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周叶]赛璐珞情人 25

*各种瞎编,本章虐身,真抱歉跨年在即却只能给大家看这个orz



男主角状态不好,下午剧组改弦易辙,临时改变计划,将当天晚些时候的部分提前,拍全员上阵的武戏。

拍戏的仓库整个只有一层,但四面墙上都有带护栏的狭窄防火梯,在离地数米的墙壁上,还有几个采光透气用的窗子,按照剧本里写的,王杰希周泽楷等人将从正门突入,而叶修则会另带一拨人破窗而入,借助绳索和防火梯飞檐走壁,攀援飞跃而下。

先拍的是叶修的部分,破窗而入的镜头不用叶修自己亲身上阵,这个动作要求比较高,有一定危险,以后会有替身代他完成,最后再剪辑进去,但剧情接下来特种兵从空中跳下的动作会拍到很多正面镜头,魏琛要求高,叶修自己要求更高,此时正式拍摄,他就决定不再使用替身,自己来完成这几个动作。

道具帮着叶修穿上了吊威亚用的紧身皮衣,又套上他的作训服戏装。有了一层紧身衣,叶修瞬间觉得动作钝笨了不少,他伸伸胳膊,整整衣服下摆,摇头晃脑地往演区走,等工作人员来把钢丝穿到他的腰间和背后。

叶修跳下后的落点就在周泽楷身后不远,周泽楷看着工作人员在叶修身上穿针引线,与叶修闲聊,装模作样道:“叶哥,第一次?”

“不是,”叶修回忆了下:“以前也有过两回,刚入行时的事了。“

秘密情人跟自己同时出现在镜头里,这感觉让人无时不刻不在愉悦。周泽楷看着叶修,嘴边不知不觉地就带了笑意:“不恐高?”

叶修抬头打量一下天花板高度,也是笑:“这才哪到哪。怎么,你恐高?”

“我也不。”

外面这时已经下起了秋雨,雨不算大,但砸到铁皮屋顶上的叮当声,也给室内增添了不少噪音。各部门就位,滑轮转动,叶修被缓缓拉升至半空,他下方的地面铺上了厚厚的一层软垫,以防他落地时受伤。周泽楷注目叶修被吊上去,然后收拾心情,转身准备开拍。

周泽楷的站位和叶修是同方向,都是背对墙壁。周泽楷举枪面朝摄影机,除了雨声之外,他只能听到后方机械转动的声音,还有其他演员踏在防火梯上的脚步声。

叶修被吊得挺高,但动作其实并不危险,剧情要求他要先拽着绳索从防火梯向下荡一截,直到离地七八米的位置时,才会纵身从空中跃下。

有了威亚的帮忙,叶修的动作还算潇洒,但要达到利落凌厉的最佳效果却不容易,叶修和其他演员一起上上下下飞了几次,身上都被皮衣勒得憋闷发疼,不过他是从不叫苦叫累的,整个人状态极佳,身手灵活,神色警觉,心神眉眼俱在戏里。

事情发生时叶修不是最先察觉的,那时他被威亚吊在半空,脚蹬在防火梯的护栏上,正要放开绳索,单凭威亚的保护往下跳,他先是听到了工作人员的惨叫、重物落地的震耳噪音,然后一抬头就看到了一根脱落的顶梁正倾斜着往下坠。叶修眼见危险,忙想跨过护栏,脱掉拴威亚用的皮衣,防火梯上的演员也伸手来拉他,但他们的动作到底慢了一步,没等叶修安全着陆,威亚的吊臂就被坠落的钢梁重重刮到,歪向了一边。

吊臂摇摇欲坠,叶修瞬间就被钢丝卷着甩了出去,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方向,满眼天旋地转,耳边都是嗡嗡的噪音和尖叫声。

从吊臂开始倾斜到彻底倒塌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叶修来不及做保护自己的动作,就从近三层楼的高度摔下来。所幸他运气不错,正好落在了地上的软垫里,但即使是这样,落地的刹那他的右脚还是被挫了一下,叶修疼得脑子里一木,面朝下方扑在垫子里,紧接着,吊臂也塌了,刚巧呈一个三角形,卡在了垫子的上方。

叶修坠地后短暂地失去了意识,旁边围观的人也都被吓了个半死,周泽楷是离叶修最近的,当时他听到身后动静不对,便转过身去看,结果就看到了一根房梁掉下来砸歪了吊臂,叶修呼地一下被从防火梯上拽下来,在空中转了两圈,先吊臂一步摔到了地上。

看到叶修摔在垫子上时,周泽楷脑海里空了一下,下意识地就要去拉他,但旁边的演员拽了他一把,也幸亏这人拽了他,紧随其后坠地的吊臂所成的三角非常低矮,刚好容纳一个伏在软垫上的叶修,周泽楷若是过去了,肯定会被砸到。

不过这一拽倒是拽醒了周泽楷,他的脑子里不空了,只有无边无际的恐惧和心疼从心里流散出来,涌动在每一条血管里。叶修不是受伤最重的,几个工作人员被钢梁带倒,生死未卜,整个片场一片混乱,惊叫怒吼混为一谈,其中还夹杂着副导演呼叫大家撤离的嘶喊,但这些都入不了周泽楷的耳,他鼓膜嗡鸣,脸色惨白,心脏也像是停跳了,人刚往前迈了两步,身上的冷汗就跟着涔涔地落下来。

周泽楷心里知道这个高度掉下来死不了人,但这事故声势太大,叶修又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实在看不出生气,让人不得不为他提心吊胆,五内俱焚。

“叶修!!”

周泽楷跑到软垫旁,用手拍叶修的脸,伸出去的手都在发抖。

叶修昏迷得不深,周泽楷一弄他他便醒了。

“唔……”

周泽楷半跪在地上,心跳震耳,鼻息粗重,他解开叶修身后的钢丝,双手从叶修腋下穿过去,想把人从吊臂下面拽出来。叶修不算重,但他这会儿使不上劲儿,浑身绵软,也费了周泽楷一番力气。几次拉扯之后,周泽楷终于把叶修拽了出来,但叶修却窝在周泽楷怀里,没能自己站起来。

他把着周泽楷的手臂,额角见汗,嘴唇翕动:“……我的脚好像骨折了,动不了。”

周泽楷低头就能看见他苍白的面孔,但他这时却不敢亲他,他紧了紧环着叶修的双臂,像要安抚叶修似的连说了两遍:“没事,没事,叶修,我抱你。”

说完这话,他便一手托着叶修的背,一手勾住叶修的膝弯,咬牙把叶修从地上抱了起来。这时有工作人员跑过来帮忙,情况紧急,谁也顾不上叶修是不是被抱着,是被谁抱着,几双手伸过来帮周泽楷托住叶修的背部和双腿,一行人急匆匆跑到仓库外,周泽楷这才发现,外面的雨已经下得这么大了。

仓库门口混乱不堪,刚才里面好像死了人,几个女工作人员淋着雨吓得直哭,还有人在大声打电话,停在门口的几辆车都被占了,不断有人抬着伤员送进车里,现场一片哭泣呻吟,倒显得周泽楷怀里的叶修不那么危急了。

没有地方放下叶修,周泽楷两条手臂都酸麻了,也没有累的知觉,他抱着叶修在雨里走,看到一辆车门大敞的轿车就跑了过去。周泽楷把叶修小心地放在后座上,正想关上车门,去把车开走,车子的正主就来了。

这正好是魏琛的车,魏琛扶着一个场务走过来,看到叶修躺在自己的车里,脸上一下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我操,老叶,你他妈吓死我了,找你半天了,你没事吧?快快快,我送你俩去医院!”

叶修躺在后座上,呲牙咧嘴地指指自己的脚:“挫了一下,好像骨折了。”

魏琛吆五喝六半天,才发现旁边还杵着个周泽楷,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看一眼这浑身被雨淋透的年轻人,道:“你没受伤吧?没事就别去了,车少,坐不下,我肯定照顾好他。”

“嗯,我没事。”周泽楷闷声说,“拜托你了。”

魏琛点点头,转头去把场务往副驾上送。趁他折腾的功夫,周泽楷走到后座门边,俯低身子,在叶修额前亲了一下。



TBC

评论(20)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