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周叶]赛璐珞情人 9

这场戏拍了很久才过,起初是叶修总笑场,笑得魏琛直骂他。而等叶修调整好了,周泽楷又开始不在状态。

其实从被叶修那双眼睛燎了一下之后,周泽楷的状态就一般,只是叶修一直笑场在先,没有给周泽楷NG的机会罢了。

短短一场戏两人拍了一上午都没拍好,魏琛大呼受不了要罢工,还说要扣他俩的盒饭。

魏琛说这话时两人刚又NG了一次,这时已经快下午两点,魏琛无奈,只好手一挥让大家先行休息吃饭。

叶修听到魏琛要扣盒饭,便对周泽楷说:“怎么办啊小周,都怪你,咱俩吃不上饭了。”

周泽楷心想,军功章里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怎么就全推到了我头上。

工作人员陆陆续续地往外撤,其中一个场务搬了器材,从叶修背后走过去,差点撞到他,周泽楷见状伸手护了叶修一下,同时口中接上叶修刚刚的话。

他意有所指地将漂亮的眼珠一斜,看向叶修藏在衣服里面的小腹:“不吃也行。”

叶修的手搭在周泽楷的肩上犹未放下,他装作没听到他的挖苦,逗趣道:“要不还吃饼干吧?”

周泽楷不理他。

说是扣盒饭,但扣了谁的也不敢扣这帮演员的,他们拍摄强度大,运动量也大,吃饭时不用像拍别的戏那样注意卡路里,一到中午男演员们三五成群地一人捧一个盒饭,吃得风卷残云,偶尔还有到别人饭盒里抢肉这种事情发生。

午饭过后,叶修和周泽楷休息一阵都找到了状态,下午再拍时一遍就过了。

接下来的拍摄都很顺利,难得有一天不拍武戏,收工时演员们都显得比往常轻松。晚上周泽楷回到酒店换上运动装,打算比平时多跑一公里,但在他出门之前,他接到了经纪人方明华的电话。

方明华和以前一样,上来第一件事先关心他的起居生活,接下来再对自己不能抽身过去致歉,最后说了半天,才扯到重点上。

“小周呀,”方明华在电话里和蔼地叫周泽楷,“你拍了这么多天戏,有没有什么想法和体会啊?”

周泽楷:“嗯。”

然后就没话了。

方明华其实也没指望镜头之外的周泽楷能出口成章地给他汇报个长篇纪实文学,他今天给周泽楷打电话,主要是因为他知道了方世镜调整剧本的事。

副导演昨天就联系了轮回方面,说清楚了魏琛和方世镜的想法,经纪公司这边了解了情况,觉得最后还是要和周泽楷谈一谈。但谈也要有点讲究,因为片方那边明确表示,导演有令,不能让周泽楷知道真实情况,他的临场反应特别好,知道了感觉就毁了。

方明华对此说法嗤之以鼻,但没办法,探周泽楷口风的事还是要落在他肩上,他斟酌了下,说道:“现在吧,社会很多元化,电影内容也多元,什么题材都有,你看你这次拍的是军事题材,下次肯定就会换换口味。”

周泽楷不做声。

方明华:“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偏好啊?”

周泽楷想一想:“没有。”

“你能这么想就好,身为演员肯定要接受不同挑战的嘛,比如演盲人啊,艺术家啊,同性恋啊……”方明华话锋一转,“哎,对了,小周,你对同性恋反感吗?”

周泽楷:……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原来的生活圈子里同性恋多如牛毛,周泽楷早见怪不怪,他是直男,虽然没跟着随大流搞基,但他确实对同性恋不反感,或者说,是没到那个点上,心扉不能被同性叩动。

周泽楷如实回答:“不会。”

方明华接下来反而有点吞吞吐吐了,“那……要是让你演同志,你愿意吗?”

周泽楷觉得应该没有问题:“有剧本?”

“没有没有,”方明华否认,然后追问:“那就是可以啰?”

“可以的。”

方明华又啰嗦几句,两人各自挂了电话。周泽楷握着手机,在心里过了一遍方明华刚才的话,总觉哪里不太对。

他踱步到窗口,举目望去,对面就是低矮绵延的翠绿山丘,视线慢慢收回,则是对面的马路,酒店的院子,以及……周泽楷垂下眼睛,刚巧看到叶修和他的经纪人陈果从车子里下来,站在门口说话。

周泽楷知道哪里不对了。

他觉得自己似乎被蒙进了一层雾里,叶修对他的真实意图隔着朦胧的雾气,影影绰绰,飘飘荡荡,看不清楚。但经过刚才这一通语意不明的电话,他隐约可以感觉到,叶修的所作所为,可能并非如他所想的那样,全然是出于私人目的。


苏沐橙最近在B市市内拍一部爱情喜剧,她是女孩子,陈果当然优先金贵着她,整天陪她在市里忙活,隔三差五才马不停蹄地来看叶修一次。

叶修最近拍戏辛苦,掉了几斤肉,陈果在酒店外面一见到他,当场眼圈一红。

陈老板快速地眨巴眼睛,把几颗小泪花憋回去,嗓子细得跟要唱戏一样:“叶修,你瘦了。”

陈果真挚担忧的模样很小白兔,跟她的本来面目出入太大,叶修不由得打个冷战:“别别别,老板你别这样,我怪害怕的……”

“靠!不识好歹!”小白兔立刻变成了大灰狼。

叶修揉揉心口:“哎,这样才像你嘛。”

陈果这次来一方面是要给叶修带点东西,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是她最近在给叶修选助理,想着把手上的几份简历拿来给叶修瞧瞧,让他自己挑一挑。

两人回到酒店房间,陈果拿出平板电脑,开始给叶修一五一十地汇报。叶修这么久没有助理是有原因的,陈果老觉得谁都伺候不好她的偶像,挑来挑去,挑到现在也没挑出个结果。不过叶修本人倒很不在意,他的要求就是低调勤快,其他男女高矮胖瘦文化水平高低一律无所谓。

看了几个简历,叶修都挺满意,就叫陈果自己拿主意。陈果见他一脸随意,也只能自己坐在沙发上吹毛求疵地挑挑拣拣。

叶修陷在沙发里看电视,他按了几个台,突然对陈果说:“哎,你下次来能给我弄一身运动装吗?”

陈果见鬼了似的看他:“天要下红雨了?你要运动?”

“是啊,我想跑步。”叶修说。

陈果又瞅瞅他,用平板打开了某购物网站,“不用下次,现在就给你选一套。”

“哦。”从不网购的叶大神挠了挠头,从沙发上挪了过去。

两人买东西都痛快,三下五除二就给叶修选好了鞋子衣服等物,要结算的时候陈果想起来:“哎,我看人家跑步都戴那个什么腕带啊心率表啊,你要不要一个?”

陈果一说,叶修脑海中立即浮现了周泽楷绷的那条性感bra带。

他连连摇手:“不要!”



TBC

评论(13)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