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周叶]赛璐珞情人 38

节假日拍戏、在剧组过年,对演员来说不是新鲜事,甚至,叶修都不记得他上次在家过年具体是几年以前。

这次,周泽楷和叶修的剧组都放了两天假,一天除夕,一天初一,在影视城的剧组里算是多的。开始,苏沐橙曾提议找上周泽楷的剧组一起过年,但后来出于多方考虑,这场“联谊”还是作罢了。

影视城公司在一家酒店的大宴会厅设宴招待了春节留守的十几个剧组,但明星一般都是不去的,周泽楷也没有去,他中午和剧组人员吃了团圆饭,下午便溜到了叶修那边。


周泽楷提着一个包装袋进了酒店,在一个休息室里找到了剧组的人,这几十号人在房间里支了五六桌麻将,边抽烟边打牌,墙上的电视里还放着春晚倒计时节目,整个房间里又吵又闹,虽然有些乌烟瘴气,但却很有年味儿。

叶修这个组里的很多工作人员都认识周泽楷,见他来了也只当他是来给叶修拜年,纷纷拿出红包派给周泽楷。

这些工作人员里香港人居多,按照习俗,红包里数额很少,只有十元二十元不等,但重在每人有份,周泽楷花见花开,车见车载,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捧了满怀的红包出去,还被附带告知:叶修先生在楼上他自己的套房里,房间号XXXX。

周泽楷出了休息室,捧着一沓红包上了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他刚按完楼层,又一个人走了进来。

周泽楷一看来人就笑了,眼睛也发亮:“叶修,春节快乐。”

穿着西装和大衣的“叶修”看到他,礼貌地笑了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叶修。”

周泽楷大过年活见鬼一样看着他,看了几秒,又叫:“……叶修?”

那人哭笑不得:“我真不是叶修,我是他弟弟。你好,我叫叶秋。春节愉快。”

“你好。周泽楷。”周泽楷手里又提着袋子又拿着红包,腾不出空握手,只得和叶秋彼此点头致意了事。

要不是这人跟叶修气质相异,周泽楷真把这一出当成叶修跟他玩儿的恶作剧了,可是总没有这么巧吧?电梯叮一声到了叶修房间所在的楼层,周泽楷礼让了一下,揣着他的红包们,将信将疑地跟在叶秋后头。

到了叶修房间门口,叶秋敲门:“叶修,我来了,开门。”

喊完还回头看看周泽楷,好像在说,你看,我真不是精神分裂,我真是叶秋,不是叶修。

周泽楷抿紧嘴巴不说话:叶修可是演员,万一一会儿没人应门,他前面这货回头突然说“哈哈小周我骗你的”怎么办?

不过幸好,门那边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穿着牛仔裤的叶修把门打开,见到周泽楷和叶秋,脸上露出高兴的神色:“哟,你俩一起来了。”

他把周泽楷和叶秋让进去,叶秋先进,周泽楷殿后,叶修关上门,在后面暗搓搓跟周泽楷咬耳朵:“你没对他干啥吧?”

周泽楷知道他指的是自己有没有把叶秋误认为他,做出什么亲昵举动,于是一五一十地对叶修摇了摇头。

见他否认,叶修放下心来,道:“那就好,这家伙可不好伺候!”

两人嘀咕几句,已经被嗅觉灵敏的叶秋注意到,他回过头怪异地看着叶修和周泽楷,眯起眼睛,酝酿一会儿,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对叶修道:“你今年还不回家?”

“工作忙嘛,你也看到了,明天晚上还要开工呢。”

叶秋找了把沙发坐下,有点忧伤地看着叶修:

“妈以为你今年会回来,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了。”

准备了一大堆姑娘给你相亲,还准备了一堆亲戚家的熊孩子等你回去进行反面教育。

“嗯,替我谢谢咱妈哈。”叶修不上当。

叶秋继续说:“爸都多少年不下厨了?今天我走之前还听到他说,今晚要给你特别加个菜。”

老爷子新买了把扫帚,打算给你做竹笋炒肉。

叶修:“还是你替我吃了吧。”

叶秋:“还是你自己回去吃吧。”

叶修:“你吃你吃,别客气。”

两人互顶了好几句,周泽楷听在耳中,又好奇又想笑,他没忍住,吭哧咳嗽了一声,惹的叶家兄弟一起扭头看他。

“嗯哼……”叶秋煞有介事地整整大衣,站起身,“那行吧!我也没事了,就是来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春节快乐,混账哥哥!”

叶秋来看自己,叶修也觉得挺感动,他想,如果明年有空,也是该回家好好过个团圆年了,他把叶秋送到门口:“你也新年快乐……对了,我今年的红包呢?”

“靠!”叶秋在门外怒啐他,“打你卡里了!”

“哦!”叶修一副惊喜的样子,“谢叶总赏赐!”

“拜拜!”

叶秋一甩袖子走了,叶修还在他后面喊:“我说你倒是戴个墨镜啊?”

叶秋脚下生风,衣袂飘飘,理都没理他。


送走叶秋,房间里变成周叶的二人世界,叶修关上门,摸摸鼻子,对坐在沙发上的周泽楷主动交代:“咳,没跟你说过,我有个双胞胎弟弟,”刚才叶秋一进门就开火,叶修都没能插话给他俩互相介绍,“他叫叶秋,你应该知道他吧?”

“知道。”周泽楷点点头,把叶修叶秋的脸跟坊间传言里那位神秘莫测的叶总裁对上了号。

“年年都这么闹我。”叶修无奈道,他看到周泽楷放在一边的那叠红包,来了兴致,“这么多红包?我收到的都没有这么多……有没有我的份啊?”

“有。”周泽楷微笑,从沙发旁的包装袋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叶修。

叶修直接一屁股坐在周泽楷腿上:“这么多?”

周泽楷搂着他的腰,“打开看看。”

“哦。”

漂亮的圆纸盒足有十几寸,叶修揭开盖子,发现是一大盒馥郁的玫瑰花。花的颜色是最常见的红色,寓意又好,又衬过年的喜庆气氛。

叶修没有几个浪漫细胞,但正逢春节,收到这样一份来自周泽楷的礼物,他也觉得赏心悦目,非常喜欢,他瞅着周泽楷笑:“谢谢小周,春节快乐。”

周泽楷比他热情,直接凑过来亲了他一下:“喜欢就好……我的呢?”

“哈哈,有,你等着。” 叶修嘿嘿一笑,从周泽楷腿上起来,转身进了卧室。

没一会儿,叶修拿了个鼓鼓囊囊的红包出来,交给周泽楷。

周泽楷捏在手里,不由为红包的厚度一愣:“?”

叶修催促他:“你看看呗。”

周泽楷疑惑地打开红包,刚看了一眼就笑出来。

他拽着叶修手腕,把叶修拉过来,压倒在沙发上:“给我的?”

叶修的眼睛弯成月牙:“还能给谁?”

两人搂抱着互相啄了几口,在沙发上亲成一团,叶修刚给周泽楷的红包跌在地毯上,从封口里掉了几个安全套出来。



TBC

评论(32)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