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周叶]赛璐珞情人 34

听到这个声音,叶修放下手里的玻璃杯,一下转过身来。他认出了周泽楷的声音。

他带着点不可置信看向身后,然后就看到了周泽楷站在门口对他微笑,面上带着他见惯的温柔。

没有一点防备的重逢,叶修呼吸一滞,脸上瞬间热了。不过他善于把控自己,面红耳热只是他自己的感觉,实际他并没有脸红。

比起心跳、喜悦,见到周泽楷,叶修的社交本能先情绪一步做出了反应,没有令人尴尬的留白,他马上问道:“小周?你怎么在这儿?”

如果周泽楷真的像表面上那样平静,那么他就会察觉到叶修自然反应下的局促,但他的忐忑和心动与叶修不相上下,只能顾上回答叶修的问题,不能再深究其他的了。

“也在这拍戏。”

“哦,是吗?我还不知道呢。”叶修身边没人跟他说这些,他不知道也是正常,他又拿出一个杯子,给自己和周泽楷各倒了一杯水,“快进去坐。”

叶修手端两杯水,领着周泽楷往房车里面走,下了几阶楼梯,两人来到一个小小的客厅,叶修招呼周泽楷在沙发上落座,自己则在他对面坐下了。

叶修刚收工不久,身上的戏服还没来得及换,最近他拍的是主角最落魄的时候,身上一袭灰扑扑的短打,手肘膝盖处都是漏洞和补丁,袖口和裤脚也飞边了,他脚上穿着黑布鞋,纤瘦的脚踝从短了一截的裤腿下面露出来,看上去有点狼狈。

周泽楷双眼在叶修身上一转,像是在好笑地询问他怎么穿成这样,叶修把两杯水放在一侧支出的简易茶几上,展开双臂展示了一下自己:“呵呵,戏装,还没换呢,就让你看着了。”他端正了身子,把话题转移到周泽楷身上,兴致盎然地问:“你在拍什么戏呢?”

“一个电视剧,”周泽楷报上剧名,又补充道,“小说改编的。”

“哦,这部,我也很喜欢。”

再优秀的演员也难以掩饰真挚的爱意,叶修看着周泽楷,当初与周泽楷对戏时那种隐含情意的柔软目光又一点点流露了出来,“古装好啊,小周你扮上会很帅的。”

周泽楷一笑:“照片出来,先给你看。”

你很帅、先给你看,这好像不是恪守本分的同性该说的话了,叶修和周泽各自端整地坐在两把沙发里,但出口的话却无不暗示着他们曾有过的密切关系。

叶修喝了口水,“拍电视剧比电影累吧?辛不辛苦?”

“还好。”周泽楷回答。其实是很累的,甚至比拍军旅电影还要累,但周泽楷没必要跟叶修实话实说,他主动找了个话题:“你怎么样?” 

叶修把玩着手里的杯子:“我也挺好,刚从G市过来,要待一阵子了。”

“待多久?”

“一个多月?差不多吧。”

“嗯。”周泽楷提出邀请,“有空吃饭。”

两人一句接一句,说着寒暄的场面话,虽然是废话,但他们都是享受的,见到他,跟他坐在一起,具体说的是什么也都不重要了。更何况,要想不越界,他们也只能说这些,稍微多说一点,旖旎缠绵的往事就会不可避免地浮上心头。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都不讲话了,发现这一点,叶修咳了一声,顾左右而言他:“少天他们还在拍那部戏?”

“可能吧。”

周泽楷的寡言在这一刻发挥到了极点,他这么接话,叶修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周泽楷也意识到了这点,补充一句:“应该杀青了。”

“嗯……”

叶修把视线从手里的杯子上移到周泽楷的脸上,周泽楷正在看他,发现彼此的目光,周泽楷移开视线,叶修则是笑了笑,把杯子又放回了茶几。

房车里的窗帘都紧紧闭着,从里面难以辨清外面的天色是明是暗,但室内有几盏橘黄色的壁灯,将车内环境烘托得很舒适柔软。在这片无人打扰的静谧里,相顾无言似乎也不是那么尴尬,叶修和周泽楷各自安静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又把眼光移回了对方身上。

几个月没见而已,他们都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印象里让彼此爱恋的样子,周泽楷安静地看着叶修,他注意到叶修喉头的滚动,也注意到叶修微启的嘴唇,他想,叶修还有话要说,他要说什么呢?他始终不知道叶修的下招是什么。一直都是这样。

正当两人目光胶着之际,叶修的手机忽然响了,他的手机掉在了沙发垫和扶手之间的空隙里,刺耳的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叶修才把手机夹出来接通。

见叶修和别人通话,周泽楷便打算避嫌告辞,但叶修却伸出手来,身体前倾,用手心在他的膝盖上轻轻按了按,示意他先不要走。

“喂。”按住了周泽楷,叶修收回手,又靠进沙发里。

周泽楷不知道对面的人是谁,只听到叶修垂着眼睛,像平时那样带着点笑意,无可无不可地对着电话嗯啊哦。

他看着叶修,趁叶修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时,心里云朵聚散般划过了很多东西。他和叶修之间曾经是很亲密的,叶修的每一寸肌肤都烙下过他的指痕,按照这样的亲密程度,他是不该和叶修路人一般相对坐着的,他应该坐到叶修的身边去,而叶修应该在他怀里。

他们没有说过分手,甚至没有认真的告别,他们不过是遵守了这个圈子里的规则,在戏中相爱,杀青时分开。

但这又如何呢?

他还在爱叶修,而叶修就在他的眼前。

叶修的嘴唇开开合合,但他的话周泽楷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他胸中涌上一股强烈无比的冲动,他想要拥抱叶修。他需要拥抱他。

和电话那边讲了几句,叶修挂掉了电话。周泽楷的心情变化都在心里,叶修没有注意到,他看到两个人的杯子空了,就从沙发里起身,想再给周泽楷倒一杯水。

周泽楷的位置离水吧更近,叶修拿着杯子往前走了一步,周泽楷坐在沙发里,突地把手搭上了他的腰。

叶修衣裳单薄,周泽楷手心的温度透过布料烫进来,叶修步子一滞,“小周?”

周泽楷的视线却往下走,他弓下腰,手也顺着叶修的腿滑到了叶修裸露在外的脚踝上,春季湿寒,叶修的皮肤有些冷,周泽楷想起当初他抱着叶修时的情景,他把叶修的脚踝握在手里,声带振动出沉沉的声音:“你好了吗?”

叶修站在原地没有动:“小周。”

周泽楷的手指在叶修的皮肤上摩挲,他说出自己的触感,“你很冷吗。”

叶修语塞,他察觉到事情失控了,“没事的,我……”

叶修想说我早好了,我不冷,但周泽楷先抬起头来,用他一直钟爱的那双眼睛看住了他。

被周泽楷注视着,叶修的喉咙一下子干了,下一秒,周泽楷握住他的手腕,搂着他的腰把他一带,将他扯到了自己的膝盖上。

两个厚实的玻璃杯从叶修手里次第落下,在地毯上骨碌碌滚出去。

“叶修……”

周泽楷扶着叶修的后脑,半阖着眼睛压抑地叫他。叶修侧坐在他的大腿上,近距离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想你。”

周泽楷剖白道,用自己的视线牢牢抓着叶修,两人对视了几秒,叶修觉得脑后周泽楷的手加了力气,接着他眼前一暗,嘴唇贴上了一片柔软。

周泽楷吻了上来。

触到周泽楷的嘴唇,叶修心脏狂跳,出了一身急汗,明明是熟悉的对象,熟悉的嘴唇,但亲吻的感觉却是如此令人失控无措。

两个人静静地贴了一会儿,周泽楷的手指摸上叶修的下颌,他低声说:

“张嘴啊,叶修。”

略带恳求意味的话好像一句咒语,叶修被周泽楷的话弄醒了,又或者是更加地沉溺了进去。他的手不再垂在身侧,而是抬起来搂住了周泽楷的脖子,把他更紧地拉向自己,主动低头含住了他的嘴唇。

唇片相触,湿热的舌头滑进来,周泽楷抱着叶修,胸怀虽然仍是滚烫的,但他所有的焦灼和忐忑却都在这一刻落了地,得到了安抚。他感受着叶修的舌尖在他的口腔里舔舐游走,他配合地吮吸了几次,又贴着舌面,把叶修的舌顶出去,到叶修的嘴里纠缠。

他们早该这样的。

两人持续地亲吻着,叶修张着嘴被周泽楷在里面翻搅,口水吸不住,从唇舌相接处发出黏稠而破碎的声响,叶修的鼻息越来越重,周泽楷也好不到哪去,亲了一会儿,叶修坚持不住了,他吐出周泽楷的舌尖,小声说:“……我喘不过气了,小周。”

周泽楷无声地笑了起来,他太喜欢叶修叫他的名字了,他抵着叶修的额头,用挺拔的鼻梁去蹭叶修的,两人的嘴唇有时贴合有时分开,这样匀了一会儿气,他们又亲到了一起。

这次他们吻得很细致,每一个细小的接触都被放成了慢动作,嘴唇,牙齿,舌头,口腔……每一个细节都被温柔而耐心地照顾到了,周泽楷用接吻确认了叶修的存在,而叶修也确认了他。

正在两人久别重逢,柔情蜜意的时候,房车的门突然被砰一声打开,苏沐橙的声音传进来:“叶修,我回来啦!”

轻快的嗓音惊散一对鸳鸯,叶修猛地放开周泽楷,从周泽楷怀里站起来。

两人背对着门口,但苏沐橙眼神挺好,看清了在她进来的一刹那叶修和周泽楷在干嘛,她握着奶茶杯,重重地咳了一声,然后又一个女声说:“沐橙?进去啊?”

“咳咳咳咳咳!”苏沐橙狂咳几声,照原路退了回去,还好心地带上了车门。

陈果疑惑的大嗓门在外面响起:“你怎么不进去?”

苏沐橙继续装模作样地咳嗽,把罪状全归结给手里的奶茶:“嗯哼,……果果,此水、此水有毒!”

她这么无厘头地一演,陈果也明白了叶修那边大概是不方便,没再催促苏沐橙进去,留给了叶修和周泽楷调整的空间。

周泽楷跟着从沙发里起身,看向叶修,翘了翘嘴角笑起来,叶修抬眼看看他,也哧的一声乐了。

叶修重新环住周泽楷的脖子,“你笑什么?”

周泽楷没回答,垂头又亲亲他。

周泽楷亲了叶修,叶修反过来又去亲他,两人亲来亲去,刚褪去几分的情热又蹭蹭地升了温。

叶修扒着周泽楷的肩,咬了咬他的嘴唇:“好了,快走吧……刚才够丢人的了。”

周泽楷不满,不依不饶地啄吻:“怎么丢人?”

叶修不说话,可不是丢人么,被小妹妹撞到自己和周泽楷爱到失控的情态,这让他把兄长的面子往哪搁?

他说:“好好,不丢人……改天去找你。”

“嗯。”

周泽楷用舌头安慰了一下被他吮到红肿的嘴唇,握了握叶修的手,转身走了出去。


叶修送他到门口,车门打开,苏沐橙、陈果、包荣兴都在外面。

看到周泽楷,包荣兴首先叫着朝陈果告状:“就是他!进去半天了!”

“…………”陈果看看周泽楷,又看看叶修,傻眼了。

周泽楷走下台阶,伸出手和陈果苏沐橙一一握了:“陈老板,苏小姐。”

苏沐橙捧着奶茶开心一笑:“你好呀,周先生。”



TBC

评论(41)

热度(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