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双叶][年下/ABO]本能 番外

暴雨倾盆。

天空灰暗,蜿蜒的水柱从窗子上蛇行而下,宽敞的客厅里开着一盏落地灯,让这个沉闷的午后多了一分温柔的颜色。

叶秋打开家门,提高声音说:“我回来了。”

没人回答他,过了片刻,叶修托着一叠婴儿穿的衣服从阳台走出来,“回来了?小声点,孩子刚睡着。”

“哦哦。”

叶修收好衣服,说:“刚才安保打电话来,说小区门口有很多媒体记者。”

“没事,我没碰上,我直接从地下停车场上来的。”

整理好孩子的东西,叶修这才返身去看叶秋,这一看他吓了一跳:“爸又打你了?”

叶秋的声音很低:“嗯……”

叶修心里一时又痛又涩,他走过去抱住叶秋,把掌心贴在叶秋肿起的右脸上:“他打你你不会躲啊?疼吧?”

“还行。”挨打挨习惯了,一个耳光带来的疼痛,可不就是还行。

“我给你拿冰袋。”

“等会儿再敷,我先去看看儿子。”

“嗯。”

离开叶修的怀抱,叶秋去卫生间洗干净了手,然后蹑手蹑脚地进了婴儿房。

婴儿房里窗帘紧闭,将一切风雨隔绝在外。房间的角落里放置着一个小夜灯,配上米色的壁纸,让整间屋子看起来非常舒适温馨。

叶秋坐到婴儿床边的圆凳上,低头静静地看着睡容甜美的婴孩,而叶修站在他身后,弯腰抱住了他的肩。

叶秋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怜爱地摸了摸孩子丰润的脸蛋:“真好看,”他对叶修说,“像你。”

叶修闷闷地笑,笑完又去亲他的耳朵:“就不像你啊?”

叶秋被他温热的呼吸挠得耳朵痒,便侧过脸来亲他的嘴,“我的种当然像我。”

“滚吧你。”叶修扶着他的肩膀笑骂。

被他们窸窸窣窣的声音惊动,孩子在床里动了动小手,叶修注意到孩子的动静,就对叶秋说:“出去吧。”

两人相携出了房间,叶修去从冰箱里拿冰袋,而叶秋尾随着他,跟他一道进了厨房。

叶秋倚着操作台站着,叶修取了冰袋,回身贴到他脸上。

叶秋被冰得一呲牙,叶修问他:“凉啊还是疼啊?”

“又凉又疼,”叶秋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好了。”

“你哪那么娇贵。”叶修吐槽道,但还是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他们同居快一年了,孩子也快满一周岁。当初叶修被安排在一家有名的私立医院,那家医院的保密性很好,叶父动用了一些关系,也没有查到孩子的父亲是谁。但纸包不住火,后来叶修出院住进叶秋家里,叶父终于逮空叫人验了孩子的血。

真相大白后,叶母直接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月,而叶父从此见到叶秋和叶修,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打,叫他们俩不要再进这个家门一步,也不承认他们的孩子。

说是这么说,但能逃开这顿打的也只有叶修罢了。与他这个叛逆的长子不同,叶父是把叶秋当成家里仅剩的男丁来栽培,家里很多台面上的事和不能见人的生意都是叶秋在打理,他要跟老爷子汇报工作,一个月难免要见上几面,或者说是难免要挨几顿打。

叶父的拳脚冲着叶秋的时候多点,招呼叶修的时候少点,毕竟在他看来,这种关系一定是身为Alpha的叶秋在主导,况且叶修这么多年不在他身边,他没尽过教导的义务,动起手来亦是问心有愧。

手心手背都是肉,叶修虽然在外多年,但一样是父母珍视的孩子,叶修现在已经离不开叶秋,他们也不可能让叶秋抛下叶修,去过正常的生活。不能分开,两人就这么维持着见不得光的关系,在一起组成家庭过日子。

其实也不算见不得光,他们家小区门口天天有记者蹲着,连兄弟俩一起抱孩子出去的照片都拍到了好几次。不过来蹲拍的记者谁也没有把孩子的身世往那方面想——谁会想到这样可怕的答案呢?

他们来蹲点为的是叶秋,自打上次叶秋跟发小在一起被拍,他的背景就慢慢浮出了水面,他人生得英俊,社交人脉广,认识许多明星,最重要的是,他身担要务的那家公司所在的行业最近炙手可热,正在风口浪尖上,业界里一有什么动作,就会有大批记者来叶秋家门口围堵。

结果记者们围来围去,又在他家里发现一尊神,已退役的电竞传奇,现国家队领队,叶修。这下记者更来劲了,除了金融媒体的记者,体育记者也开始有事没事就往这边扎堆:含金量这么高的小区大门,不吃不喝也得蹲啊。

叶氏兄弟住得这个公寓管的严,记者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混进去,不过时间久了,他们总算挖到了点新料:这兄弟俩在养着一个孩子。

有人拍到过孩子的照片,放大之后看,眉眼和叶家兄弟十分相似,但是谁的孩子呢?这是叶秋跟哪个Omega明星的私生子,还是叶修大神偷偷和哪个Alpha生的?

没有人能查到这孩子的底细,倒有记者业余时间跟同行开玩笑时,曾恶毒地揣测,叶总和叶队一个Alpha,一个Omega,这搞不好是他们兄弟乱伦弄出来的孩子,是真真正正的孽种。

不过又有谁会信呢?

乌云浓重,门关上,灯也暗了,他们的秘密被封存在由孽欲构筑的爱巢里。

操作台上摆着很多婴儿用的东西,叶秋一边用冰袋敷脸,一边把玩着一个奶瓶。

叶修的视线落在他的手上,嘴里说的是很家常的闲话:“后天国家队又开始集训了,我还想通勤来着,门口一直这么多记者真够受的。不安全。”

“嗯,到时叫司机送你,过几天我处理一下,实在不行你回爸妈那住几天,这阵过去就没这么多记者了。”

叶修笑:“你也不怕爸揍死我。”

叶秋放下奶瓶,转而拉住叶修的手:“不会的,他的气消的差不多了,他舍不得打你。再说,妈一直很想你和孩子……”

“我想想吧!”叶修凑近了点,抱住了叶秋的腰。

“怎么,你害怕啊?”叶秋小声说。

叶修跟他咬耳朵:“是啊,我怕死了,叶总保护我啊。”

叶秋回手把操作台上的杂物划到一边,托着叶修的腰转个身,把他放倒在操作台上。

晦暗的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里渗出来。

“……叶秋。”

“哥……我保护你。”

叶秋低头吻住了叶修。

而窗外,雨还在一直下着。



END

评论(53)

热度(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