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周叶]赛璐珞情人 42

*被和谐了重发一次



一段肉沫

周叶这一觉睡去,直到日上三竿才先后转醒,周泽楷比叶修先醒过来,昨晚他发泄得干净,醒了之后浑身都带着纵情后的畅快,手足像飘在柔软的云里。他转脸看向叶修,发现叶修还在睡,赤裸的身子窝在他的臂弯中,呼吸和皮肤都是温热的。

周泽楷怕吵醒叶修,醒了也不敢动,只看着叶修的睡脸发呆,好在没多久,叶修也醒了,他把眼皮困难地支开一条缝,看看周泽楷,露出了一个微笑:“早啊,小周。”

“早。”周泽楷在他鼻梁上落下一个吻。

叶修闭着眼睛笑,一副没睡饱的样子,他问周泽楷:“几点了?”

周泽楷探身捞过手机:“一点。”

“这么晚了,”叶修自言自语,“该起来了,晚上有夜戏……”

周泽楷睡得通体舒泰,叶修没那么舒服,但身上各处的酸痛还都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两人从床上起来,然后发现:比起晚上的正事,眼下打扫房间才是当务之急。

他俩昨晚草草收拾一下就睡了,现在醒来一看,才看到房间被他俩作成了什么样:抱枕扔在地上,床旗只剩几根流苏巴着床单,窗帘扯脱了一半,衣服从门口丢到床边,其间还夹杂着一团团的纸巾。

酒店房间平时每天有服务人员打扫,但叶修是长住,弄成这样毕竟不好,这些影视城里的服务人员天天揣着一肚子八卦,明星不自己整理一下,指不定哪天就变成爆料的主角。

周泽楷和叶修简单清理了房间,但污湿的床单和扯掉的窗帘没办法恢复原状,不过春节放假,找人睡觉多正常的事,谁能知道叶修是和周泽楷两个大男人睡了呢。


下午,两人出门去吃饭,临走时把请勿打扰的门牌收了起来,到了晚上,在酒店的员工休息室里,一个服务员拽着另一个服务员八卦:

“哎,哎,我跟你说,你知道么,我刚去打扫叶修的房间了,你猜怎么着?”

“怎么怎么?”

“看不出来啊,叶修平时看着那么仙儿,干事还挺猛的,也不知道跟哪个女的睡的,床单就别提了……连窗帘都差点给拽下来!”

……


春节不到四十八小时的假期,叶修和周泽楷几乎全程呆在一起,实在有点招摇显眼,虽然俩人都是男的,不容易被怀疑,但保险起见,为了避嫌,这次之后,两人再没找过对方,有需求都靠facetime撑过去。

叶修在这边的工作结束得早,刚过三月,就离开了影视城,前往东南亚某国拍戏,他临走时去看了一眼周泽楷,两人在叶修的车里拥抱接吻,但心里都没有什么离愁:分隔两地本来就是他们的常态,更何况,五月就到了《刀锋》的宣传期,到时,叶修和周泽楷都要各自从剧组请假,配合电影的宣传,自然会再见面。


叶修离开了影视城,周泽楷还要留下继续拍戏,春节之后,陆世林没再给周泽楷添过麻烦,不过这不是叶修的功劳,而是春节时萧杰甩了陆世林,不愿再做他的金主,两人之间的维系,只剩下了ZX的一纸合约,和眼下这一部电视剧。

陆世林不是好东西,胆子也不大,没了萧杰的支持,他连小人都不敢做,一改往日飞扬跋扈的态度,在剧组里四处逢迎,要不是碍着往日旧账,实在拉不下这张脸,估计早就要去跟青云直上的周泽楷称兄道弟。

陆世林气焰收敛,但周泽楷待他还跟从前一样,同事关系,不温不火,改配合配合,该无视无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陆世林人品如此,跟周泽楷不是一路人,周泽楷做好本分,以礼相待,陆世林走高还是走低,和他都一律没有关系。


春日里花开得急,日子过得也快,一转眼,时间就走到了五月,周泽楷朝剧组告了假,离开影视城,带上助理杜明于念,登机飞往B市。

在这之前,主创黄少天王杰希等人已经全国各地折腾了一段时间,叶修和周泽楷几个戏份少的配角都没有参与其中,这次到了B市,需要录制一系列的访谈和综艺,参加首映礼,两人才依照日程,前来和剧组汇合。

主创人员被安排住在B市一家豪华酒店,周泽楷是中午到的,安顿完自己的事,助理跟宣传方核对完流程,时间就到了傍晚,叶修的飞机是这个时间到,周泽楷在房间稍事休息,看时间差不多了,便下楼去迎他。

周泽楷时间掐得挺准,他到酒店大堂时,叶修刚登记完,这会儿正自己一个人坐在水池旁边的沙发上,借着绿植的掩映,猫在一边翻杂志。

前几天视频通话时,周泽楷看叶修似乎是晒黑了点,现在一看到真人,才发现那不过是灯光造成的错觉,叶修还是那副样子,皮肤白白的,人懒懒的。

周泽楷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叶修看到他,眼角微弯地笑起来:“来了?”

“嗯。”

叶修抬眼看了看四周,发现这地方虽然有几片树叶挡着,但并不隐蔽,他没对周泽楷表现额外的亲密,只是正正身子,问道:“什么时候到的?”

“中午。在等你。”

“想死我了吧?”周泽楷的手搭在沙发上,叶修伸手过去,指尖在他手背上敲了敲,“……晚上来我房间睡?”

周泽楷笑:“真的?”

“呵呵,假的。”

两人之间气氛轻松舒适,身体保持着礼貌的距离,正常人谁路过看到都不会想歪,但对知情人来说,两人这副在花叶扶疏间眉目传情的情景,简直就是假公济私,借着工作的名义搞鹊桥相会。

魏琛站在几米开外,咋舌道:“嘿,他俩还真又好上了啊?”

方世镜道:“应该是吧?”

魏琛摸摸下巴,突然说:“老方,你说说,他俩是不是该给我发个红包?”

“为啥?”

魏琛理所当然:“我是媒婆啊。”



TBC


评论(16)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