。

他这个问题主角是周泽楷和叶修,但问话确实冲着魏琛去的:“魏导,不少看了点映的观众都反应这片里有点……嘶,你懂的。”

魏琛打哈哈:“懂什么啊,我不懂!”

“就是bromance嘛,好基友之间不得不说的事儿。”主持人拐弯抹角,明明想问的是叶修和周泽楷,还先冲着黄少天挑了挑眉。

黄少天立刻摘清自己,指指叶修那边:“你问老叶问老叶,他和周泽楷才是基情担当!”

“噢……”又是一阵起哄声。

主持人这才把目光移到挨着坐的周叶二位身上:“我也看了电影,不得不说叶大队对周云好像确实不一般哪,尤其是在男主的对比下……差别待遇大家都看出来了,叶修,小周,你们怎么看?”

周叶听了问话,又来了两秒对视,然后周泽楷冲叶修微微扬扬下巴,示意叶修先说。

叶修:“我说啊?”

周泽楷点头。

“咳,大家带着平常心看电影就行了,别想太多……”

“嘘……”

听到嘘声,叶修提高一度声音:“别嘘我,我还没说完!不过有句话说得挺对,”他扭头冲周泽楷一乐,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断背山,看大家怎么理解吧。……世上的爱都是相通的。”

叶修说得挺认真,主持人点头,又问周泽楷:“小周呢?”

周泽楷祭出法宝,以不变应万变:

“叶修说得对。”



节目录制得很成功,工作结束后,几位明星首先退场,观众也在工作人员的组织下有序散去。

休息室里几人没马上离开,主持人有心跟他们拉关系,正邀请他们同去吃晚饭。近日来几个主创都通告密集,不约而同地婉拒了邀请,只稍做停留,在一起谈笑聊天。

周泽楷坐在王杰希旁边,没有参与其中,只是认真地倾听,大家多少知道他的性格,也都见怪不怪。

叶修坐在王杰希另一边,聊了会儿悄悄从王杰希背后探头过来,小声问周泽楷:“晚上吃什么?”

王杰希夹在他俩中间,浑身各种不适,恨不得马上起来给俩人让地方,但还没等周泽楷回答,杜明就举着手机过来,对周泽楷道:“周哥,老板找你。”

周泽楷不知道张益玮这时亲自找自己干什么,心里想多半是刚才自己对陆世林动粗的事被曝光了,他一边奇怪着事情的传播速度,一边走到稍远点的地方,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喂,小周吗?”

“是我。”

“节目录完了吧,现在有这么个事……”张益玮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刚才我接到XX工作室的电话,你知道吧,就是那个X导,他说有个本子,想找你演男主角。这机会可太难得了,我问问你,你愿不愿意?”

张益玮说的这位导演蜚声国际,近年已经很少在大陆拍片,他的电影画面精致,结构严谨,内涵丰厚,拍谁红谁都是小意思,别说X熊奖X棕榈了,就连奥X卡最佳外语片都毫不含糊地斩下过,被誉为华语电影的领军人物。

任何有事业心的人都会盼望能在自己的领域里大展拳脚,听到这个消息,周泽楷手心一热,但他同时也感到有些怪异,这么好的机会,张益玮何故还要来这么急着询问他的意见。

他提出自己的疑惑,张益玮在那头沉默了一阵,说:“小周,这片其实是个……同志片。”

周泽楷了然。

接下来,张益玮简明扼要地给周泽楷讲了剧本梗概,这个故事是说民国时,一位政要的少爷到故乡小镇小住,少爷的母亲是位基督徒,常叫儿子陪自己一道去教堂。教堂规模很小,也没有人,少爷每次去都是百无聊赖,直到有一天他碰到牧师那位来教堂帮忙的儿子,平静的生活才终于被碰出了一个桃色的涟漪。

牧师的儿子刚留洋归来,相貌英俊,作风开放,和少爷在教堂眉目传情几次,一来二去地就勾搭上了。两人的第一次是在一条小船上,牧师的儿子带少爷划船,到了晚间,他把船停在一间妓院门口,两个男人就伴着模糊的莺声燕语在船里苟合,而按照剧本所写,这部戏的后半段也大多是情欲戏,这场“船戏”还算比较收敛的。

讲完情节,张益玮说:“小周,像我刚才说的,这机会确实难得,但是你现在这部电影已经有那种苗头,况且你自己又……再接这种戏,恐怕对你将来发展不利。”

张益玮说的只是一种可能,实际上利与不利,还靠周泽楷自己把握。周泽楷想了想,问:“另一个主角谁演?”

这下张益玮倒是沉默了,周泽楷听着话筒,过了好一阵,张益玮才犹豫地说:

“那边看了你在《刀锋》里的表演,另一位……”

不知何故,听着张益玮故弄玄虚的话,周泽楷的心一下提了起来。他眯起眼睛,视线掠过喧闹的休息室,正巧这时,叶修也转过脸,极有默契地对上了他的视线,在灯光的包裹中,冲他露出了一个隐晦而温柔的笑。

话筒里的声音同时传过来:

“……另一位,他们要请叶修。”

周泽楷被层层叠叠的愉快包围了起来,他注视着叶修,情不自禁地微笑着,然后,他听见自己说:

“这戏,我接了。”



END










终于完结了……!给自己撒花!(

我流四不像娱乐圈,缺陷多多,感谢大家几个月来的点赞和评论和忍受,180度鞠躬!(

计划在封面修文G文番外特典都搞定后再开预售,而且估计大家也都听说了,6月印厂要严查,所以预计6月预售一个月,7月下印,不赶CP,直接通贩。

番外是颁奖礼之类的,特典是这章最后的那个剧本,一个独立的架空故事。


接下来会拿以前本子里的文和G混更一段时间,大家下篇文再见=3=!

评论(96)

热度(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