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周叶]赛璐珞情人 6

接受了魏琛的缺德主意,共犯叶修心里还不太得劲儿,是夜,他躺在床上,翻个身,就想起周泽楷沉默是金的小模样,再翻个身,又想起周泽楷垂着长睫毛看他的样子,怎么想怎么觉得有点歉疚,就好像自己即将祸害一个大好青年似的。叶修想,自己的演技这么出神入化,明天演到位了,万一给小周留下点什么不愉快的阴影怎么办?

要不明天先找他聊一聊,铺垫一下吧?

叶修大大善良地盘算了一会儿,然后四仰八叉地睡着了。


次日早晨,周泽楷在餐厅碰见了叶修。

叶修坐在窗边的位置上,离老远就跟他扬手,“小周,这边坐!”

承蒙影帝召唤,周泽楷顶着各种羡慕嫉妒的视线,走过去在叶修对面坐下了。

今天是个好天,从窗子望出去,能看到湛蓝的天空和明媚的阳光。两人边吃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一顿饭吃下来,心情都很愉悦。

叶修咽了最后一口面包,然后拿纸巾擦了擦嘴,往椅背里一靠,突然叹了口气:“唉!”

周泽楷正舀着勺粥要往嘴里送,听到叶修叹气,就抬起头来看他。

叶修看看外面茂盛的野花野草,又看看对面的周泽楷,“唉,这地方真荒凉啊。”

“……嗯。”几日接触下来,周泽楷觉得叶修绝对不是一个会因为工作场所偏僻而感到没趣的人,他起这个话头,估计是有话要说。

叶修果然继续说道:“小周你还呆得惯么?”

周泽楷说:“挺好的。”

“嗯,好就行,”叶修直起腰身,又从盘子里拿了个煮鸡蛋开始剥,“说起来你有没有女朋友啊?你出来拍戏这么久,人家想不想你?”

“……”原来是要问这个,不过叶修问这个干嘛?“没有。”

“哦……”叶修拖着长音,“小周你这么帅,人又好,竟然都没有女朋友,现在的小姑娘都怎么了?”

以前倒是有,但不是嫌他太忙就是太帅没安全感,最后都分了,“太忙,顾不上。”

叶修剥下一条碎蛋壳,“也是,做我们这行辛苦啊,外人看着光鲜亮丽,结果呢,连个女朋友都混不上。”

周泽楷看着叶修白皙的指尖围着鸡蛋转,有心礼尚往来,问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但没等他问,叶修又开口了:“我觉得你挺好,有天分,又知道努力,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叶修这时剥干净了蛋壳,他把白白胖胖的鸡蛋放进周泽楷的盘子里,“你在这儿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对对台词啊,或者是生活上的事啊,都可以……来,吃个鸡蛋。”

听了叶修这番话,周泽楷心里扯了一长串省略号,他平时也是个聪明人,但这时越发搞不清叶修想干什么了。想起之前那个叶修跟片方推荐他的传言,周泽楷心里升起来个想法,但他又觉得不太可能,所以末了只是把筷子搭在那个白煮蛋上,内心震动外表冷静地跟叶修再次道谢:“谢谢前辈。”


叶修的善意困扰了周泽楷整个早上,他吃饭的时候想着这事,坐车的时候想着这事,化妆的时候还想着这事,但到了开拍的时候,周泽楷内心的疑惑终于稍稍得到了缓解。

因为他觉得自己差不多摸清楚叶修想干什么了。

今天这场戏从开机那天开始,就被剧组里的女性工作人员和个别男性工作人员一直期待着:所有的男明星今天都要脱了上衣在泥地里打滚,顺应大银幕物化男性的趋势,酣畅淋漓地卖一场肉。

要卖肉,就得有好身材,剧组的男演员开拍前都经过了魔鬼训练,最近的拍摄强度也大,每个人的小腹都能码出来八块腹肌,不过,八块腹肌有是有,可轮廓清楚的程度就大有不同了,为了能使大家上镜后都是整齐划一的肌肉男,化妆师特地拿眉笔帮一部分人在小腹上描了描,其中画得最浓墨重彩的就是叶修。

叶修是个吃不胖的体质,加之也从来不演现代英雄,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注意保持肌肉线条,来拍戏之前他也加练了,腹肌初具雏形,但要比起其他天天上健身房的男演员,还有周泽楷这个模特,那就差太远了。

黄少天出演主角,在这方面也是最下苦功的,化妆师没怎么给他画,健康的肌肉也漂漂亮亮地在那码着,他对于自己的健身成果颇为自得,光着上身在演区到处晃,晃到叶修跟前的时候,他说:“老叶,你这个腹肌长得好啊。”

叶修跟他认识好几年了,他一开口叶修就知道他准没好话,果不其然,黄少天啪地一掌拍到他肚子上,然后又用力擦了两下:“想有就有想没就没,你这是怎么练的,求指教!咦,我这怎么还摸得一手黑啊!”

叶修正打量旁边周泽楷的猿臂蜂腰大长腿,低头一看发现,靠,黄少天把他画出来的腹肌都抹糊了。马上要拍摄了,他也懒得跟黄少天嘴炮,“你这爪子怎么这么欠呢。”

化妆师在一边看到这一幕,又急忙跑过来给叶修“补妆”,这个小插曲不少人都看到了,大家嘻嘻哈哈笑得不行,最后还是魏琛一声大吼,诸人才老老实实去走位排练。

这场群戏拍得很顺利,演员们没遭太多罪就过了,但群戏之后,周泽楷的问题就来了。

按照剧本,这里要拍周云在训练结束,冲净身上的泥汤后,和队长叶君湿淋淋地离开训练场,需要取一个近景。魏琛刚各种角度拍完男演员们在阳光下冲去泥污的美好肉体,艺术家的心灵得到了极大满足,见叶修和周泽楷两个落汤鸡似的在那站着,就乘胜追击,说先把后面这场拍完,然后再收工休息。

拍就拍吧,周泽楷和叶修各自酝酿了下,便又站到大太阳底下继续工作。

其实周泽楷没什么好酝酿的,主要是叶修惦记着叶大队直变弯的事,暗搓搓地酝酿了会儿。拍摄之前,两人排练了一次,排练时叶修没用全力,只把满眼柔情蜜意动用了三分,不过他平时看人的目光也是清澈平和,稍微加点意思,周泽楷并没感到不对的地方。

两人排练一遍,见没有问题,就正式开拍。这时已经是午后了,周叶二人穿着军裤,湿着光溜溜的上身,带着一大团荷尔蒙,沿着场地边缘走过来。

走了两步,叶修站住脚步,面朝周泽楷,两人开始准备对话。

周泽楷一双眼睛落在叶修脸上,把自己的神情控制得很好,是一个冷淡的下级对爱护自己的上级该有的样子,但按照魏的安排,叶修看周泽楷的眼神就大不一样了。

周泽楷的眼神是固定在叶修脸上的,可叶修看周泽楷时,目光却一直在微妙且轻微地游移着,就好像他光这么直视着都不够,还想要去看清周泽楷脸上的每一个细节。

叶修的小动作搞得很隐蔽,别人离得远还看不清楚,但周泽楷和叶修演对手戏,四目对视,入戏之后情感体验最是直接,叶修有一双纯净而深邃的眼睛,当光影掠过他的双眼,周泽楷看到了他眼中闪动的碎银般的眸光,他看到叶修在注视着他,像注视着他所拥有的整个迷人的世界。

叶修表演层次丰富,他不需要柔声细语,也不需要肢体的接触,只要眉毛略微一挑,就是一段隐晦的热情。这层热情被他在短短几秒内无声无息地表现出来,初看还不觉得,越仔细探究,越觉得他看周泽楷,就像在看一块心仪的珍宝,他专注地看着他,自己的眼睛也散发出充满爱意的朦胧光芒,那是一种被雄性力量折服之后,纵容与爱慕兼有的暧昧眼神,周泽楷被他的眼神烫到,脑子里不由自主地一乱,就想起了早上的事,他心里泛出说不上是奇怪还是疑惑的感觉,该说话的时候一个迟疑,台词的节奏就被打乱了。

叶修浸淫表演多年,一个眼神就把周泽楷撂倒了,只见镜头里的周云喉头滚动一下:“叶队……”

魏琛一直在监视器后密切地关注着他们俩,看到周泽楷此时的表现,魏琛恶作剧得逞地笑喷出来:“Cut!”



TBC



刚才打错了,莫怕(

评论(26)

热度(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