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周叶]赛璐珞情人 29

叶修退出,替他出镜的是他的替身,这个男演员跟叶修有六分像,再往脸上抹点油彩抹点道具血浆,侧着脸往周泽楷怀里一躺,足可以乱真。

叶修来之前,周泽楷已经拍过四条了,效果都一般,魏琛点拨了他几句,也还是差强人意,最后魏琛把周泽楷叫到一边,问了他件不相干的事:

“出事那天是你把叶修抱出来的吧?”

周泽楷情绪在戏里,听到这话抬头去看魏琛,眼中的色彩犹带着哀伤和不甘。他点点头:“是我。”

“当时你眼睁睁看他从上面掉下来的?”

周泽楷垂下眼睛,那场面到现在仍然让他心口发窒,“嗯。”

“哦……”魏琛其实拿不准周泽楷和叶修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但看俩人临别那一吻,至少这小子对叶修是有点真感情的,他观察周泽楷的神色,开始信口胡诌,“我跟老叶认识很多年了,哎,你不知道吧,他可怕疼了,原来年轻的时候我们在剧组里,这货让热水燎个泡都疼的眼圈儿发红,这次骨折,哎哟……”

话说到这里,周泽楷早明白魏琛是想用真实的叶修带起他真实的感情,也明白魏琛的话多半是注水的,但听着这样的描述,他还是感到了难过,他想到那天叶修被他从吊臂下拖出来,抖着声音对他说我好像动不了了,想到在仓库外面,他低头看叶修,发现叶修脸上被雨水冲得一道一道,面孔惨白,整个人看起来分外虚弱单薄……

魏琛看他情绪越来越低,就拍拍他的肩膀,添油加醋道:“哎,你想不想他?”

周泽楷复又抬头看他,两只眼睛黑沉沉地,“想。”

听他这么说,魏琛反而一笑:“可惜了,”他从裤兜里摸出根烟点上,长出了口气,道,“想开点吧,你们俩,不可能。”

说完他没再去看周泽楷的表情,没下限地揣着胡说八道率先抬脚走了:“走吧走吧,再拍一条。”

……

魏琛这段话谈得突兀,没头没尾,但对周泽楷却很有效果,叶修悄悄摸进摄影棚时,周泽楷正抱着双目紧合的“叶大队”宣泄情绪,镜头里的周泽楷下颌颤抖,鼻息急促,脸上脏兮兮的全是黑灰,更衬出他一双发红的眼睛。

魏琛旁边有一把空的折叠椅,叶修轻手轻脚走过去坐下,魏琛扭头一看是他,嘴里嘟囔一句:“靠,说曹操曹操到啊。”

“嗯?”叶修疑惑。

这时魏琛倒让他安静了:“嘘!”

叶修也懂规矩,立刻不说话了,做了个把嘴拉上拉链的动作,跟魏琛一起瞅面前的监视器。

监视器里是周泽楷的大特写,不得不说,周泽楷长得真是够俊美够英气,即使脸上脏成这样,还是能清楚地看到端正凌厉的五官轮廓,他本人气质内敛安静,但又很有存在感,这副气质放到戏中的特定环境和情绪里,就化成了一种行将爆发的沉郁,周泽楷的眼睛平时是很亮的,这时虽然乌黑干涩,又半垂着,但他的神态表情,却让人觉得他马上会合上眼皮,为怀里的人流下炽热的泪来。

做这行都喜欢帅气漂亮的面孔,魏琛看着监视器屏幕里周泽楷的脸,低声赞叹:“你看,镜头多爱他。”*

“…………嗯。”叶修轻飘飘地吭了一声。

叶修这个柔顺的声气让魏琛觉得很不给力,他转头一看,顿时起了一后背鸡皮疙瘩:叶修面朝监视器,眼神专注,眉梢嘴角处俱是温柔,明显是一副动情之极的表情。

魏琛跟叶修相识十来年,跟叶修合作最狗血的爱情片时也没看到过叶修露出这种表情,他飞快地瞄了叶修一眼,然后又脖颈僵硬地默默转回头,去看监视器里那个感情比叶修还控制不住的周泽楷。

叶修的确是动情了,他没有心理准备,没想到会碰上这一幕,也没想过周泽楷会对着戏中人露出这样的表情,戏里的周泽楷在为他心如刀绞,而戏外,他也在被周泽楷打动,为周泽楷心跳加速。

一报还一报,此前叶修在戏里对周泽楷挑逗引诱,小手段玩儿得花样百出,周泽楷都没有还击,但现在,他把积攒的火力一股脑地发泄了出来,叶修当时自己怎样播下的因,现在就被加倍还了怎样的果。

戏里的叶大队已经死了,他看不到他宠爱的士兵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但戏外的叶修是活的,他用真实的自己承受了周泽楷眼中全部汹涌的深情。

之前感情烟消云散好像全是错觉,叶修心里有周泽楷播下的种子,经过突如其来的暴雨洗礼,马上生长抽条,死而复生,蓬勃茂盛的爱情瞬间充盈肺腑,塞满了他的心房……

“啧。”

叶修正沉浸在满腔温情里,突然听到魏琛在旁边砸吧了一下嘴。魏琛没看他,自顾自说:“这不行啊,太外露了,还得重拍。”

叶修调转视线,收敛心神,清清嗓子回他一句:“就魏导讲究,我看挺好的。”

“你懂个屁,你当然怎么看怎么好,专业素质呢?”魏琛喷他。

“专业素质?你是跟哥谈专业素质吗?”

恋爱中的男人。呵呵。魏琛懒得跟叶修一般见识,他好心没喊NG,给叶修留出空间:“还看不看了?不见见你小情人啊?”

“咳……”叶修知道自己刚才受的冲击有点大,他也没隐瞒,“不看了,我晚上还要赶飞机。”

“那行吧!”魏琛贼兮兮一笑,没追究他是不是真的急着赶飞机:“你放心,这段我会剪出来寄给你的,哈哈哈,不要太感谢我啊!”

叶修摆摆手没接这茬,只说:“带了点东西过来,卸在外面了,一会儿你们分吧。”

“哟,谢主隆恩。”

叶修起身往外走:“爱卿免礼。”

叶修走得很快,魏琛瞧一眼他的背影,转头自言自语道:“哎,老房子着火,没救了。”


这条结束,周泽楷下来休息,于念给他拿了一杯馥郁的花茶,“周哥快喝,还热着呢。”

周泽楷接过茶杯,发现周围的人也在忙着吃点心喝茶水,片场里到处是精致的食盒,好几个小姑娘在忙着拿手机给漂亮的点心拍照。

看来是刚才有人来探班了,周泽楷捧着杯子,问于念:“谁来了?”

于念知道周叶二人的秘密,但这么久他没见周泽楷提起,以为两人已经随缘散了,便没有遮掩,自然地说:“刚才叶先生来探班了,带了不少东西,喏,这花茶也是他的人送来的。”

周泽楷刚被魏琛忽悠了一把,这会儿正思念成疾,闻言他攥紧了杯子:“他人呢?”

“呃,走了啊。”

“去哪?”

于念看周泽楷这样,心知不妙,但他仍一五一十答了:“听说要赶飞机,去香港拍戏。”



TBC



*所注为引用《如果爱》里导演聂文评价林见东

评论(35)

热度(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