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双叶][年下/ABO]本能 6

叶修当年离家出走,动静闹得挺大,后来他开始当职业选手,(不管他家人承不承认)动静闹得也是挺大,他出走在外的事叶家这些亲戚没有不知道的,但这么多年,大家都习惯了,也没人愿意大过年的提这事去揭叶父叶母的伤疤,最后竟然导致,在热热闹闹的年饭饭桌上,没有一个人在明面上提起叶家这位长子,即使是有真关心的,也就是私下扯过叶秋,大概地问一问。

其实有叔叔婶婶关心叶修,叶秋还是挺感动的,不过可气的是叶家那些小崽子们,比如他一个小堂弟今晚还拽着他问:“二哥,大哥是打荣耀的职业选手吗?”

叶秋说,是啊,他挺忙呢。

堂弟就又问:“那……二哥你打不打荣耀啊?你俩是双胞胎,你也应该挺厉害吧!”

跟小堂弟说话,叶秋也不用绷着,他没个正经地说,我不打荣耀,我才不稀罕打呢。

堂弟瞅瞅他,忽然抱起双臂,作了个十分老成的表情,昂头露出来两个小鼻孔:“你其实是不会打吧!荣耀那么难,你不会打也正常!还是大哥厉害!”

叶秋无语,他竖起眉毛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拎着拳头朝堂弟走过去,堂弟知道他不会真的动手,咯咯笑着捂住了头,叶秋走到他跟前,雷声大雨点小地把手伸进堂弟的衣服里咯吱了两下,堂弟便尖叫一声跑开了,清脆的笑声洒满了二楼的走廊。

叶秋没打算哄小堂弟一晚上,逗这一下也就完了。他把手插回裤袋里,站在护栏边上,看到堂弟一溜烟地跑下了楼,拽着另外一个大一点的弟弟跑出去玩了。可能是去放鞭炮吧……叶秋莫名伤春悲秋地想,小孩子疯起来总是东一头西一头,横冲直撞的,心里什么愁事都留不住。

过了半夜十二点,跨完年,叶家的亲戚就各自告辞,打道回府了。叶家二老活动了一天,现在已经困得眼皮直打架,随便叫人来收拾收拾了屋子,也一块儿回屋休息了。

亲戚走了,父母睡了,老房子里突然变得很安静。叶秋回到自己的房间,站在窗前往外看,还能眺望到很远的地方,有或红或绿的焰火在城市上空绽开,但因为距离太远,焰火的声音却是听不到了。

他的房间还是老样子,或者说,他和叶修的房间还是老样子,叶修十五岁离家,再没回来过,而叶秋自己在这个房间里又住了三年后,也搬到了大学的宿舍。在叶父眼里,一切舒适精致的东西都是奢靡放纵的代表,所以叶秋和叶修的房间的陈设还和十年前差不多,家具摆设都没有更新,双层铁架床摆在房间一隅,床对面的窗下,是两个并排放置的书桌。因为现在只有叶秋还偶尔回来小住,所以上铺也没有铺盖了,只有几个整理箱规规矩矩地排在厚实的木板上,里面装满了兄弟俩当年用的零碎东西。

叶秋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他走到书架前,打开下面的柜子,抽出来一本影集。

这本影集里全是他和叶修小时候的合影,叶母很喜欢摄影,有了孩子后,就给兄弟俩拍了好多可爱的照片,除了叶秋手里这一本之外,还有好多本或厚或薄的影集塞在柜子里。

叶秋走到床边坐下,把影集摊开来,一张一张翻过去,当年为了区别两个孩子,兄弟俩穿衣服有些小细节是不一样的,这些细节被镜头记录下来,留在照片里,于是叶秋现在也就能很容易地分清哪个是他自己,哪个是叶修。

叶秋以前是从来不翻老照片的,他对这个没兴趣,但现在,照片里的一切都焕发了新生,明明是亲身经历过的时刻,明明是一模一样的两张脸,他却会觉得,“哦,原来叶修在这个年纪是这个样子,眼睛圆圆的”、“我这时曾经亲过他,那时好像跟他生气了”、“他从小就很好看”、“他这个样子真可爱”……

零星的儿时回忆跟着相片一点点翻出来,叶秋慢慢地翻阅着照片,觉得画面里这个可爱机灵的叶修随着回忆的展开,渐渐地跟昨夜的叶修重合了。眉眼服帖,记忆重叠,叶修曾经是他忠实的玩伴,是可靠的兄长,而在情爱的钥匙解开命运之锁后,他又变成了他柔软的Omega,变成与他最契合的那个伴侣……生活曾经将他们短暂地分开,又在昨夜将他们编织到一起,叶秋看着两人年少时的照片,突然感到十年来都未曾有过的强烈思念紧紧地攫住了自己。

……

“滴滴。”

放在床上的手机叫了两声,叶秋放下影集,发现是叶修给他发来了消息。

“春节快乐啊。”

三十的晚上年味浓重,连昨夜的种种禁忌和尴尬似乎也被节日气氛冲淡不少,叶秋摩挲了一下手机的边框,像平时那样,也发过去一句:“春节快乐,你还没睡?”

叶修愿意搭理人的时候,回消息的速度一向是非常之快的,他很快回了一条:“你不也没睡?”

“你应该多休息。”

“……”叶修默,没几秒屏幕上又翻上来两排字:“你的留言我看到了,我说你早上蹲电脑前面干嘛呢,有那工夫嘱咐这个嘱咐那个,还有空出去给我们买早餐吃,你怎么不说有空给我买盒避孕药呢?”

避孕药仨字跳出来的时候叶秋的脸烧了一下,天地良心,他可从来没在这事上害臊过,他也送了几个省略号给叶修,然后说:“那你买了么?”

“能不买吗?”

“…………”还是几个省略号。

叶修现在精神不错,跟叶秋说话的语气也比较轻松,他亏了他一句:“我说你是故意的吧!”

“不是。”不是,是,叶秋自己也说不上来,他早上买早餐的时候一去一回,路过同一家药店两次,但他就是抱着放任的心态,没有进去买。

叶修显然是不信他的,马上回了一个“切”给他。

吃就吃了,以叶秋的立场,他本来也是想给叶修一些自己选择的空间,既然叶修吃了,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他把这事放在一边,又问叶修:“你现在感觉如何?”

叶修发了个满头黑线的表情:“没什么感觉。”

“哦……晚饭吃了吗?”

“吃了,跟老板娘和苏沐橙出去吃的。”

“吃什么了?”

“……你几岁?”

“哈哈哈。”叶秋向后倒在床上,在上铺的阴影里继续打字,“今天家里亲戚都来了,跟以前差不多,闹哄一天刚走。”

“爸妈挺好的?”

“都挺好的。”现在是挺好的……叶秋这么想着,没有真的说出来。

“嗯……那你也早点睡吧,别守岁了。”

叶秋回他:“你呢?还打游戏?”

“是啊。”

“注意休息。你的作息不健康。”

这句发过去之后,叶修那边好一会儿没回话,叶秋猜他应该是鼓捣游戏去了,就没催他。他切了QQ界面扫了几眼微信,过了几分钟,叶修发消息说:“行了,能不这样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叶秋在安静的房间里笑了一声,他握着手机,弯起嘴角回复:“我也是。”



tbc



写到叶秋看微信的时候我就在想,不知道叶总过年时得用微信发多少钱的红包啊(¯﹃¯)

评论(22)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