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十月之前有点忙,这个lo先停更一下下,只在@修修可爱多 写点解压段子🤧🤧

[双叶][年下/ABO]本能 11

姓叶的男人。不用多想,一定是叶秋的电话。

叶修放下盆子走过去,从前台小妹手里接过电话。

“喂?”

电话那头的安静持续了几秒,然后叶修听到叶秋在那头叫他:“哥。”

“是我。”昨夜思念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叶修从前台拿起电话机,转了半圈,背靠前台站着。

“你最近怎么样?”

突如其来的电话,以目的不明的问候开头,问候的一方不是要求人,就是心怀愧疚。开始叶修还猜不出叶秋是为了什么事找他,现在他却摸到了一点头绪。

他笑了笑:“我很好。”

叶修背靠的地方有两个大音箱,音箱连的电脑是前台的服务器,平时放比赛时这玩意儿会和网吧的其他喇叭一起功放。前台小妹每天上班的摸鱼日常是看韩剧,她对进度条的掌握极其精准,叶修以前就想过,要不是没兴趣,手速又跟不上,这妹妹要是打荣耀,一定是个掌握时机的高手。

小妹最近迷一部韩剧迷得要死要活,她心急想看帅气的偶吧,早上到了网吧,凳子还没坐热就打开了视频,连耳机都没来得及插上。闹腾腾的铿锵对白从音响里突然轰出来,叶修被震得一哆嗦,连忙抱着电话往旁边挪了挪。

这时叶秋也在那边说话了:“嗯……你最近有没有看新闻?”

叶修想,果然是这事,叶秋提的直接,他也答得直接:“那也能叫新闻?”

“呵呵……”叶秋在那边苦哈哈地笑了两声。他和叶修一样,昨天忙了一天工作,到了晚上才知道自己上了娱乐版,他连夜找人删了新闻,一是不想搀和太多,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被家人看到。他和这位干姐姐关系单纯,他相信如果叶修认出来她是谁,也不会乱想。可深陷爱情,难免有无端的恐惧与不安,他这段时间没有联络叶修,可他想要叶修的心情却与日俱浓,即使叶修到现在还没有松口的迹象,他也不愿意在这个当口搞出这样低级的误会。

听叶修这话,叶秋就知道了叶修对此没有多心,但他总得说点什么,他酝酿了一会儿,慢慢开口道:“是这样的,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那边惊天动地的呕吐声打断了。

“叶修?”叶秋皱起眉头叫了一声。

这边叶修回头瞪前台小妹:“我去,你这是看什么呢!”

小妹梨花带雨:“叶哥,男主角被人打得好惨哦,都吐了,呜呜呜!”

“……你快把耳机插上,小心一会儿老板娘起来训你!”

“好的叶哥,嘤嘤嘤。”

叶修收拾完小妹,把注意力调回到电话上:“没事,网吧一小姑娘看韩剧呢。”

叶秋握着电话,神色变幻不定:“叶修,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你别瞎想。”叶修冷冷地说。

“你……”叶秋转转眼睛,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你是不是……?”

“……”刚才那声吐得那么假,叶秋一定是故意的,叶修心想。

“……我得去找你。”叶秋像是经历了一番思索,斩钉截铁地说。

叶修重重叹气,他压低嗓子,咬着牙说:“叶秋!你别胡闹!”

叶秋语气也很肯定:“我没有胡闹,我必须去找你。”

“你……”叶修来不及再说了,听筒里响起嘟嘟的忙音,叶秋挂了电话。


因为早上叶秋的这句话,叶修这一天都有些烦躁,而在这些混乱的烦躁下面,又潜藏着一丝隐隐的期待。不过该烧香烧香,该吃饭吃饭,这点问题还不至于影响到叶修正常的游戏生活,他在游戏里忙活了一天,到了晚上要下线关机的时候,他的冤家Alpha在QQ上冒头了。

叶秋一上来就是简单粗暴的一句话:“我到了,你有空的话就出来一下吧!”

叶修瞅着对话框沉默了半天,然后敲字问道:“你在哪?”

“你们网吧外面。”

“你等会儿。”

叶修退掉QQ和游戏,跟陈果和唐柔交待道:“我出去一下。”


到了楼下,叶修没有直接出门,而是走到了网吧前台。这时前台值班的人已经不是早上的小妹了,而是一个姓赵的男网管,叶修掏出二百块钱递给他:“小赵啊,老板娘说要吃宵夜,麻烦你一趟呗?”他没让人白跑腿,“剩下的钱你爱吃什么就买点,我替你看一会儿。”

“好嘞。”叶修为人随和,游戏技术高超,网吧里的网管都很喜欢他,小赵不疑有他,接过钱就出去了。

叶修见小赵走远,出门四下一望,马上就看到了站在网吧门外的叶秋。叶秋可能是下班赶过来的,身上还穿着套西装,叶修把他拖进来:“来来来,你进来。”

叶秋由着叶修拽他,两人拉扯着走到前台里坐下,叶修往叶秋耳朵里塞了一只耳机,握着鼠标咔咔点了几下,调出小妹早上看的那个韩剧,快进找到男主挨揍的部分。

“哇——”

视频里的男主蜷缩在地上扭头狂吐,叶修泄愤似的来回退后播放了几遍,然后把耳机从叶秋耳朵里扯出来:“就是这个,信了?”

叶秋早就知道这声假吐不会是叶修发出来的,但他太久没看到叶修了,胡搅蛮缠只是想找个由头来看他。他定定地看着屏幕,过了一会儿,他转头看着叶修,手也在桌子下面盖在了叶修的手上。

“信了。”他轻轻地说,“可是,哥……我想你。”

Alpha和Omega就像正极与负极,两极联通,叶修的手在叶秋的手心里颤了颤,他回避掉叶秋执着的目光:“放手。”

叶秋听话地收手,滚烫的指尖在叶修手背上慢慢滑动,叶修耐不住他这样摸,便把手抽了出来,放在桌面上,“你信也信了,就别在这磨蹭了,你是今晚回去还是?订酒店了么?”

“订了。”

“那就走吧。”叶修说。

“我还没吃晚饭。”

电脑无人操作,显示器忽然黑下来,切到了屏保程序,漆黑的屏幕上映出兄弟二人的脸,叶秋在屏幕里看着叶修,叶修也通过屏幕看着他。

过了片刻,叶修把视线从机器转到叶秋脸上:“走吧,带你去吃饭。”


正是H市气候宜人的时节,叶修带着叶秋慢慢走在马路上,七拐八拐去了嘉世后身的一个小吃。店面很小,叶修和叶秋进来时,已经有一桌人坐在靠门的圆桌旁,把过道挤得水泄不通。

“麻烦让一让。”叶修对坐在过道里的人说。

这一桌坐了有七八个男人,都是Alpha,打扮流里流气,被叶修打扰的人刚喝了一大杯啤酒,正在回味沁凉透心的感觉,他挺不快地嘟囔了两句,动动肥腰,往前挪了挪。

叶修靠得近,听到他说“事儿逼Omega”,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好汉不跟醉鬼斗,他犯不上和这些人起冲突。

兄弟两人挤过过道,在这群Alpha旁边一桌落座,叶修抽了张菜单给他:“吃什么自己画吧,他家小笼包和生滚牛肉粥挺好的。”

这家店门脸小,但菜的品种还挺多,凉菜热炒烧烤一应俱全,叶秋没看前面那些菜,直接找到小笼和牛肉粥画了两个勾,又问叶修:“你吃什么?”

柜台上方的电视里重播着嘉世最近的一场比赛,叶修目不转睛看着屏幕,答道:“我不饿。”

叶秋也不再问,直接把菜单上的两个勾改成了两个2。



TBC



终于要写到最想写的部分了,激动(

评论(21)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