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ALL叶

[双叶][年下/ABO]本能 1

全文下载:百度云:http://pan.baidu.com/s/1o8PQX9C

下载后去.jpg扩展名即可,不要再留言让我换不老歌链接或者说打不开

全文下载:百度云:http://pan.baidu.com/s/1o8PQX9C

下载后去.jpg扩展名即可,不要再留言让我换不老歌链接或者说打不开

全文下载:百度云:http://pan.baidu.com/s/1o8PQX9C

下载后去.jpg扩展名即可,不要再留言让我换不老歌链接或者说打不开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春节前夕,兴欣网吧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叶修的弟弟,正牌叶秋。

开始陈果还没发现这不是她那位大神员工叶修——她是个Beta,并不能立刻分辨出Alpha和Omega的差别。

同卵双胞胎一个是Alpha,另一个却是Omega,对于这一点,不光是陈果,叶家兄弟俩也感到很费解,不过叶修在性觉醒之前就离家出走了,这么多年来鲜少跟叶秋见面,所以两人虽然次性别不同,但是却都没有感到什么怪异和不便的地方。

一见到叶修,叶秋马上直奔主题,游说自己的Omega哥哥回家共度佳节,可惜,这么多年来,叶修对他那点小手段已经烂熟于心,什么爹妈生病小点快挂,没有一个能成功骗得叶修回心转意,不仅如此,他还看穿了叶秋的小伎俩,补刀道:“我回去,你好跑出来是吗?”*

听到这句话,叶秋英俊面孔上的从容平静立刻消失了,他上前一步,一下揪住了叶修的衣领:“你这个混账哥哥!当年偷了我精心准备的行李逃出来,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叶修倒是很淡定,他一根一根地去扒叶秋的手指头,温热的触感顺着指尖传到了叶秋的手指上。

在手指相触的一瞬间,叶秋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竟然会觉得被哥哥碰到很舒服。这种舒服像一只温柔而暧昧的手,通过他们手指相触的地方,伸进他的精神里,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在抚平了一些焦躁的同时,又挑起了几朵桃红的浪花。

叶秋不禁有些怔忪,他不是一个保守禁欲的Alpha,这种触感他很熟悉,这是来自Omega的原始吸引力,作为Alpha他无法抗拒。

这个意识让叶秋感到了羞愧。Alpha对Omega动心没有什么,甚至只动身不动心,在社会上都是被广泛接受的,可是眼前的Omega是他的亲生哥哥,对自己的哥哥动了那方面的念头,这有违他良好的道德修养,简直可耻之极。

因为这份羞耻,叶秋的思路瞬间混乱,被叶修驳了个措手不及,他盯着叶修半晌没说话,叶修倒是没觉出不对来,见他不说话,就一巴掌拍掉了他的爪子。

因为走神,叶秋抓在叶修衣领上的手指早就松动了,叶修很容易地就把他的手拍开,转而去觊觎叶秋打进门就一直挂在手臂上的大衣。他把手放到叶秋的手臂上,摸了一把衣服的料子,“你这件大衣好像不错?”*

叶秋正在惊疑不定,对叶修的触碰很是敏感,他一下就把胳膊背到了身后,避开了叶修的手。叶修不疑有他,鄙视了他一声之后继续插科打诨,还连带给陈果解释了他的身份证之谜。

在说到离家出走的问题上时,叶秋终于恢复了镇定,又跟叶修针锋相对起来——想平和地谈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少年时代在离家出走的前夜行李被偷,之后再也没有成功过,虽然以叶秋现在的年龄和地位已经不可能也不需要再离家出走了,但这件事已经变成了他的心病,不仅现在提起来心塞,而且估计这辈子都无法释怀。

基于这种心塞,叶秋对叶修的政策一贯是能添堵就添堵,他自我开解了刚才的尴尬,在叶修让他马上回家的时候临时改变了行程,提出要借住一晚明天再回家。

对于叶秋突然的要求,陈果非常欢迎,但叶修则表示他这是添乱,还亏叶秋是“一脸的贼心不死”。

叶秋刚对叶修意外地起了贼心,一颗心还没有平静几分钟,现在被叶修无意中这样一讲,防不胜防地又尴尬了起来,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再说走也迟了,叶秋在网吧一层遮遮掩掩地转了一圈,最后瞄准了在一旁无辜看戏的陈果:“住楼上是吗?”*

Beta女陈果对眼前这个Alpha的心理活动一无所知,她偷笑着来带路,“是的。我带你上去。”*


叶修住的小屋充满了他独有的好闻气味,陈果没有感觉,但叶秋却在用自己所有能感知信息素的感官感受着这种美好。可爱的Omega的房间、哥哥的房间……爱欲披上了亲情的外衣,伪装出一股强大而温和的吸引力,麻痹了叶秋的警惕心理。

其实叶修的信息素很淡,发情期的症状也很轻,两者都近乎于无,否则他一个Omega也不会在鱼龙混杂的网吧里平安生活这么久,叶修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在庆幸的同时,他相应地也没有其他Omega那么小心翼翼:反正一不影响别人二不影响自己,他没必要活得那么累。但可能因为血缘关系的缘故,他这份淡而又淡的信息素偏偏被叶秋察觉到了,五好青年叶秋站在哥哥的房间里,嗅着这股糖果的味道,感到心房被一股强烈的幸福感充塞了,他察觉到了自己对叶修的性冲动,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叶修在是一个Omega之前,首先是他的哥哥,兄长的信息素让他快乐,这也许是很正常的事,他相信自己能够把握好分寸。

不得不说,在面对Omega的诱惑时,Alpha就像扑火的蛾子,叶秋明明察觉到了暗藏的危险,但本能在他的头脑里占了绝对上风,令他没有再回避与叶修的接触,反而在突如其来的迷惑中越陷越深。

兄弟俩和陈果收拾年货时,叶修从陈果那里拿了一个苹果吃,在得知苹果还没洗之后,懒惰的叶修大神吐掉嘴里的那口果肉,直接扬手把苹果扔回给了陈果。陈果才不会去接他咬过的果子,灵巧地一闪身,苹果就骨碌碌地滚到了门外。

在叶修出门买晚饭的时候,叶秋走到网吧门口,把那个苹果捡了起来,他本意是收拾哥哥的垃圾,但却在摸到苹果上那个牙印时改变了主意。

苹果紧实的果肉上有一个椭圆形的整齐齿痕,唾液是信息素浓度较高的一种体液,叶秋低下头,飞快地在上面闻了闻,酸甜的果香混合着叶修身上的甜味冲入他的鼻子,他回头看了一眼网吧里面,陈果在前台不知忙活什么,网吧里的客人也各有各的事,见没人注意到自己,叶秋伸出手指,在叶修留下的齿痕上轻轻抚摸了两下。

这种行为背后的内涵已经相当明白了,叶秋也觉得自己这样简直像个变态,还是罪无可恕的那种,于是,在接下来的晚饭时间,他选择用一杯啤酒灌倒了自己,直接昏睡了两个小时,并在这两个小时里,成功地把哥哥的脸忘到了脑后。

美梦酣沉,可是醒来之后,该面对的诱惑仍然要面对,自己挖的坑还得自己埋。叶秋醒来时叶修和陈果已经结束了晚饭,陈果好心地给叶秋递来一杯热茶,而叶修则坐在远处的一台电脑后面,聚精会神地打游戏。叶修没有看叶秋,可是叶秋可悲地发现,可能是因为酒精作祟,睡眠和距离这两个因素哪个也没有解救他,他愈发地能够感到叶修的存在了——作为一个Omega,而不是他哥哥的身份。

酒精带着火焰,很快蔓延到了他的下半身,叶秋很庆幸自己身上披着大衣,黑暗的阴影里,没人能看到他身体的反应。

叶秋已经在自燃边缘了,但叶修还像没事人一样,自顾自打游戏,屏幕上的色彩照在他脸上,映出了一片黄黄绿绿的光影。叶秋心想,他这个哥哥真的是钝感,他叫了他一声:“哥……”

“干嘛?”叶修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着的烟,含糊地应了他一声。

“没事。”叶秋摇摇头,心里开始认真地后悔要留下过夜的决定,他站起身,打算跟叶修和陈果告别,离开这个地方,但他的酒量实在太差了,半杯红酒的余威尚在,醉得他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叶修见他如此,连忙伸手托了他一把,兄长的温度隔着几层衣物传过来,叶秋沉默了一下,心里知道自己今晚走不了了。

陈果和叶修一起把叶秋送上了楼,Alpha男性居于食物链的顶端,对他们来说,其余五种性别都可以成为他们的猎物,而其中又以女性Beta与女性Omega是优选,可是在三人挤挤挨挨地往楼上走时,陈果这个大美女没有对叶秋产生一丁点吸引力,他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另一边的叶修吸引了过去。

搂着叶修的肩膀,叶秋偷偷偏头看过去,昏暗的楼梯上,叶修的脸近在咫尺,叶秋看着他,丝毫没有照镜子的感觉,叶修和他是如此相同,眉峰,睫毛,鼻梁,嘴唇,下颌,都有着和他一模一样的线条,可他又和他是如此不同,他是这样的柔软,精致,甜蜜,引人沦陷。叶秋不自觉地朝叶修靠过去,肩上的重量陡然增加,叶修无奈地支起肩膀,更用力地把弟弟架了起来。

陈果帮着叶修把叶秋送到了储物间门口,狭小的空间容不下三个人折腾,叶修独自把叶秋扔到了自己床上。叶秋看着身形瘦长,但其实一身肌肉,沉得要死,叶修一个大好宅男,没有力气好好安放他,一转身就把他抡到了床上。

“唉哟……”叶秋砰地一声躺倒在床上,嘴里哼哼了一声。

叶修无奈地弯腰看他:“摔着了?”

“……”

见他不说话,叶修就伸手去摸他的肩膀和胳膊,冬天的H市很冷,叶修坐了一晚上,手指都是冰凉的,没有温度的指尖搭在叶秋小臂的皮肤上,就像五条不怀好意的小蛇。叶秋受不了他这种摸法,反手一把抓住了叶修的手,“……别动。”

叶修哄他:“不动不动,你倒是给我先松手。”

叶秋抓着他不松手,在黑暗的储物间里睁开了眼睛。

“哥。”

叶修有点好笑,他把另一只手也覆在了叶秋的手上:“我在这呢。”

一点明亮的灯光从门口透进来,叶秋迷迷糊糊地看过去,发现是网吧的老板娘站在门口。他清醒了点,放开叶修的手,低声说:“你走吧,我睡会儿。”

他一会儿黏人一会儿轰人,叶修也是被他搞得没脾气了,他小声嘟囔着“发什么神经”,手里却麻利地给叶秋脱了鞋子,盖上了自己那床棉被。



tbc



*为引用原文

评论(42)

热度(1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