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周叶]赛璐珞情人 30

叶修之前谈的新片主要拍摄地在香港,他目前脚伤未愈,飞过去只是为做些前期的准备。在要赶飞机这点上他的确没说谎,但是他也不像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匆忙,飞机是夜航,要很晚才登机,他那么着急地走了,说到底,还是怕跟周泽楷打一个突然的照面。

周泽楷拍戏时,叶修的人掩在监视器后面,但心却晒在了摄影棚的高温下,他看见周泽楷满含爱意的目光,他知道那目光是给自己的,于是便不能控制地耳根灼烫,心脏发烧。叶修很少情绪外露,但这一次他不仅把心动写在了脸上,还让旁人都看了个正着。

在探班之前,叶修原本是没想回避周泽楷的,他当时颇有点无忧亦无怖的心情:见见同行而已,哪怕是一个从身到心都曾跟他过分亲密的同行,他也是光明磊落浑不惧。

叶修打算得不错,但摄影棚那意外的一幕困住了他,周泽楷用自己的表现打乱了他从容不迫的节拍,让他看见了一个激情而又危险丛生的陷阱。恋爱的前景动人心弦,但看见危险的火坑还往里跳,还要拽着别人跟自己一起,就是太不明智的做法了。时间紧迫,叶修不用多加考虑,本能地就删除了跟周泽楷见面的选项。

 

叶修的新戏来头不小,摄制团队顶尖,剧本也是由著名作家金成义的一部获奖小说改编的,拍摄工作备受瞩目。这部小说影射上世纪一位富豪的发迹史,时间跨度从童年到老年,拍摄地点也会随着主角人生的飘零起落,辗转内地香港与东南亚多地。故事的主要剧情多发生在香港,叶修这次来港,就是为了体验学习,同时也会会老友。

这位老友指的就是小说的作者金成义,他比叶修大了快三十岁,从各种意义上都称得上是一位老友了。两人相识是在十多年前,那时叶修刚出道不久,第一部主演的电影就是金成义的小说,那部电影的导演跟金成义相熟,金成义常常来片场观摩,一来二去,觉得跟演男主角的叶修颇为投缘,两人便成了一对忘年交。

其实真论起来,金家和叶家还有些渊源,按辈分,叶修该称金成义一声世伯,但金家上辈因为政治原因偷渡到香港,这么多年,两家人早断了联系,于是叶修也不叫金成义世伯,而只凭个人交情叫他“老金”。

金成义很得意叶修这位小老弟,叶修在香港吃他的住他的,每隔一段时间,金家的司机还载他去医院复查,照顾得不可谓不周到。

金家家产丰厚,书房造得宽敞古雅,藏书也颇丰,得到主人应允,叶修把这里当做阅览室,专挑有关历史与风物的书籍来看,金成义也经常与他聊天,展开情节,跟他谈书中主角的种种际遇,帮助他理解。

金成义的太太是法国人,常在家烤些蛋糕甜点,叶修住在金家,加餐吃个千层酥、梳芙厘是常有的事,没几天,他小腹上的肌肉线条就被甜点抹平了,金成义也指着他的肚子打趣说,开机前非饿你一阵。

叶修在香港的这一阵过得很放松,金成义膝下有二男一女,长男是玩儿乐队的,十八九叛逆期也没过,对家里的客人爱答不理,小一些的一双龙凤胎倒很爱黏着叶修,整天围着他叶哥哥长叶哥哥短,不仅讨了他无数签名,还常叫叶修陪他们出去吃喝游玩。

这天金家小妹的同学推荐了一家新开的食店,小姑娘叫她二哥陪她同去,老二又叫上叶修,最后三人便一起乘了保姆车,浩浩荡荡出门觅食。

叶修在大陆和港台知名度都很高,怕被狗仔跟拍,到香港出街也要戴副太阳眼镜,但叶修嫌黑色墨镜太显眼,便只戴了一副茶色的蛤蟆镜,他脸孔小,眼镜戴上去,小半张脸都被大号镜片遮在了后面。

三人吃饭的地方店面不大,叶修领着两个弟弟妹妹进去,找个没人注意的角落坐下,把眼镜一摘,等着两个小孩点餐。小店的墙上挂着一个电视,正在放送娱乐新闻,金小妹与叶修坐在一侧,抬头看到电视里的人就压低声音兴奋道:“哇,周泽楷!我喜欢他,他好帅!”

“切,”老二是个电影宅,还是叶修的大忠粉,他看着菜单头也不抬地撇嘴,“只是面孔好看而已,一个麻豆,有什么稀奇,叶哥哥不比他帅?”

在电视上突然看到周泽楷,叶修心里也有些波动,但还没等他说什么,金小妹又拍老二的手臂:“二哥你快看,他和你喜欢的嫩模传绯闻啊!”

这下金家老二来精神了,放下菜单和笔回头看向电视:“嗯?”

叶修跟着看电视屏幕,一瞧还真是传绯闻。叶修有阵子没关注这些,平时想念周泽楷也只是暗暗放在心里,并不会去主动搜罗周泽楷的近况,他听到电视上说周泽楷是拍摄一档综艺节目时与该嫩模结缘,录制当晚又被拍到共同出入夜店,节目附了一张模糊的照片,但隐约能看清那女孩儿是靠在周泽楷怀里,其后,节目播出了一段嫩模的采访,电视画面里,十来个话筒堆在漂亮的姑娘面前,姑娘笑意盈盈,略带苦恼地说:

“我跟周先生只是普通朋友。”

这年头,普通朋友就意味着是男女朋友,要说男女朋友,没准粉丝还信两人是普通朋友,小嫩模这么讲,摆明了就是要给大众意淫的无限空间。

听了这话,两位小金一个不屑一个扭头,像足哼哈二将,老二心塞一阵,问叶修说:“叶哥哥,你是不是认识周泽楷?他俩是真的么?”

是真的吗?叶修觉得不是,娱乐圈的真爱都在水下潜着,能被长枪短炮瞄准的多半是空穴来风,而且周泽楷的事业正在上升期,路走得又正又稳,哪里是会沾这些事的人,就算他愿意,他的经纪公司也不可能坐视不理,能闹到台前,十有八九是没防备,被女方给坑了。

再说……

见叶修不说话,金家老二叫他:“叶哥哥?”

“哦,这事谁知道呢,”当着两个小孩,叶修无意戳穿任何真相,他转了个话题,轻松引起弟弟妹妹的兴趣,“周泽楷我认识啊,上部戏我就是和他拍的,他演戏不错,人也很好。”

“哇,你竟然和他一起拍电影,他性格怎么样?是不是真的不爱说话啊?”

“去去,你少烦人了,叶哥哥,电影什么时候上映啊?”

“你才烦人……”

两个孩子七嘴八舌的吵,叶修乐呵呵地坐在他俩中间,表面上弥勒佛似的哄孩子和稀泥,心里却在想周泽楷的事。

他不信周泽楷的绯闻,一是对这些事心里有数,二则是他多少了解这个曾与他同床共枕的人的秉性,当他看着周泽楷时,他知道周泽楷眼中的情爱是真实的,他这样的性格都尚未从这段感情中脱身,更何况是在戏中露出那般神情的周泽楷呢,叶修胸中有种奇异的自信,他自信周泽楷不会那么快对他忘情。

想到这一节,叶修突然笑了,他觉得有点甜蜜,同时又想: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们彼此之间的感觉有这样笃定的把握了?


评论(20)

热度(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