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周叶]赛璐珞情人 10

夏天日头毒,剧组众人似乎进入了状态低谷,或多或少都有些发蔫,拍摄进行得不是很顺利,其中,号称钢筋铁骨的魏导还中暑了一次,导致拍摄中断了一天。

不过,周泽楷这几天倒是过得比较轻松,主要原因是最近他和叶修没有对手戏,两人见面也都是混在群戏里,隔着好几个人的距离,唯一的一次近距离接触,还是叶修在镜头和睽睽众目下,走到一列士兵前面,然后迈步过来,动作简单地拨了一下他的帽檐。

没有交流,叶修不来“撩拨”周泽楷,但在周泽楷的心里,这一星火苗却余温尚在,即使叶修不来添柴,周泽楷不去自己扇风,它竟然也没有完全地熄灭——虽然还没有吐出火舌,但是它毕竟已经燃烧过了一瞬,明明灭灭的火星暗藏在不起眼的地方,只待一场春风。

叶修年少成名,入行十余年,现在正是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媒体经常对他冠以的评价是天才二字,但叶修身上却没有一点天才专有的怪癖或是骄纵,他头脑聪明,性格随和,虽然有时嘴上讨打,但整个剧组上到导演制片,下到场务茶水都非常喜欢他。

叶修在圈中交游广阔,在组里,几位主创都是他的老相识,平时吃午饭这些人也老聚在一块,边吃边插科打诨,每当这时,叶修总是人群的焦点。男演员们比女演员更容易打成一片,周泽楷也常跟他们混在一起,黄少天最近迷上自拍杆,有次吃饭时还特地拿手机给大家照了张合影,发到微博上。

有时周泽楷也会自己单独吃饭,他不是孤僻的人,但他的性格摆在那,要是没有人招呼他一起,他就默默地自己捧着盒饭坐在一边吃,不会过去凑热闹。助理于念对他这点很愁,他觉得周泽楷应该对这些大牌更热络点,嘴上也拐弯抹角地暗示过一两次,但周泽楷没有理会。在演艺圈和做模特是两种不同的辛苦,但有些道理却是相通的,对于这一点,他比于念要明白得多,该做的他都会做,而剩下的事情,他自有他的方式。

不过,每当这时,即使周泽楷没在叶修身处的那个小圈子里,他也会不经意地看一眼叶修,或是在掰开筷子的时候,或是在仰头喝水的时候……这个新添的小毛病甚至连周泽楷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这天也是如此,周泽楷和另几个配角围坐着吃饭,饭后他回到车上休息,临上车时还看到黄少天在一圈人中央高声谈论什么事,引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而叶修坐在黄少天旁边,手里夹着块排骨,也在弯着眼睛笑,周泽楷觉得他这样看着很显小,并且还有点儿傻。

周泽楷打开车里的空调,闭上眼睛没一会儿,车窗就被叩响了,周泽楷一瞧,是组里的一个助理。

他打开车门,这个小青年就递给他两张纸,说:“抱歉啊周先生,打扰你休息了,方老师改了一下之前的剧本,叫我给你送过来,明天你和叶老师要补拍一下。”

“嗯。”周泽楷接过那几张纸,冲小助理点点头。

车门再次关上,周泽楷翻翻看看,发现方世镜改的正是之前拍过的那场打靶的戏,大体的情节都没有动,只是在他和叶修的互动上做了几点修改,让两个人的行为举止显得很暧昧。

周泽楷将纸折了一折收好,感觉自己终于揭开了谜底。

春风没有了,来的只有一场雨。


长跑的习惯是周泽楷做模特时就养成的,为了保持身材,调节状态,以前不管工作结束后多累,他也会拿出跑鞋,在附近的公园里或者街道上跑个几公里。现在他做了演员,参演的又是这么部消耗体力的片,但他却依然保留着这个习惯,每个礼拜都要夜跑四五次。

晚上收工,周泽楷回到房间,像往常一样换上了装备。拍戏的时候周泽楷的精神高度集中,现在下了戏,他心里空白的地方就被有关叶修的念头填充了,现在他知道了,叶修所做的那些事大概真的是源自导演和编剧的授意,可误会解开之后,他却突然发现,自己仍然纠缠在这团乱麻里不能自拔。跑步是周泽楷惯有的放松方式,他打开房门,想着今天要比平时多跑两圈,好好放空一下。

出了房间,他沿着走廊走过去,到叶修房间门口的时候,门一下从里面开了。

周泽楷转头,看到叶修也穿着一身运动装出来:“哟,小周,跑步去啊?”

“嗯。”心里纠结的人猛然出现,周泽楷停住脚步,“你也去?”

“是啊,你那天不是找我和你一起跑吗,我就搞了身装备,你瞅瞅,还行吧?”叶修拎拎自己的衣服说。

周泽楷却问他:“不累?”

“今天感觉还行,走啊?”

“嗯。”

酒店后面要加盖楼房,清了一片空地出来,但还没有打地基,周泽楷平时跑步就沿着空地外围的一圈小路,虽然不是专业跑道,不过还算平整。

周叶二人拉开架势来到楼下,叶修抬腿就要往外跑,周泽楷拽住他:“热身。”

“啊?”

叶修对这事一窍不通,周泽楷耐心给他解释:“跑步前要热身,否则会拉伤。”

“哦哦。”还有这说道。

“看我做。”周泽楷叮嘱他。

天色渐暗,路灯一个个亮起来,周泽楷给叶修示范了怎么活动踝关节,怎么活动腰部,怎么深蹲,动作都非常规范利落,但活动到膝关节时,他不示范了。

他走到叶修面前,用简练的语言摆弄叶修:“半蹲。”

私教辅导,叶修乖乖半蹲下去。

“双手扶住膝盖。”

叶修微微弯腰,两手撑在膝盖上。

“扭腰。”

“……”

这个动作有点耻,叶修觉得自己的屁股肯定都撅起来了,他怀疑地抬眼看看周泽楷,却发现周泽楷满脸写的都是正直。

叶修咽回怀疑试着扭了两下,然后问:“你怎么不扭?”

周泽楷站在他身侧,神情淡然:“我经验多。”

叶修无言以对,转过头来继续左三圈右三圈。

周泽楷扫了一眼他的身体线条,心想,嗯,真的很翘。

……

热身运动完成,两人并肩跑在小路上,周泽楷特地照顾叶修的速度,比平时跑得慢了一点。

跑步时不能说话,两人沉默着跑了一圈又一圈。暮色四合,白日里翠色的小山失去了鲜明的颜色,像一只只横卧在远处的巨兽。叶修吹着山风跑了几圈就累了,他很少运动,要不是为了拍这部戏训练过一阵,他连两圈都坚持不下来。

他粗喘着停下脚步:“小周,你跑你的,我走会儿。”

周泽楷头也不回地跑出去。

周泽楷跑了,只剩叶修独自在小路上慢走匀气,过了几分钟,周泽楷扣圈了,超过他时还添一句:“别勉强。”

叶修鼻子出气,咬咬牙又跟了一圈。

这次夜跑到最后,只剩周泽楷一个人在跑,叶修都是用走的,呼吸也逐渐调整了过来。跑完步,两个人走回酒店,叶修看周泽楷热得一身汗,就说:“咱俩肯定要招蚊子,快点走。”

“嗯。”

两人加快速度走了几步,叶修鞋带松了,他蹲下来系鞋带,周泽楷就站在前面不远处等他。

两人中间有一盏路灯,这个时候已经有飞蛾从暗处飞来,往灯上没头没脑地扑。

系好鞋带,叶修起身朝周泽楷走过来,路灯的光晕在他脸上一点点扩大。

四野安静,周泽楷停在原地,觉得短短几步路而已,叶修却就这样轻轻巧巧地,踏进了他的心里。



TBC



基友表示老叶乖乖的好可爱啊

叶:在我不熟悉里的领域里我一向很谦虚

(x

评论(23)

热度(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