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周叶]赛璐珞情人 32

在周泽楷紧锣密鼓地准备新戏时,叶修的电影已经拍摄了月余。

这一部分的拍摄在香港进行,叶修全心投入工作,每天往返于片场和酒店之间,很少出去过夜生活,商业活动更是一个都没有接。

这其实是叶修拍片时的常态,他平时处世通透圆熟,但工作起来,却像个闭关修炼的武林高手般,生活简单又纯粹,多余的娱乐一概欠奉,也不需要五花八门的人际关系调剂生活,和周泽楷之间的那场情事实属异数,只能说是缘分到了,身不由己。

这次陪叶修赴港工作的是包子和陈果,包子第一次来香港,看见什么都想买,什么都想吃,叶修的化妆间被他堆得乱七八糟,东一个盒子西一个购物袋,有了他做坏榜样,有些其他胆大的化妆师造型师也常跑到叶修的化妆间,跟叶修套近乎,一起吃饭聊天。

叶修在这一点上非常随和,谁爱来就来,哪怕是来个送外卖的,要坐下吹吹冷气,他也能由着人家,如果他累了,想休息独处了,便明明白白知会别人一声“我休息会儿”,别人也就不再打扰他,知趣的一窝蜂散了。

这天叶修在沙发上小睡了半小时,起来醒醒神喝口水,静坐着等开工。他面前是一张茶几,茶几的玻璃板上放了很多东西,吃剩的餐盒,手机,平板电脑,矿泉水瓶……还有一本周泽楷做封底的时尚杂志。

杂志应该是那个活泼的服装助理落在这的,一个纸巾盒压在杂志上,盖住了大部分广告画面,只露出了周泽楷的脸。

叶修伸手挪开纸巾盒,正正杂志的位置,看着上面的人,轻轻牵了牵嘴角。

周泽楷一直有一个日本手表品牌的代言,该品牌面向年轻人,广告中的代言人多以健康充满活力的形象出现,同时还要或多或少地卖点肉。

广告硬照后期做了很多效果,那张英俊的面孔其实已经不太像周泽楷本人了,叶修看了看照片里周泽楷硬实的肌肉,觉得这具身体也不像他亲手碰过吻过的那样,太僵硬了,他知道那触感本来应该是什么样的,弹性,炙热,带着性欲的力量和温度,很让人心痒。

如果叶修不认识周泽楷,那么广告上的人于他来说就只是一个陌生的漂亮男人,只是一个代表雄性美的符号,和其他男人没有差异,不会勾起他的任何遐想。但叶修知道周泽楷,认得周泽楷,他曾经跟周泽楷一起面对镜头,一起走过了一段愉快的日子,也曾被周泽楷在不同的情绪下拥入怀中,甚至于接吻,做爱。他品尝过他的嘴唇,对他袒露过自己的肉体,他对他的感情是不同的。

叶修垂眼看着杂志封底,一时没有移开目光。正当他思绪随意游走的当口,休息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听见当当两声,叶修不转眼睛,扬声说:“我醒了,进来吧。”

门打开后,进来的人是陈果,她走过来坐在叶修身边,“刚有人通知机器有点问题,推迟半小时开工。”

“嗯,没什么事吧?”叶修随口问。

“没事。”

陈果见叶修看着杂志,有点走神的样子,就伸头凑过去看了看。她没一眼认出来这人是周泽楷,只看到这是个手表广告,心里不禁好奇:“你看什么呢?”

叶修已经把思绪从周泽楷身上收束了回来,听到陈果问及,他丁点没有相思被撞破的困窘,很自然地说:“看表。”

陈果睨他一眼:“看表干什么?”

叶修理直气壮:“还能干什么,买表呗。”

陈果又看看那张广告:“……电子表啊?”

“对啊!”


……

……


暑往寒来,周叶初识尚在春季,日月星辰交替转换,待到周泽楷抵达Z省的某影视城,进组开拍电视剧时,时间已经走到了次年的二月。

电视剧的拍摄不比电影精密,整个片场像一列喷着浓烟的火车,每天都在轰隆隆地高速行进,在这样的氛围当中,人心难免浮躁,演职人员之间也常有摩擦,若说唯一有什么舒适无比的事,就是二月的江南乍暖还寒,剧中角色的层层衣袍穿到身上,也不会觉得闷热难熬。

这天有场戏到了下午才拍完,中间一直没有放饭,周泽楷这批人是最后从演区撤出来的,他披着沉重的甲胄工作了多半天,胃里早空了,隔着皮甲,都能听到肚子里咕咕的叫声。

周泽楷和其他几个配角演员各找了椅子坐下,等了几分钟,杜明愤愤地跑过来,小声说:“盒饭被领光了,他们说一会儿还有一批,谁知道什么时候能送来!”

剧组的盒饭只有多没有少,哪怕偶尔分批送过来,也会先给演员预留,没道理连盒饭都没给周泽楷剩下,能出这档子乌龙,肯定是有人又闲得搞事了。

杜明从包里摸出盒点心给周泽楷,自己蹲地上吭哧吭哧生闷气,周泽楷看他这样也没说话,自顾自打开盒子吃了两块儿点心。

过了十多分钟,于念和其他几个助理拎着盒饭回来了,几位演员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聊,男演员大都风卷残云地吃光了盒饭,女演员拈着筷子挑肥拣瘦,基本都只吃了盒饭的一个小角。

吃完饭,周泽楷去上厕所,杜明见他起身,收拾好垃圾也跟在了后面。

走了两步,杜明看四下无人,叫道:“周哥。”

“嗯。”

“陆世林太欺负人了,我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周泽楷就知道杜明有事憋着,他站住脚步:“他怎么了?”

杜明怔了一下,紧接着罗列了一大堆陆世林的罪状,什么目中无人,抢戏卡位,乱改剧本,故意NG……等等等等,仿佛陆世林就是这个剧组的混世魔王,是个只手遮天的流氓王八蛋。

陆世林这人确实浑,他没跟周泽楷换成角色,心中老觉得周泽楷抢了他的东西,三天两头地给周泽楷下绊子,闲暇时有点精神头全用在了这上面。陆世林是萧杰包养的,这事剧组里人尽皆知,但别人不知道的是,他和萧杰两个人,其实是他在上,萧杰在下,说白了,按照陆世林的想法,不是萧杰包养他,而是萧杰拿钱拿资源,求他操屁股。

这个微妙的差别让陆世林觉得自己跟其他人很有差别,别的明星面对金主,时时刻刻都要提心吊胆,曲意奉承,就怕万一哪天被金主给揣了,但在他这里,却是萧杰求着他,他不需要讨好任何人,他怎么作,萧杰肯定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反而得颠颠地来给他收拾残局。

听完杜明的抱怨,周泽楷没说别的,只问:“盒饭吃完了?”

“啊?”杜明没反应过来,“吃完了啊。”

“凉了?”

“热的啊!”

“那生什么气。”周泽楷淡淡撂了一句。

“……”杜明被噎了一下,“周哥这事不是这么个理,陆世林做事太操蛋,我不能眼看他欺负你啊!”

还欺负我呢……周泽楷挑挑眉毛,拿出耐心来,说:“这都没意义。”

“怎么没意义!他太嚣张了,我跟你说……”杜明没明白,还在那义愤填膺地捶胸顿足。

周泽楷打断他,“没有损失。”

“啊……啊?”听周泽楷这么说,杜明张着嘴呆了呆,终于反过味来,“……我明白了。”

周泽楷说得没错,陆世林上蹿下跳,行为看着闹心烦人,但实际上没有对他造成实质上的损害,导演拿钱办事,不会偏袒两人中的任何一个,陆世林卡位也没有用,以至于陆世林故意NG,有事没事拿话激周泽楷这些事,周泽楷作为当事人不往心里去,倒显得陆世林像个不懂事的跳梁小丑。周泽楷安心演戏,表现比陆世林好,角色比他强力,这场争斗陆世林虽然在局部处处煽风点火,但最后的赢家是谁,现在就已经能看出端倪。陆世林自己也清楚这个道理,他是怕了周泽楷,如果他不怕不明白,也不会干出这些事。


解决了杜明的小烦恼,周泽楷和杜明一起到卫生间放尿,两人上了厕所洗了手,回去的路上,杜明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有点幼稚尴尬,怕周泽楷不愉快,便搜肠刮肚地想找话题跟周泽楷聊。

但是聊什么呢,周泽楷是个锯嘴葫芦,心里虽然挺明白,但外人看来就是个事事没兴趣的模样,聊片场里的八卦?周泽楷要有兴趣就有鬼了。

杜明思来想去,快速地做了决定:聊聊跟周泽楷拍过戏的大牌明星,这个他总该有兴趣吧。

于是他牵了个话头,说:“周哥,你知道今天隔壁新来个剧组吗?”

周泽楷早起就来片场报道了,隔壁有什么八卦他还真不清楚,“不知道。”

“跟你一起拍刀锋的叶修,他的剧组也来这边拍戏了,今天刚到!”

“……?”



TBC



差点忘了,说下,小周拍的电视剧并不是诛仙啊,萧杰和陆世林是原著里诛仙战队的老板和牧师,比较反派,就拿来用了,上章的ZX公司就是诛仙的缩写,怕引起“电视剧是诛仙”这个误会才特地用的ZX……(结果还是误会了(解释这个好奇怪……

评论(24)

热度(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