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周叶]赛璐珞情人 8

炎热而令人多虑的夏日一夜很快过去,第二天早上,周泽楷在去片场的车上又跟叶修碰到了一起。

平时周泽楷坐一辆SUV去片场,每天早上司机开车,于念在副驾玩手机,而周泽楷则会趁这段时间按需要看两眼剧本,或者是小憩一会儿。

昨晚叶修的所为确实困扰到了周泽楷,这导致他昨晚睡眠一般,今早起来人也困倦,匆匆化妆吃饭之后,上了车便想要继续补眠。他坐到车里闭上眼睛,但司机没开出去多远,就把车停下了。

周泽楷这时还没有睁开眼睛,但于念回过身来对他说:“叶先生在外面,好像是要……上车?”

周泽楷睁开眼,然后就看到叶修站在不远处酒店正门的台阶上冲他们这辆车招手。

他按下车窗的同时,叶修穿着军装走了过来:“小周?是你的车啊?带我一个呗。”

周泽楷心里对叶修是犹豫的,但身体是顺从的。经过千回百转的昨天,周泽楷对待叶修的态度自潜意识里松懈了一些,不再像起初那么客气,他一面推开车门,一面问叶修:“你的呢?”

叶修是有自己的保姆车的,他抬腿进来,坐在周泽楷给他挪出来的空位上,说:“哦,司机拉肚子了。”

圈里都说叶修新签的兴欣工作室像个皮包公司,老板兼经纪人陈果手下一共就两个艺人,叶修,苏沐橙,而唯一的一个女助理还被派去了苏沐橙那边,轮到叶修这,挺大一个明星天天跟光杆司令似的,连个私人助理都没有,陈果要是不从市里来抽空看他,他基本就处于散养状态。

周泽楷也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了,叶修上来把门一关,车子又开了出去。

叶修一来,于念也不敢说话了,车厢里平静了几秒,周泽楷发声问叶修:“吃早饭了吗?”

叶修略有些奇怪地看看他,“没吃。”

周泽楷一僵,他这本是句客套话,但谁能想到兢兢业业早睡早起的叶影帝能真没吃早饭呢。他看叶修,叶修也看他,脸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写着在等周泽楷的投喂。

周泽楷无法,在一个塑料袋里翻了翻,翻出一包拆封的苏打饼干递给叶修。

这包饼干是他昨晚收工后在回来的路上吃的,为果腹用,一共也才吃了三两片。把自己吃过的东西再给别人,对于不熟的人来说这举动不太礼貌,但叶修显然不是讲究这个的人,接过饼干拿出一片就要往嘴里送。

还没等他把饼干吃到嘴里,周泽楷突然抬手虚虚捏住了他的腕子:“别吃了。”

“嗯?”

“潮了。”

“哦,没关系啊。”叶修保持着手腕被周泽楷握住的姿势,一伸头把饼干嚼了。

周泽楷:“……”

透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坐在副驾的于念也点点点了,他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有点古怪:周哥什么时候和叶大神关系这么好了?

郊区的公路常年有大车来往,路况坑洼不平,于念正在脑补纷纷,汽车轮子突然压到路中央一个煤块,车身一震,全车的人都颠了一下。后座的叶修一颠之下身子一歪,离周泽楷更近了点,而副驾的于念则不幸撞到脑袋,哎哟叫了一声。

叶修好心问他:“小哥你没事吧?”

于念连忙回答:“没事没事,我没事。”

夏天的早晨格外舒适怡人,叶修吃了几块饼干,想要把袋子还给周泽楷的时候,一扭头却看到周泽楷已经靠着靠背睡着了。周泽楷睁开眼时英气无限,美得很有攻击性,闭上眼时却显得很温柔,他的侧脸线条极好,挺鼻菱唇,没有一处不精致。这一段路况平稳,周泽楷似乎睡得很安稳,叶修看他睡得好,自己也有点犯困,攥着饼干袋子扭过头来,没两分钟也睡着了。

周泽楷浅眠不久,猛地感到肩头沉了一下,他迷迷糊糊一看,发现是叶修睡沉了,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周泽楷低着头,从这个角度,他看不见叶修的脸,却能感到他身上暖烘烘的热度。

他是故意的吧……周泽楷暗想,这个念头驱散了他剩余的睡意,让他一下精神起来。

同性恋对于时尚圈演艺圈真不是个新鲜事,周泽楷做模特时,自己就收到过无数同性的明示与暗示,周泽楷有的冷处理了,有的逢场作戏打打太极,也就糊弄了过去,但他本身喜欢的还是姑娘,并没有跟哪个男的真的好过。

可叶修似乎跟他之前遇到的人不一样,他不索求也不给予,好像只是一时兴起,走过来浅浅撩拨了周泽楷两下。周泽楷认为,作为调情,叶修的举动太过收敛了,他没有办法躲避拒绝,如果他出言拒绝,反倒像他多想了一样。

没法拒绝叶修的周泽楷没有办法地枯坐着,任叶修的脑袋倚在他肩上摇摇晃晃,有时摇晃的幅度大了,周泽楷还得用手扶他一下。

周泽楷扶了叶修,感觉自己好像被叶修不作为地占了便宜,他下意识地看了下后视镜,结果正巧和司机的视线对上了。

周泽楷:“……”

司机也很无语,他想:偷看著名演员潜规则老板被抓包,怎么办,急,在线等。

……


到了片场,要拍的第一场戏就是昨晚叶修和周泽楷对过的那段,排练时周泽楷心无旁骛,唯一的闲杂念头就是想看看叶修还会不会像昨晚那样对他拍拍打打,但叶修在电影行业混了这么多年,懂得就多了,排位结束,灯光摄影等人员进入演区一装置铺排,叶修就感到打光有点意思。

办公室的布景有个假窗,灯光师在窗子一侧加强调整了灯光,把两个光替的影子清晰地打在了墙面上,叶修一看,给了魏琛一个“你真没节操”的眼神,魏琛得意一笑,点头表示“你懂的”。

到了正式拍摄的时候,周叶二人如昨夜一般各说各的台词,说到一半,叶修从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站起来,朝周泽楷走过去。

周泽楷背着后面的那面墙,看不到身后的情况,但叶修却看到,在灯光的营造下,当他朝周泽楷靠近时,两个人的影子也慢慢地重叠了。

叶修在周泽楷身前站定,轻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知道这次委屈你了。但训练计划已经提交,不能再改。”

周泽楷注意力集中地看着他,心里却是一阵放松一阵尴尬:原来他真的是演戏。

但是紧接着,叶修临时发挥出这么一句:“没有什么比期望落空更叫人失望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经过昨天一天,周泽楷在对戏时的反应能力大大提升,听到叶修说这句话,他不仅没僵,反而适时地流露出了一丝失落的神色,可是,失落平静的只是戏中的周云,而隐藏在表情后面的周泽楷,心里又被叶修这句疑似夹带私货的话玩儿的疑窦丛生。

摄影机缓缓推进,两人的身影仍然在墙面上交叠着,在叶修的余光里扫过去,就像两个影子抱在一起一样。他看着眼前认真皱眉的周泽楷,突然被这种反差莫名其妙戳到了笑点,他嘴角抽动一下,用鼻子出了口气儿,继续念道,“但我希望……”

叶修一走神,情绪就散了,魏琛察觉到他状态不对,“卡!”

“哈哈哈哈……”魏琛话音一落,叶修就绷不住了,他以扶住周泽楷肩膀的姿势笑起来,旁边的人都被他搞得很莫名,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叶修高兴的样子很有感染力,工作人员或真笑或赔笑,也都呵呵呵地笑成了一片。

“小周,对不起啊。”叶修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笑了一会儿,抬起头对周泽楷说。

“没事。”周泽楷干巴巴地吭了一声,低头对上了叶修的视线。

两人四目相对,周泽楷忽然发现,叶修有一双很湿润的眼睛。



TBC

评论(12)

热度(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