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双叶][年下/ABO]本能 8

*本章后半段有狗血穷摇戏



年初九的时候,唐柔回来了。

叶修最近被陈果调教得作息逐渐恢复正常,这天早上他要去买早餐,刚出兴欣网吧的大门,就瞧见唐柔拎着个大双肩包从出租车上下来了。

“哟,小唐回来了。”叶修往前迎了一步,伸手要去接唐柔的包。

唐柔哪用他帮忙,一甩手就自己把包背上了,还问他:“吃早餐?”

“是啊,你要不?”

“那你帮我带一份吧!”唐柔讨好地笑了下,抬腿往网吧里走,经过叶修身边时,她突然看向叶修,抽了抽鼻子,“你……”

和陈果苏沐橙不一样,唐柔是数量稀少的女Alpha,叶修那点秘事陈苏二人察觉不到,但在唐柔面前却是透明的。

叶修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摸摸鼻梁,笑了下:“是啊,就是那样。”

“哎呀……”唐柔不是个喜欢八卦的人,但叶修现在已经是熟人了,她有心问问叶修的Alpha是谁,不过瞧叶修言语模糊的样,估计也是不愿多说,唐柔为人相当有分寸,见叶修不多言,她就端正态度,对叶修诚恳地讲了一句,“那恭喜啦!”

像印证唐柔的猜测一般,叶修嘴边勾出个淡薄的笑纹:“谢谢。你先进去吧,我走了。”

叶修冲她挥挥手,大摇大摆穿过了车流稀少的马路,唐柔背着包,呆立了一会儿,耸耸肩进了网吧。

这个时间陈果早起床了,唐柔到二楼时正巧碰上她从盥洗室出来。见到唐柔,陈果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你回来啦!”

“嗯,春节快乐,果果。”

陈果放开唐柔:“嗯嗯,春节快乐,你吃早饭了没?”

“没呢,刚在外面碰到叶修了,他帮我带。”

“哦,那正好,一会儿一起吃。”

唐柔放下背包,试探地说:“叶修他……”

陈果看她:“叶修怎么了?”

见陈果神色如常,唐柔便咽下了自己的疑问,随口说:“他起的真早哈!”

“哈哈,”陈果挎过唐柔的胳膊,招呼她一起下楼,“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他作息太不规律了,时间长了肯定影响健康,现在我也不用他当网管了,正好让他早睡早起……”陈果握了下拳,“全力准备我们的战队!”

陈果雀跃的模样很有感染力,唐柔笑了下:“努力!”

两个姑娘一起下到一楼,唐柔跟在陈果身后,心中暗想,看来果果是真的不知道叶修被标记的事,不过按照叶修的性格,与别人无关的事他基本不会主动往外透露,陈果不知道也是正常的事。再说,那家伙被标记跟她没什么关系,只是……

什么样的人能标记叶修?她还真有点好奇。


为了防止君莫笑大神被人骚扰,陈果在网吧二楼VIP室给叶修辟了一个单间,叶修现在不做网管了,就天天蹲他的包厢里练级,而唐柔和陈果除了工作时间外,基本也都是泡在这个包厢里。共用空间的缩小相对地放大了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很快,唐柔就发现叶修在日常一些小细节上和以前有点不同。

首先是叶修烟抽得更多了。这个包厢有四台电脑,但常驻人口也就叶修一个,陈果来二楼的时间不固定,唐柔有时下班一推门进来,都觉得能让屋里的烟熏出眼泪来,有了这么两次,叶修也很不好意思,他尽量减少了在包厢里抽烟的时间,最多就是游戏玩儿嗨了,需要保持精力的时候来一根,更多的时候他会起身去外面,在包厢对面的窗口那儿抽,但是次数相当频繁。

在唐柔眼里,叶修是个现实的乐天派,叶修跟嘉世的恩怨她多少推测出来一点,但叶修因为自己的职业生涯低落叹息过吗?从来没有。可近来,唐柔却经常在对面听到叶修轻轻的叹气声,甚至有一次,她捧着热茶从外面进来,正好看到叶修对着一个聊天框发呆,事关隐私,唐柔第一眼扫到只是不小心,况且距离很远,她也看不清上面究竟写了什么,她目不斜视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刚一落座,就又听到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

在Alpha和Omega的结合里,不是出于自愿的怨偶有很多,虽然叶修已经掩饰得很好了,但唐柔仍然从这些蛛丝马迹里感到了叶修的惆怅,是不是强迫她不敢肯定,但她至少确定,叶修在被标记这件事里,得到的并非是纯粹的开心。

其实唐柔的推测与真相八九不离十,叶修确实很愁,他自觉没做什么让叶秋误解的事,临别时话也说得很到位,但叶秋就是铁了心似的,不计后果地在QQ上对他展开了短信攻势。虽然叶秋单方面聊天时很少在语言中表露暧昧,但叶修很确定,他的弟弟这是在追他呢:分开生活的十一年里,叶秋什么时候这么频繁地联络过他?

想来想去,叶修觉得不能再任事情这样发展下去了,远在异国怎么了,这么忙也没见叶秋每天撩他的次数少几回,眼见叶秋归国时间遥遥无期,叶修决定快刀斩乱麻,直接跟叶秋摊牌。

春节刚过不久,H市仍是阴冷的冬季,而叶秋所在的R国更是一片白雪皑皑。这天,叶秋工作结束,乘车回他在R国下榻的酒店。在车上时,他拿出手机,点开叶修的头像,发了条消息过去。

“吃午饭了么?”

叶修照例没有回他。叶秋没在意,又写:“你那边最近降温,多穿点,别在电脑前久坐。”

车子停在酒店门前,叶秋跟司机道别,打开车门走下来。刚下了一场新雪,街道两旁和酒店门口的积雪还没有清理干净,噪音被雪吸收大半,只余鞋底踩在雪地上的咯吱声。叶秋对着被白雪覆盖的街道拍了张照片,给叶修发过去,并说:“你看这雪,比B市的还大!”

那边仍然没有回音,叶秋不奇怪,他最近已经很习惯叶修这种消极抵抗的战术了,他锁掉手机,正要把手机放回大衣口袋里,叶修却突然回了消息。

细小的喜悦汇入叶秋的心头,然而他划开屏幕,看到的却只是叶修简单的一句话:“我有话跟你说。”

“下班了?”叶修的第二句话来得很快。

对于叶修要说什么,叶秋心里是有数的,看到叶修这么问,他便回了一个简单的“嗯”。

叶修开门见山地说:“那天我说的话你记不记得?”

叶秋站在八面通风的大街上回他:“我记得。”

叶秋的回答在叶修意料之中,亲生兄弟,亲密的Alpha,叶修不打算跟他客气:“我让你好好考虑。”

“我考虑清楚了。”

叶修郁闷地往椅背上一靠,他现在心情很复杂:对于叶秋的表现他很烦躁,可同时,当他看到他的Alpha言辞笃定的剖白时,他又本能地感到了一丝快乐。

他的双手悬停在键盘上,还没等再落下去敲字,聊天框里又跳出来一句话:“我很想你。”

叶修心里一紧,他的十指落下去,打出一个问句:“你这叫考虑清楚?”叶秋这次没有回话,叶修等了两秒,又说,“如果这是你考虑出的结果,那我不能接受。”

寒冷让人丧失耐心,叶秋被冻得鼻尖发红,他垂下睫毛,用冻僵的手指敲字:“……你太不讲道理了。你心里其实早有答案,你没有给我选择的权利。”他想了想,又慢慢地添了一句,“叶修,我是你的Alpha。”

叶修没说话,叶秋继续道:“你想让我离开你,我明白你的用心,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我,你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

叶秋的话像一把蘸满蜜糖的锯子在叶修心尖上割过去,以后怎么办,他想过,可是没有得出结果,他的处境是个一个死局。那个晚上,叶修虽然身处发情期,但他仍然记得,是他先爬到叶秋身上去的。他想,他是不能再选择其他的道路,可叶秋能,Alpha不会绑死在一个Omega身上,既然可怕的错误已经铸成,那么至少,他们当中还有一个人可以从这片泥沼里逃生,说自我牺牲夸张了点,但他心甘情愿给叶秋制造一个修正人生的机会。

叶修轻轻摸了摸键盘,然后敲下一句话:“我怎么过你就别管了。你别再找我。”

异国街头,雪片又纷纷扬扬地洒下来,叶秋在酒店门口站了一会儿,呵气暖了暖僵硬的手指,用一句话给他们这场不成功的谈话画上句点:“好。我听你的,这段时间我不会再找你,我会重新考虑,但我也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我们的事,只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别想其他的……”包厢里的空调制造出干燥的热气,叶修静静地对着电脑屏幕,看见窗口里叶秋的话继续翻上来,“……叶修,我需要你。”



tbc

评论(27)

热度(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