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周叶]赛璐珞情人 16

叶修此话一出,周泽楷心头顿时警铃大作。

潜规则的疑云早消散了,但当时的种种纠结周泽楷可还记在心里,他初对叶修动心,想跟他亲近点没错,但本着我在上面搞一搞,我在下面就拉倒的指导思想,他觉得趴在床上,让叶修给他按摩,那毫无疑问是个非常危险的动作。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着叶修,把真实想法藏在没所谓的神色后面,但可惜道行太浅,演技不佳,一下就被叶修识破了。

叶修斜他一眼:“呵呵,想什么呢你?”

“……”你猜我想什么。

“哎……”叶修抻个懒腰,作势要往外走,“不用我就走啦。现在的小年轻,啧,思想太复杂。”

叶修话不多说,语气也松松散散,但周泽楷却从中听出来了他确实目的单纯,没有别的花花肠子。

他又伸手去拉叶修,“用。”

“哦,”叶修立刻收回脚步,“那就脱光了给哥趴床上去!”

“……”

周泽楷语塞的样子娱乐了叶修:“哈哈,逗你玩的。”

周泽楷被叶修逗得没脾气,他一张俊脸没太多表情,但心里却很高兴。雄鸟求偶要炫耀羽毛,男人求偶要炫耀力量,周泽楷直接面朝叶修脱了上衣,露出他合格的八块腹肌,然后拎着衣服慢悠悠转个身,率先进卧室去了。

叶修拿着药瓶跟在他后面,抿抿嘴有点想笑。从补拍那场戏开始,叶修就看出周泽楷对自己有些心思,他最近跟周泽楷混在一起,眼看着他天天来撩拨自己散发荷尔蒙,结果到了这时候,小周同志又拿出了要保卫菊花的坚贞立场。

这小年轻太坏了,叶修想。就想着占哥便宜是吧。

我偏不让你如意。

叶修走进卧室,看到周泽楷已经老老实实趴在了床上。小周同志下身穿了条宽松的运动裤,麦色的上身裸着,露出了结实修长的腰肢,背部线条有凸有凹,十分的流畅养眼。

周泽楷腰背上青紫伤痕一大片,叶修走过去碰了碰,周泽楷就疼得“嘶”了一声。

周泽楷趴在床边,没给叶修留地方,叶修就推推他:“你往里点,没地方坐了……要不我骑你身上了啊。”

周泽楷连忙往里挪了挪,叶修不禁笑出声来:“哈哈哈……”他把玻璃瓶拧开,将药油用手心揉热,嘴里还问:“热敷过了吗?”

“昨天敷了。”周泽楷整张脸陷在枕头里,声音闷闷地传出来。

“敷过就行,我拍的武戏少,也不太懂,不过据说淤青还是热敷好。”他把手心贴在周泽楷腰后慢慢地揉着:“这样行吗?”

夏天即使开了空调室内温度也不低,周泽楷刚洗完澡,浑身热烘烘的,可叶修的手却更热,沾了药油的掌心贴在他的腰上,就像两只柔软肉感的熨斗,别说是几块淤青了,叶修这几下揉下去,周泽楷的心都快给熨化了。

周泽楷心软软的化了,但下面却渐渐硬了,他小腹发热,全身的血都急着往下面拱,幸亏他是趴着,下面支了帐篷叶修也看不出来什么。

叶修倒是心无旁骛地在给他认真按摩,见周泽楷不说话,他又问:“疼不疼?使这么大劲儿行么?”

叶修的手劲已经不小了,周泽楷腰上都被他按得一顿一顿地疼,但周泽楷还是说:“可以再用点劲。”

叶修闻言又加大了力道,周泽楷立刻被按得闷哼一声,只可惜皮肉再疼,却也没能如他所愿,围住他心里的火。

叶修一边帮周泽楷按摩,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前辈给你传授点经验。”

“嗯。”

“你跟人对戏时机灵点,该用替身就用,别那么老实,”叶修疑心是周泽楷被谁欺负了,想了想说:“剧组里乱七八糟的事儿多着呢。”

“嗯……”周泽楷吭了一声,然后跟叶修讲起了伤处的来历:“黄少天摔的。”

“…………”叶修默了半天,吐出一句,“那你放心吧,他不是那样人。”

“呵呵。”周泽楷觉得叶修哑口无言辩驳耍赖的样子很可爱,趴在床上笑得整个背部都在颤。

两人聊得轻松愉快,卧室里的气氛舒服又温柔,周泽楷开始觉得,他和叶修之间,不再是戏内的眉来眼去那么简单了。最初是由他牵头,将戏里周云的情愫带到戏外,投射给了叶修,但叶修近来,尤其是今晚的表现,却无疑也是在纵容着他,默许他把这种暧昧不清的情绪带出来,施加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周泽楷想入非非,也许是受到他的情绪感染,叶修也没再说话,只有一双手仍在周泽楷身上揉搓抚摸。

腰后的伤处按完了,叶修开口问:“还有别的地方吗?”

周泽楷清了清嗓子:“没了。可以自己来。”

“哦。”

叶修应了一声之后就没了下文。影帝伺候,照常理说周泽楷这时应该对叶修好好感谢一番,外加若干溢美之词,但他不仅不擅长这个,最重要的是,以两人现在的亲密程度,在这样的气氛下,再把叶修当成大明星大前辈去道谢,那就太煞风景了。

周泽楷想多留叶修一阵,但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合适的托词,反倒是叶修坐了一会儿,率先起身说:“那我先走了,药给你放床头了,”他闻闻自己的手,“……满手都是味儿。”

周泽楷见他要走,一翻身就抓住了他满是油光的手,两人今夜拉拉扯扯习惯了,两只手很自然地扣到了一起。

叶修略弯着腰和周泽楷拉手,笑得嘴角弯起来:“你想干什么?”

周泽楷咽下那句“想干你”,捏了一下他的手,投桃报李地说:“帮你按摩。”

叶修暗想:你还捏我手,我帮你按你没事,你帮我按我指不定就真有事了。

他呵呵一声,沾满油的手鱼一样从周泽楷手里滑出去:“我谢谢你,不用了。哥的背后岂是你想碰就能碰的。”

然后他就大摇大摆地从周泽楷的房间里走了出去,周泽楷扑腾一下坐起来,也只来得及用眼睛挽留了一下他的背影。

周泽楷没去追叶修,他坐在床沿上,抬起手闻了下自己的手心,觉得那股刺激冲脑的药油味儿也挺香。他脸上带笑,心情愉快,但愉快之中又有些懊恼:

他刚才就应该再使点劲儿,直接把这个前辈给抡到床上。



TBC

评论(39)

热度(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