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双叶][年下/ABO]本能 12

两屉小笼和两碗粥很快上来,被分别摆在兄弟俩面前。叶秋今天白天有正事要办,一下班饭都没来得及吃,就搭了最近一班飞机飞过来。他没吃飞机餐,辗转到现在,胃里已经空得发疼,见吃的端上来,他脱掉西装外套,夹起一个小笼包,醋也顾不上蘸了,吹了吹就往嘴里送。

男人吃饭大多有股大开大合的豪气,这种场合叶秋没什么讲究,只是闷头大吃。叶修坐在他对面,对着眼前的小笼包和粥提不起食欲,他晚饭吃得挺饱,这会儿就闲闲地玩儿筷子,一动不动地看对面电视里的比赛。

小吃店人多眼杂,叶秋没法对叶修动手动脚聊解相思,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吃饭上,他低头吃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叶修低低叹了口气。

叶秋下意识回头扫了眼电视:电视画面正好播到沐雨橙风倒下去的那个瞬间,而在当时,沐雨橙风的头像是嘉世团队赛里最后一个还亮着的。

大大的“荣耀”占据了画面,在荣耀二字下面,则写着团队赛获胜的队伍,雷霆。

整场比赛结束,电视上给出了当场的比赛数据,两边对比之下,嘉世的数据惨不忍睹。

叶秋不知道这是重播,就问叶修:“嘉世输了?”

小吃店里光线一般,照得叶修的脸色有些沉郁:“嗯。”

叶秋过去不关心荣耀比赛,顶多也就是在嘉世生死攸关的时刻,隔天看一下比分。毕竟嘉世的王牌角色还是化用的他的名字。不过在叶修离开嘉世后,这支队伍表现就与他彻底无关了,但他公司里荣耀粉多,平时在餐厅和茶水间里,叶秋也听过一星半点嘉世的近况。

叶修对嘉世的感情他多少知道,否则他也不会在叶修退役后不久就跑到兴欣去看他。瞧着叶修的神色,叶秋放下筷子,安慰了一句:“会慢慢好起来的。”

“……未必了。”叶修摇摇头。

“怎么?说说看?”这个样子的叶修比较罕见,叶秋不由得放柔声音,温柔地问。

叶修看着他的眼睛,心里一动,但什么都没有说。

嘉世是他的母队,他看过嘉世的赛程,这场对雷霆的比赛对嘉世来说已经是场狼狈的战役,可一个星期后,嘉世却要在客场挑战风头正劲的轮回战队。

嘉世战队打成这样是为什么,叶修很清楚,而这份知根知底带给他的难过,他也在独自承受着。他沉默惯了,离家这么多年,吃过苦,受过欺负,承担过巨大的压力,也经历过生离死别和极度难堪的处境。但这些事叶修从来没有对谁说过,在他眼里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所以也就没有倾诉的欲望和必要。

可现在,他的至亲就坐在他面前,问他发生了什么……一丝冲动自叶修心底闪过:断腕之痛,他会懂么?

“怎么了?”看叶修神情不对,叶秋又追问一句。

“没什么,”叶修摇摇头,终究还是没有打开话匣子,只是简略地点评了一下:“嘉世这赛季……恐怕不行了。”

“嗯?”

“下轮的对手更强,如果没有特别强力的表现,恐怕会出局。”叶修轻声说。

出局……即使是叶秋这种对荣耀很路人的围观党,也知道这个词意味着什么,他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叶修背后那桌呼地站起来一个人。

“你妈的,你说什么!”

这人是嘉世的死忠,从叶修进门借过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叶修,他本来是看这个Omega长得顺眼,多加留心了一下,没想到却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叶秋把筷子往粥碗上一撂,发出清脆的磕碰声:“你干什么!”

叶修见叶秋苗头不对,忙叫住他:“叶……弟弟!”

叶修无意在外惹事,但那个Alpha却仗着人多,不依不饶地逼近他:“我他妈问你话呢,贱货,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他按住叶修的肩膀,油腻的手指距离叶修脖颈上的气味腺只差毫厘。

见他这样,叶秋的火腾地烧起来,他上前搡了这人一把:“滚你妈的,松手!”

叶秋和叶修外貌相仿,都很白净,叶修是Omega,比较清秀,而叶秋就更帅气一点,但这无碍于这帮Alpha认为他是个弱鸡小白脸,况且他们离叶修比较近,只闻出了叶修是Omega,便以为这个走过来的双胞胎和叶修是一样任人揉捏的性别。

直到被叶秋搡开,Alpha才觉出不对,不过他们七八个人,也不怕练不过一个小白脸,他扭扭脖子揉揉手指走回来,走到叶秋面前,轻浮地说:“哟,这还是个Alpha,没看出来,哈哈!”他啐了一口,接着突然暴起,薅住叶秋的领子,把他推到墙上,“操你妈的,你挺狂啊?”

叶秋皱着眉没有动,这人以为他不敢吱声,就继续挑衅着这个想要保护兄弟的Alpha的神经,他回头装模作样嗅了一口叶修那边的空气,点评道,“你兄弟挺甜的……”他看着叶秋,目光淫邪,“怎么,小Alpha,干没干过你哥哥?”

“操!”叶秋怒骂一声,抬腿照着这人的膝盖就蹬了一脚,那人被他蹬得一趔趄,手也松开了,叶秋趁着这点空当,又在他小腹处补了一脚狠的,直接把他踹翻在地。

与逃家的叶修不同,叶秋一直被叶家老爷子严加管教,每逢暑期就被塞到部队拉练,无论射击还是格斗,样样都拿得出手,他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这帮人看他身材修长,以为是个好欺负的,却没想到踢到了铁板上。

部队里有些兵打架路子很野,叶秋耳濡目染,这脚踹得又刁又狠,这人嗷嗷叫着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这些人看到哥们被打成这样,其中一个上前把人拖起来,另外一个就拿着空酒瓶,照着叶秋头上招呼过来。

那人冲得猛,但叶秋有防备,反击的也快,他抬起胳膊一挡,酒瓶在他的小臂处碎开,同时抬腿一扫,把这人也撂倒在地。这个Alpha手里握着碎了一半的酒瓶,挣扎着就要起来,叶秋见他如此,马上抄起旁边的凳子,照着他的脑袋砸下去。劣质的凳子没什么分量,但粗糙的棱角却刮出了一个长长的口子,这人头上顿时鲜血长流,叶修见事态失控,又知道自己弟弟的实力,就喝止叶秋:“别闹事!我们走!”

叶秋出手几下就干翻了两个人,这些人看他这么猛,一时不敢上前,叶秋拿了个啤酒瓶子,在桌沿敲碎,把裂口冲外:“来啊!妈的!”几个人被他唬住,叶秋往前一走,他们就往后一退。叶秋举着啤酒瓶,走到叶修身边,伸出空着的手:“哥,我们走!”

这时候也顾不上讲究了,叶修握住叶秋的手,被他拉着,穿过人群走出去。

因为担心这伙人追上来再生麻烦,所以兄弟二人一出门就扔了瓶子狂奔,叶修在这片住了好些年,对周边状况熟得很,牵着叶秋左拐右拐,不多时就消失在幽深的巷子里。

春雷滚过,天空中不知何时开始落下缠绵的雨丝,雨水带着凉意滴到叶修身上,但叶秋的手心却是滚烫的,两人牵手跑过一个拐角,叶修正想喊叶秋停下,叶秋却回身一把将他抱住,在黑暗的巷子里吻住了他。

叶修下意识地要挣扎,但叶秋抱得很紧,两人一进一退,几次推搡之后,叶秋牢牢地把叶修按在了潮湿的墙壁上。

心爱的Alpha的味道涌进来,叶修几乎要在粗暴的亲吻里失去呼吸,他推着叶秋,咬着叶秋,却又不能自已地把舌头送出去,给叶秋吮吸品尝。

巷子里空无一人,闷雷和哗哗的雨声盖住了他们的动静,纠缠了一会儿,叶修终于把叶秋的头推开,但他的腰还陷在叶秋的怀抱里,为了拉开距离,他只能仰着身子跟叶秋说话。经过激烈的运动和亲吻,叶修的肺都要疼炸了,他喘息着讥讽道:“哈……哈啊……你不是能打么,还拿胳膊挡酒瓶……呼……你行啊!”

叶秋的外套早落在饭馆了,他抽手撸起衬衫袖子,把小臂送到叶修面前:“你心疼我吗,叶修?你心疼我吗?”

叶秋的手臂有一大块乌青,其中还夹着几道渗血的划伤。暴力和性总是亲密无间的,叶秋想了叶修一天,又被刚才的打斗燃起血性,此时下面的东西已经硬了,隔着西装裤,紧紧地贴在叶修身上。感受着叶秋勃物的热度,叶修重喘几声,最终低下头,对着叶秋的伤口舔上去。

“……我心疼你。”



TBC



这更之后可能会断更一段时间

评论(44)

热度(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