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周叶]赛璐珞情人 35

送走周泽楷,叶修几人回到房车里坐下,苏沐橙拿出刚买的奶茶分给叶修和包荣兴。

“叶修!你给我从实招来!”陈果一落座就问上了。

“什么从实招来……”叶修含着吸管,目光发虚,“就那样呗。”

陈果拍了下沙发扶手,跟敲惊堂木似的:“那样是哪样!”

叶修嚼干净几粒糯米珍珠,道:“就是我和周泽楷,嗯……”他斟酌了个词,“我俩好了。”

好了?什么叫好了?陈果纳罕,是处对象了,还是好上了分了又破镜重圆了?叶修说话一向语义精准,这会儿倒吞吐含糊起来了,俩人这段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不过看叶修这样,多半是不好意思了,陈果打量他几眼,想想还是暂时放他一马,回头再议:“无论如何,你万事小心。”

“嗯,我知道。”叶修老实回话,“我会注意的。”

天要下雨,一哥嫁人,这都是没办法的事,陈果一时惆怅,觉得自己不能给叶修完善的公关保护,一时又怒向胆边生,气道,“竟然还瞒着我,看你要闹出事来,我一准跟你解约!”

叶修泪流满面:“老板娘我错了,别抛弃我啊!”


搞定了陈果,还有一个苏沐橙等着拷问叶修。

见陈果领着包子去收拾东西,苏沐橙跟叶修并排坐在沙发上,斜肩撞撞叶修的肩膀,眨眼道:“周泽楷哈?”

叶修哭笑不得:“你也挤兑我。”

“不是呀,我关心你嘛,”苏沐橙笑得蛮开心,“你俩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啊,我好好奇。”

叶修挠挠脸,“就拍那个电影的时候呗,一来二去的……”

“啊我知道了,”苏沐橙突然说,“听柔柔讲,你受伤时是周泽楷抱你出来的?那时你俩就……?”

“哪儿啊,那时都好久了。”面对苏沐橙,叶修倒是能打开一点话匣子。

“那么长时间?哼,你这保密工作够严实的,都不告诉我……”

叶修安抚她:“这不是没想过会再见么,以为就那样了。”

苏沐橙没真生气,她笑嘻嘻地看着叶修:“结果没忍住?”

“……”叶修不理她了。

苏沐橙没再问,她托腮出了会儿神,然后长叹一声:“哎!看来我也留不住你了,这样吧,卖你个情报!”

叶修警惕:“什么?”

“你不知道吧,”她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周泽楷不是在隔壁拍电视剧吗,我听人说男一号天天欺负他呢。”

叶修大窘,周泽楷那个油盐不进的性格能被人欺负?那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问:“怎么欺负的啊?”

苏沐橙扳着手指头,故作严肃地罗列了一堆鸡毛蒜皮的小事:“卡位啊,说风凉话啊,拉帮结伙啊……”

叶修也板起脸,点头说:“哦。实在是太坏了。”

“是吧?”

不过叶修有点好奇:“男一号是谁啊?”

苏沐橙知道的八卦比叶修多:“陆世林,ZX的新人。挺帅的,不过有点二,不是我的菜。”

“哦。”叶修压根没听过这号人。

“不过听说他是被萧杰包养的,厉害吧?”

叶修拍手赞叹:“厉害厉害。”

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厉害。

叶苏二人又坐了会儿,苏沐橙突然想起来件事:“今天一说我想起来了,你住院的时候,周泽楷还给你发过微信呢。”

“嗯?说什么了?”叶修完全没看见,他手机微信太多,早取消通知了,等隔些日子打开一看,周泽的微信早沉到了后面。

“嘻嘻,”苏沐橙把绰号和真人对上了号:“他问你睡~没~睡~”


叶修在这个影视城拍的是角色少年时的的戏份,没有青年中年时期的沉浮徘徊与痛苦纠结,塑造起来相对轻松,人的精神状态也比较放松。

晚上临睡前,叶修躺在被窝里睡不着,今天下午的重逢缠绵像在他心里撒了一把火种,灼得他翻来覆去不得安生,折腾几次,他到底下床拿来手机,找出周泽楷几个月之前的那条“睡了吗”,咬着下唇慢慢打了两个字上去:

“没有。”

隔了几个月回这么一条微信,叶修发完自己都觉得脸红,但几分钟后,周泽楷回过来一条:“在想你。”

叶修呻吟一声,在被子里闷了几分钟才探头出来在屏幕上按字:“我后天下午没事,去你那探班?”

周泽楷可能在忙,很久都没有回复,叶修握着手机都快睡着了,他的微信才回过来:“欢迎。等你。”后面还跟了个系统自带的脸红可爱表情。


周泽楷在戏中的人设很时髦,是一个城府很深的正派侠士,性格方面跟周泽楷本人有些类似,有事说事,废话一概不谈,除了对女主一往情深,对男主肝胆相照之外,其余时间都冷冰冰的,显得很是孤傲,按照当下流行的话讲,就是很苏。

这么一个讨喜的角色,注定要当小说的男二,当男一的相方,当女一的备胎,当迷妹的老公……而且说是男二,实际戏份与男一不相上下,周泽楷演完不火都不可能,陆世林能力不济,贪心不足,嫉妒他也属正常。

叶修探班这天,周泽楷在和陆世林与女二拍一场酸爽的三角戏,陆世林演的男主要独闯魔窟替父报仇,临行前把从小就带在身边的孤女托付给周泽楷演的男二,孤女对男一箭头粗大,男二也对男一箭头粗大,男一此时还未遇见命中注定的魔教妖女,对孤女的箭头也是大大的有……三人衣袂飘飘地往演区一站,酸爽的味道隔着镜头都能闻到。

不过,演出来是一回事,实际情况是另一回事,周泽楷和陆世林两相对视,看着似乎含情脉脉,但两人根本不来电,陆世林强演出来的那点兄弟情都没走到眼底,就更接收不到周泽楷日益成熟,已富有层次的表现了。

陆世林演技不能抗衡周泽楷,但他心里清楚自己被周泽楷压制了,一股邪火鼓不对正地方,净想着怎么做小动作给周泽楷下绊子。

三人演的这条是孤女知道自己要离开从小依赖的男一,既怨又痛,满心不舍,跺脚扭身就要嘤嘤跑走,女演员本来和周泽楷站在一边,她一跑开走位,周陆二人同时去拉她,按照剧本里,周泽楷一下抓脱了,而陆世林则会追着她退场。

就在女演员离开,周陆伸手去拽她时,陆世林抢了周泽楷的位置,用肩膀暗撞周泽楷一下,周泽楷站得稳,被撞了也没趔趄,只是身形微歪,但这样一来,呈现在镜头里就很不好看了,导演见状忙喊了卡。

陆世林刚才没拿捏好动作,他本意没想把周泽楷撞歪,只是想挡他一下,听到导演喊卡,他回头对周泽楷道:“对不住,没控制好,呵呵。”

陆世林比周泽楷要矮几公分,平时与周泽楷对戏,陆世林的靴子里都要垫内增高,但今天拍的是特写,陆世林没穿内增高,周泽楷站着时就要略微岔开腿,让自己矮身配合他。

听陆世林这么说,周泽楷并拢长腿,人立刻高出一截,看向陆世林的眼睛也带了点浑然天成的居高临下。

周泽楷不愿理睬陆世林,他知道叶修快来了,连示威似的拍肩都吝于给予,只送给陆世林一个无所谓的微笑了事。


两人一前一后走去休息,导演拿的是两家出的一份合同,不愿意搀和他们这档事,顶多是看在萧杰的份上,给陆世林一个面子。看陆世林走过来,他随口点了一句:“小陆,稳点儿。”

周泽楷今天穿一身劲装,陆世林和导演攀谈,他看也不看一眼,一撩衣摆坐到椅子上,把剧本和手机往膝头一放,自顾自喝保温杯里的热茶。

他坐了一会儿,片场起了一阵骚动,周泽楷放好东西起身一看,果然是叶修来了。

知道叶修在隔壁拍戏的人不少,但谁能想到这尊神能自己跑过来呢。叶修名头太大,除了一窝蜂拥过去求合照求签名的群演,其他人想过去招呼,都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好不容易被工作人员从人群里请出来,叶修刚望了一眼周泽楷,导演就三步并作两步迎上来,跟叶修称兄道弟的:“哎哟,叶老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叶修也知道这人,但也仅限于知道,他握住导演的手,说:“知道你在这拍戏我肯定得来瞅瞅啊,顺便也来看看我弟弟。”

“嗯?你弟弟?”导演一头雾水,叶大神的弟弟出道了?在他这剧组里?

他正一脑门问号,就见叶修往他身后一招手:“小周!”

噢,导演想起来了,周泽楷刚拍的那部电影,可不就是跟叶修合演的,俩人这是在剧组里认识的吧,还弟弟,叫得怪亲的。

弟弟……周泽楷顶着自己的新称谓,在各色视线中走过来,冲叶修笑:“你来了。”

叶修熟稔地把手往周泽楷肩上一搭,对导演说:“大哥,你还不知道吧,去年我们那剧组出事,我差点被吊车砸着,幸亏小周把我拖出来,救了我一命,我待他就跟我自己弟弟一样,”叶修表情诚恳,“我是真心盼他好,他要是在剧组不老实,您千万别客气,狠狠收拾。”

叶修的话导演听得明明白白:叶修说狠狠收拾,他还能真往狠里收拾吗,小心照顾着还差不多。

导演连忙说:“那是那是,叶老弟你放心,小周表现好得很,他这样的新人太难得了,就算你不说,我也得好好栽培啊!”

叶修是带着包荣兴一起来的,他跟导演又寒暄一会儿,叫来包子,把探班的礼物给各人分了,道:“有点事要跟小周说,就先不打扰你们了。”

导演目送二人离开:“哎哎,好,叶老弟你聊着。”


叶修的手一直搭在周泽楷的肩膀上,人被周泽楷带着,晃晃悠悠地往化妆间走,经过脸色阴晴不定的陆世林身边,叶修终于把手放下来,伸过去,对陆世林微笑:“小陆是吧,你好呀。”

叶修神态自然,丝毫看不出额外的曲折含义,陆世林回魂似的握住叶修的手:“叶、叶先生……”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短暂一摇,叶修放开手,随意招了招:“走了。”



TBC


评论(37)

热度(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