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周叶]赛璐珞情人 26

刀锋剧组这次触了大霉头,事故鉴定报告出来,显示事故原因是施工过程中钢梁焊接不牢,突然脱落,导致两死三伤。

这三伤里有一个是剧组里最大牌的叶修,脚踝骨折,其余都是工作人员。这种事情纸包不住火,也没有必要包,第二天刀锋剧组出事死人的新闻就上了各大门户头条,叶修伤最轻,但因是名人,读者爱消费他,所以他在头条上占的地方倒比死亡的那两位还大。

除了对事故的单纯报道,一些好事活跃的公众号自媒体还盘点了近年来的拍摄事故,以及各种灵异事件,更有甚者造谣说刀锋剧组出事是因为开机前没上香拜神放生,惹了小鬼,种种胡说八道,不一而足。

外面围观得热闹,剧组内部却运转有序,没受太大影响,该停拍停拍,该休息休息,死者头七时剧组请人做了法事,伤者也都一直住在医院休养。

两个受伤的工作人员伤得也不算重,就住在县城的医院里,叶修是明星,待遇不同,在县医院住了两天就转院去了市内,住VIP病房,为了陪护方便,陈果还给叶修请了个新的男助理,人高马大,性格脱线,长相也带点儿星味,大名包荣兴,叶修则叫他包子。

巨星住院,想去看他示好的人能从市内一直排到市外,但大家都是明星,不好扎堆招摇过市,于是便纷纷派经纪人送去了礼品和鲜花,有的还是老板亲自亮相,把叶修的病房搞得像个鲜花市场。

周泽楷的那份花是经纪人给送去的,剧组出这么大的事,一直在外地忙活其他新人的方明华也终于挤出时间,来B市陪伴一直叫他放心的周泽楷。

方明华去看叶修,开始包子没让他进,撑着门框在门口一拦,演戏似的,用大拇指一比里面,说:我老大正在休息,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方明华说我是周泽楷的经纪人,包子挖鼻:周泽楷?跟李泽楷什么关系??

正在方明华无语之际,陈果拎个饭盒,来到了病房外。

见方明华怀抱鲜花,陈果心知是来看叶修的,就客气打听他是谁,方明华如此这般地又自报家门一遍,陈果恍然大悟,忙腾出手来与他握手:哎呀呀呀,原来是周先生的经纪人,我听叶修说了,多亏周先生在片场……嗯……抱他出来。

陈果用词直白奇怪,方明华心里有事,不着痕迹地观察她一下,没说多余的,寒暄几句,跟她进了病房。

病房里不止叶修一个,苏沐橙也在,叶修躺在床上捏着根烟摆弄,苏沐橙坐在沙发里吃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气氛轻松愉快。

叶苏之间没什么粉色泡泡,但方明华记挂着心头那点事,看什么都带粉红滤镜,他瞅瞅病房里的叶苏二人,又想到自己包里那个存着周泽楷和叶修照片的手机,心想:我圈真乱,小周你说你搅这个浑水干嘛呢?

叶修自是不知道方明华的心理活动,他看来了陌生人,就端正身形,跟方明华问了声好,陈果介绍说这是周泽楷的经纪人,来看你的。

叶修顿时又正了正身子,道:噢噢,你好你好。

叶修跟方明华问了好,马上又问起周泽楷:小周最近怎么样?

方明华把花放下,过去殷勤地握住叶修的手:劳叶神关心,小周最近挺好的,这不在市内等重新开拍嘛,医院人多眼杂,他想自己来,我没让,叶神可别责怪呀。

……

 

 

离开医院,方明华驱车来到周泽楷在B市暂住的公寓。剧组那边通知说以后会把拍摄地点移到市内一个摄影棚,周泽楷便留在了这里原地待命。

方明华进了屋子,看到周泽楷正在看碟,电视屏幕上一个外国硬汉对着废墟默默垂泪,哭得挺含蓄。周泽楷看得认真,腿边还摊着剧本,看样子是在琢磨接下来的哭戏。

方明华走过去跟他一起看了一会儿,片子播放完毕,周泽楷关了电视,转向方明华:“见到他了?”

“嗯,叶神挺好的,精神不错。”方明华先如实汇报了,然后看着周泽楷,一脸的欲言又止。

周泽楷就做了个疑问的表情:“有事要说?”

周泽楷一向有事说事,方明华没法跟他旁敲侧击迂回作战,只能从包里摸出手机,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唉……你自己看吧。”

出事那天自己做了什么,周泽楷心里有数,听方明华语气如此,周泽楷登时明白大半,他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赫然是自己亲吻叶修额头的照片。

亲额头的照片是最后一张,周泽楷滑动手指往前翻,同时心里有种悸动的情绪一点点窜了上来,那感觉有点像紧张,混合着轻微的慌乱,还有私情大白天下的诡异快意,是一种不得宣之于口的快乐。

他一张一张往前翻看,不只看到了自己给叶修的吻,也看到了叶修被他抱在怀里的照片,叶修的脸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但周泽楷看到了他自己的脸,他脸上挂缀的全是焦急和爱惜,那种神情不容错辨,绝不是对同事和前辈的单纯关怀。

周泽楷手心发热,他翻完照片,没去再看方明华,只说:“曝光了?”

方明华一直观察他的表情,心里越来越凉,现在看他一副淡然坦白的样,更是了然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

可无可奈何也要实话实说:“没有,这是一个群演拍的,估计是想卖钱,被王杰希的助理发现,截下来告诉了兴欣的人,开始那群演还不服,但叶修那个女助理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段,据说讲了几句就给摆平了。”

“……嗯。”

方明华讲了一堆,虽然本来也没指望周泽楷能涕泪交加地谢罪,但周泽楷这句嗯还是噎着了他,他运了口气,正要循循善诱,摆事实讲道理,周泽楷就又来了一句:

“改天谢谢她。”

方明华运的气顿时全散了,周泽楷这事太吓人,他没精力打太极了,干脆开门见山:“小周,你跟叶修怎么回事?”

周泽楷没说话。不是不想理方明华,而是不知道怎么说。

见他没言语,方明华只得继续:“你俩……就是玩玩儿吧?”

这话说完,方明华自己也觉得有点可乐,叶修是谁,周泽楷什么来历,在这个圈子里,这样履历背景的两个人,怎么可能来真的?

听了方明华的话,周泽楷闷头不说话,默默在自己心里绕弯。

方明华问他们是玩玩还是认真,周泽楷也觉得可乐,但却没办法下定义。这段感情来得意外,浓烈,新奇,说是巧合也好,说是双方相互作用的结果也罢,这短短几个月里,叶修让周泽楷见过了他太多的面目,戏里戏外,或潇洒敏锐,或温柔有趣,还有一些放浪缱绻的片段……最后,他甚至留给了他一个虚弱苍白的面容。

这些画面像被用针缝在了周泽楷的心上,至此,他不能再说只是跟叶修玩玩儿了。

不是逢场作戏,但他也不能说是认真的,他不可以这么说,没有必要。

一段关系里,两个人的感觉往往是相同的,一方能感觉到另一方爱自己,那么另一方也能感觉到对方的真心。深情如是,同样,缺少真爱的各取所需亦如是,他摸不着你的真心实意,你自然也摸不着几分他的。

在此之前,周泽楷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也清楚叶修的态度如何。他们相处快乐,甚至两情相悦,但山盟海誓,互相交付真心这个程度也确实达不到。

不过这只是之前,痛苦和脆弱是感情的催化剂,酸甜里混入苦辣,爱情从此包罗万象,百味陈杂,眼睁睁看着叶修受伤昏迷,抱着叶修在雨里寻找一部能开走的汽车……周泽楷被这份负面又甜蜜的体验催生出了更深刻的感情,但叶修呢?

他还没有来得及追上周泽楷的步伐。

如果他俩是普通人,如果他们之中有一方是女性,周泽楷大可以冲上去抹掉这份落差,拽着叶修的手,要求他跟自己一起向前跑,但他们不是,周泽楷不可能这么草率地去抹掉它,他不能简单直白地告诉他的经纪人:我和叶修不是玩玩。

这种做法太鲁莽感性,会让一段隐秘的快乐成为危险和负累,不是他做事的风格。

 

 

TBC


评论(16)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