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禁止站内转载

[吴叶]今生今世 06 夜半情事

枪声过后,苏沐秋和陶轩的身影出现在窗边,窗框未安玻璃,苏沐秋似是推着陶轩,催促他快翻窗出去。楼体外墙有一截水泥窗台,人踩上去刚好,五楼的高度并不吓人,陶轩只是身手不像苏沐秋那么灵便,磕磕绊绊地蹬上窗台翻到外面,西装裤管被风吹得直摆。

屋里似乎还有追兵,陶轩出去了,苏沐秋却不见了人影,一阵枪声惨叫后,苏沐秋才出现在窗口,他灵活地翻出来,和陶轩一起顺着窗台,往空调室外机的搁板上挪。

两人未挪几步,廖总突然出现在窗口,手里拿着枪向二人射击,可他此时状若疯狂,打出的子弹毫无准头,一阵密集射击后,陶轩和苏沐秋倒是都安然无恙。

此时叶修和吴雪峰已经解决掉了楼下廖总的同党,见陶苏二人情况危急,忙叫人手掩护,虽然射程太远,无法打中目标,所幸威慑犹存,唬得廖总无法再探身射击,龟缩回了屋内。空调搁板狭小,不足以让两人容身,而廖总的打手又从另一房间包抄,陶轩不敢往下跳,苏沐秋见叶修已经带人进入大楼,便将手枪交给陶轩:“我下去接应你!”

陶轩脸色难看,但此时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得铁青着脸接过手枪,反手朝身后窗内乱开两枪。没有陶轩拖后腿,苏沐秋灵活得像个猴子,扒着五楼的窗台纵身跳下,斜斜落在四楼的搁板上,翻身进屋,一闪身便没影了。

看到叶修有所动作,廖总分出人手下楼阻挠,苏沐秋在楼梯间与他们遇上,支住扶手高高荡起,长腿一扫带倒一人,此时叶修和吴雪峰也带人上到四楼,两拨人马立刻战成一团。

近战难以施展,叶修和苏沐秋一时无法脱身,苏沐秋便叫道:“老吴,去找陶哥!”

吴雪峰答应一声,顶飞一人跑上楼梯,刚跑到房间前面,就看到廖总正带着一个人,往陶轩藏身的房间摸。苏沐橙下落不明,吴雪峰不敢直接射杀廖总,躲进一截墙后,趁廖总不备,一枪打中了廖总的大腿,廖总哀嚎一声跪倒在地,捂着血洞骂身旁的打手:“操!开枪啊!”

打手忙连拖带抱把廖总弄进另一间房,自己闪进墙后,不时抽冷子朝吴雪峰开枪。廖总身边这个人也是个中好手,吴雪峰设法诱他现身几次都没能成功,两人藏身之处便于隐蔽,你来我往了几个回合,人没打中,枪倒是都没了子弹。

子弹告罄,两人不约而同地扔下手枪选择肉搏,而这时,陶轩也心有余悸地从窗外翻了进来,廖总从另一头看见他,又指挥道:“别管他了!把姓陶的给我扔出去!”

廖总的打手像条忠心耿耿的狗,主人指哪打哪,听到这话撂下吴雪峰朝陶轩直扑过去。陶轩两腿还没站稳,面前就张牙舞爪地冲过来一个人,陶轩吓了一跳,连忙扣动扳机,可惜他这会儿太紧张了,砰砰射了两枪,子弹都不知道飞到哪去,骇得吴雪峰也不敢上前,匍匐着在地上滚了一圈。

不过,虽然陶轩没打中,但廖总的手下显然没想到陶轩手里会有枪,刚才苏沐秋从他们手里夺了把枪,他还以为苏沐秋把枪带走了。怔愣之下,打手疾退几步,这就给了吴雪峰靠近的机会。他从地上爬起来,一跃而起,将打手从背后压倒在地,拳头雨点般落下。打手抱头硬挨几下,突然迎着吴雪峰的拳头转了个身,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匕首,向吴雪峰挥去。

吴雪峰忙向后一闪,匕首在空中画了一弧寒光,打手借机爬起来,反守为攻冲向吴雪峰。

吴雪峰从大学毕业就做卧底,肩上连一次两毛一都没扛过,刑侦那点知识更是忘得十之八九,但只有大学里学的格斗,因为经常实战,反而更加纯熟。他左晃右躲地闪了几次,看准时机突然一把握住打手的手腕,死死擎住近在眼前的刀尖,两人互相较劲,僵持不下,匕首像被两股磁场推着不得寸进,而屋子另一边,陶轩和廖总却也都没有动作,在两边观望。

廖总是因为腿上有伤动弹不了,陶轩则是因为怕射不准打中吴雪峰。他和吴雪峰没什么交情,又缺乏爱才之心,只是因为吴雪峰现在是在保护他,他才犹豫着不敢下手——枪在他手里就是个摆设,就他这个射击水平,如果吴雪峰倒下了,他也别想活命了。

陶轩握着枪满手是汗,吴雪峰心知不能指望他,趁打手不备膝盖向上一顶,趁对方吃痛扭身退开。这时打手倒很明确自己的目标,见吴雪峰退开一段距离,立刻挟着利刃朝陶轩刺去,吴雪峰想要取得陶轩的信任,此时不计后果也要保护他,猛地冲上去,挡在陶轩面前,抬臂格下了这一刀。

刀尖扎进上臂,匕首有血槽,打手一旋,吴雪峰身形一僵,顿时血流如注。打手拔出刀还要再刺,寒光近在眼前,吴雪峰来不及反应,这时却听砰地一声枪响,打手怒目一圆,身子软绵绵倒下后,单手举枪的叶修出现在了吴陶二人视线里。

吴雪峰一口凉气这时才吐出来,他抬眼看叶修,叶修也望着他,胸膛不住地起伏。

但两人并没有太多时间让视线胶着,苏沐秋晚叶修一步从楼梯跑了上来,而陶轩也在吴雪峰身后,用手在他肩上拍了拍。

陶轩声音还颤悠悠地:“把姓廖的给我弄过来!”

 

天黑之后,晚风越来越急,廖总被吴雪峰把着双腿,半个身子都悬在窗外。

苏沐秋上前揪起廖总的领子,把廖总的上半身提起来:“沐橙在哪!”

廖总已经被打得满脸血了,听闻苏沐秋问话,他眯眯眼睛,呸地一口吐在苏沐秋脸上,嘿嘿笑道:“我左右是个死,拉你妹妹陪葬,黄泉路上也不寂寞啊!”

吴雪峰猛地把他往下放了一截:“老实点,再不说就把你扔下去!”

苏沐秋却冷然,抬手抹了把脸:他早就知道廖总没存着让苏沐橙活下去的心,刚才他也跟叶吴二人说了他和陶轩上楼之后的情况。廖总根本不是来谈判的,他就是想杀人灭口,陶轩和苏沐秋上来后,还没说几句话,廖总便拔枪要打陶轩,苏沐秋反应快,一把推开陶轩,夺过身边一名打手的枪反击,两边就彻底乱套了。

陶轩自然也知道从廖总嘴里套不出什么了,他对苏沐秋说:“别浪费时间了,”然后将枪顶在廖总心口,“你说不说?”

廖总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陶轩看他这样,也不再与他废话,这么近的距离,他就是闭上眼睛都能打中了。

“砰!”

一声枪响,廖总身体一颤断了气。吴雪峰抿抿嘴唇放开了手,廖总头重脚轻,在夜色中跌出了窗外……

 

终于料理了廖总,四人和一干手下匆忙下楼,各自上车,去寻找苏沐橙。

叶修与陶轩几人同车,因为吴雪峰受伤,叶修充当了司机,苏沐秋则坐在副驾。吴雪峰拉开后座车门,见陶轩坐在另一侧,叫了声陶总,便想关上车门,本分地去后面坐其他人的车,不想正闭目定神的陶轩睁眼看看他:“上来坐吧。”

吴雪峰谢过陶轩,抬腿上了车,叶修发动车子,在后视镜里看吴雪峰,关心道:“你还好?”

刚才吴雪峰已经稍微处理了伤口,用衬衫袖子裹了起来,他与叶修对视一眼:“不碍事。”

若是昨晚的状态,苏沐秋一定会留心吴叶两人的交流,但他此刻心心念念都是自己妹妹,哪里有空去八卦他们。

他刚才已经给刘皓打了电话,搞清楚了在外面时叶修没能听完的话,刘皓说监控最后能拍到的地方是一个跟轻轨交叉的十字路口,远得都快要出城了。

苏沐秋问叶修:“你觉得呢?”

叶修想了想:“他们打来电话那次,我听里面声音挺乱的,有汽车喇叭,还有不少人说话的声音,应该不是太偏僻的地方……”

他看向苏沐秋:“那个十字路口,是不是有两个挺大的家具城来着?”

 

绑架苏沐橙的车子最后出现的十字路口,道路一侧有两个大型连锁家具城,一直营业到晚上十点,叶修一行人抵达时,商场外面的露天停车场上还人流不息,顾客推着放满包装盒的手推车在车辆间穿梭。

在路上时陶轩已经通知了崔立,叫他带人来一起搜苏沐橙,刘皓也私下派了几个人手,和崔立搜西侧商场的停车场,叶修苏沐秋吴雪峰几人则来到了东侧,在另一间家具城的停车场里排查。

因不想惹来警X再生事端,几人虽然心急如焚,但都伪装成普通顾客,佯作寻找自己爱车的样子。最后还是叶修先发现了异状:一辆和监控录像中吻合的轿车停在几辆汽车中间,后备箱好像没有盖严,露出一条缝隙。

叶修忙小声叫苏沐秋过来,苏沐秋认准了车牌号,便心急如焚地要跑过去一探究竟,叶修拽住他的胳膊:“小心,廖总兜这么大一个圈子,我怕没这么简单。”

苏沐秋一凛,和叶修握着手枪猫腰走近,两人互打手势,叶修望风掩护,苏沐秋则小心翼翼地揭开了后备箱的盖子。

盖子一打开,苏沐秋的冷汗唰地就下来了——后备箱里不禁有被胶带封住嘴巴的苏沐橙,还有一个绑在苏沐橙身上的简易炸弹,炸弹上,一只闹钟正滴滴答答地走着。

苏沐橙清醒着,嘴里呜呜哀叫,示意哥哥不要过来,之前绑匪把她塞进车里时都说了,别说拆弹,就是她动作大了,炸弹都可能会爆掉。

“叶修……”苏沐秋下意识往后捞了一把,叶修闻声过来,看到这情景也有些手足无措了:他和苏沐秋打架玩儿枪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他俩哪里搞过这种高危致命的东西。

苏沐秋安慰着苏沐橙:“沐橙别怕,别怕,哥哥会把它弄走的,没事的……”

叶苏二人观察着炸弹,炸弹外面用胶带严丝合缝地裹着,只露出来几根不同颜色的电线,苏沐秋说:“……这怎么办?”

性命攸关,苏沐秋没把话说全,他需要叶修给他一点意见。

叶修仔细看看:“不行,”他看一眼苏沐橙,决定道,“还是叫防爆警X吧,沐橙重要。”

他们身上刚刚背了命案,廖总还在东郊曝尸荒野,这时报警,等于自投罗网,叶修做的是正确的决定,但苏沐秋却无法就这样让叶修与一干兄弟葬送在自己手里。

正当他心乱如麻的时候,叶修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叫了一声:“老吴!”

“什么?”

叶修转身往外走,快速地说:“老吴以前是搞军火的,他说不定知道。”

 

吴雪峰正在停车场另一头搜索,几分钟光景就被叶修找了过来。所幸,被叶修言中,这种简易炸弹吴雪峰还真就明白原理,不过叶修和苏沐秋不知道的是,这可不是他在Y省跟军火商做事时得来的知识,而是他上警校时学到的。

知道了吴雪峰懂这东西,苏沐秋便急急地问:“要剪电线么?”

吴雪峰蹲在车尾细细查看:“不行,这不只是导线,可能还有干扰线,如果剪错了,就……”

“……”苏沐秋咬着牙用鼻子出气,“廖总是真想杀了我们,还留了这么毒的后手……这个疯子!”

这时陶轩崔立等人也接到消息跑了过来,叶修问吴雪峰:“那怎么办?”

吴雪峰深呼吸:“我要先把外面打开看看结构,或许可以拆除。”

“多大成功几率?”苏沐秋问。

“我没办法保证万无一失。”吴雪峰看向苏沐橙,“沐橙?我现在要把你嘴上的胶带撕下来,可能有点疼,但你千万不要动,好吗?”

苏沐橙眨眨眼睛。

苏沐秋伸手固定住苏沐橙的头,吴雪峰快速地把胶带撕了下来,苏沐橙眉头蹙起,虚弱地叫了一声:“哥……”

苏沐秋想安慰苏沐橙,让她休息不要说话,苏沐橙却着急地说:“九点……他们说闹钟九点就会爆炸。”

在场几人听了心里一凉:现在距离九点只剩不到二十分钟了。

叶修按住苏沐秋的肩:“没时间叫警X了。沐秋,只能拆了。”

苏沐秋深深出气,点头对叶修说:“你去叫人疏散一下,我留下帮手。”

现在没时间搞儿女情长生离死别,叶修看了一眼车尾三人,服从苏沐秋的安排,转身走向了陶轩那边,聚集人手,疏散停车场上的无关人员。

“你带刀没有?”吴雪峰问苏沐秋。

“有的。”苏沐秋从衣袋里拿出一把匕首,是他刚才在廖总那边随便捡的。

吴雪峰拔刀出鞘,吩咐苏沐秋:“我现在要把胶带划开看看结构,你轻点扶住闹钟,一定要轻,千万不要按。”

“我明白。”苏沐秋用手扶上炸弹,看向苏沐橙,道,“别怕,哥在这。”

苏沐橙眼眶里蓄了眼泪:“……我不怕。”

炸弹外面用黄色的胶带缠了几层,吴雪峰沿着闹钟边缘,小心翼翼地割开了胶带,吴苏二人动作很轻,中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可即便如此,当胶带割开的一刹那,两人在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是觉得汗水打透了脊背。

吴雪峰看一眼苏沐秋,只见他额角全是汗,料想手心也干爽不到哪去。闹钟外壳很滑,吴雪峰问苏沐秋:“现在需要你把闹钟稍微翻开一点,你要拿稳,能做到吗?”

苏沐秋深呼吸:“……我能。”

他慢慢地翻动闹钟,让闹钟和炸弹中间打开一个倾斜的角度,吴雪峰凑过去看,在里面发现了两根末端裸露的导线。

这个发现让吴雪峰悬起的心放下一截:“我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工作的了,”他示意苏沐秋来看,“看到那两根线没?一根固定在九点刻度,一根粘在时针上……”

看到这苏沐秋也明白了,“九点两根线连起来……”

“形成回路,触发雷管,炸弹就引爆了。”吴雪峰点头。

苏沐秋脑子灵光:“那往回拧呢?”

“恐怕不行,”吴雪峰把结构指给苏沐秋,“看到没,这里还有一根线,我认为是防止时针回转的。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把导线剪断,导线断了,炸弹就废了。”

吴雪峰说得简单,但现在距离九点还有十多分钟,两根导线的位置已经极度接近了,稍有不慎,就会提前闭合电路,引发爆炸,苏沐秋自然也看得懂,两人都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全神贯注地进行这最后一步。

苏沐秋一手握住闹钟,一手掰着刻度上的那截导线,给吴雪峰工作的空间,吴雪峰则捏住导线上另外一段,当作着力点,用刀刃割了上去。

为防止动作过大触动雷管,两人的动作都很轻,但这种匕首本身就不快,割了足有两分钟,这段导线才被割断。然而一段导线切除,危险一下就大大降低,吴苏二人稍作平静,凝神再去切割粘在分针上那段。

一回生二回熟,这段导线处理得也十分顺利,装置失效,警报解除,吴雪峰跪在后备箱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他抹抹额角的汗水,爬起来拆下炸弹,跟苏沐秋一起给苏沐橙解绑,同时朝叶修那边叫了一声:“小叶!”

刚才叶修站在远处看着这边,一动都不敢动,连呼吸都忘记了。兄弟妹妹情人全在生死关头,年轻的他第一次知道了心跳停摆是什么滋味,直到吴雪峰喊他这一声,他全身的血液才重新流动起来,也才发现,身上早就出透了一层大汗。

他大步跑过去,刚好吴雪峰把苏沐橙身上的炸弹拿了下来,他伸手接过,刘皓派来的人跟过来,恭维地笑道:“苏小姐没事就太好了,叶哥,这个交给我们吧。”

叶修也放松地笑了笑,把炸弹交给了他们处理,转身去关心苏沐橙的情况。

几小时不敢挪动分毫,苏沐橙浑身麻痹,根本已经站不起来了,吴雪峰和叶修把她抱出车外,交到苏沐秋怀里,从开始到最后一滴眼泪没掉的苏沐橙终于哭了出来:“哥!”

苏沐秋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拍她的后脑勺:“别哭,别哭,这不是没事了吗,都是哥不好……”

这边苏家兄妹逃过一劫,分享着团圆的喜悦,那边刘皓的手下也在跟陶轩陪不是,“陶总,真对不住,你们在东郊那样,刘队实在不好过去帮忙,还请您谅解,刘队说了,等这阵过去,他请您吃饭压惊……”

大家各有各的忙,倒把吴叶二人剩下了,夜色里,叶修看了一会儿吴雪峰,才说:“刚才……”他说不出什么漂亮话,最终只是轻轻地捏了捏吴雪峰的手,“幸好没事。”

吴雪峰这次也算死里逃生,他现在很想抱住叶修,但手臂抬起来,因为高度紧张而忽视的刀伤又重新疼上了。

苏沐秋情绪平复,注意到了他俩,他抹了把眼皮上的汗水,对吴雪峰道谢说:“老吴,这次多亏了你,咱们现在就去医院,给你处理伤口……”

“谁也别去医院了,”打发了刘皓的人,陶轩踱步过来,道,“出这么大的事,咱们都得躲一躲,小苏先送沐橙,我带小叶出城。”

他看一眼手臂染血的吴雪峰:“你也跟我一起走。”

 

安排好善后事宜,苏沐秋打横抱着苏沐橙,陶轩开路,叶修和吴雪峰一左一右护着三人,朝停车场外接应的崔立走去。

这无异是嘉世的核心前所未有的团结时刻,但表面的情谊好似烟云,一触即散,此时在场的几人都不知道,就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就将会走向完全不同的结局。

……


今晚夜色不浓,快满月了,鹅蛋般的月亮挂在几缕薄云背后,将路面照得明亮光洁。

陶轩的几辆车出了城,经过几段狭窄的县道,又延弯弯绕绕的盘山道上山,开了两个小时,终于来到一座小庙门前。

吴雪峰一下车,就看到庙宇西侧的一座院落里,一尊五层楼高的观世音菩萨像静静伫立着,塑像面朝山下,背后还有电子灯模拟的佛光,菩萨的面容在黑夜里柔和而慈悲,沉静地注视着这群前来留宿的尘世中人。

住持早走了出来,口中念着“陶施主”,热切地朝陶轩迎了上去。

也是不得不热切的。想当初这里就是个四面漏风的破庙,后来有次陶轩犯了事,陶妻不知所措,寝食难安,路过这间破庙,便无助地走进来跪拜。或者是陶轩的运作有效,也或者是佛祖显灵,总之那次陶轩安然度过了危机。

后来他一出事,陶妻就来拜,次次都灵验,陶轩受妻子耳濡目染,也深信不疑,年年都为小庙捐不少香火,这崭新的大雄宝殿,设施齐全的僧房,几丈高的菩萨像,都是他捐赠而来,就连住持开的轿车,也全仰仗他的施舍。长此以往,陶轩只当这小庙是自己的私有财产,只要谁犯了事,便叫人来这里避风头,顺便念念经,求求佛。这次,嘉世几位骨干全卷进了廖总一案里,所幸一锅端,全来这里报道了。

住持对此也习以为常,见陶轩一行人来了,也不敢多问原因,自安排几人在条件较好的僧房住下,僧房满了,再住客舍。

客舍是两人一间,叶修自然和吴雪峰住一起。两人进了房间,叶修便帮吴雪峰剪掉了被血浸透的衬衫袖子,用水为他淋洗伤口,吴雪峰幸运地没被刺到动脉,没有出现大量出血的状况。

山中秋夜格外寂静,外面一点走动都听得清清楚楚,叶修和吴雪峰坐在床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刚刚苏沐秋临走时说会带医生回来,两人便只好枯坐着等。

吴雪峰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拨了拨叶修额前的头发,叶修看向他:“今天可真够长的。”

现在也就刚过午夜而已,但那种为至亲至爱之人担忧的心情,能把时间拉伸得叫人精疲力尽。

因为过度的疲惫,吴雪峰嘴唇发白,但他看到叶修,心情就不由自主地明朗。他微笑道:“我们还可以让今天更长点……”(注1)

说罢就侧头亲住了叶修,叶修被他亲吻几下,扭头躲了躲:“都这样了还思淫欲呢,看你嘴唇白得。”

“没有。”吴雪峰说,“就是想亲亲你。”

“呵……”叶修轻笑出声,然后主动捧住吴雪峰的脸,凑过去吻他。

这一场厮磨没有多少欲望的味道,反而安抚温存的感觉更多些,两人坐在简陋的客舍里,就着苍白的灯光慢慢接吻,早就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过了不知多久,一阵敲门声将二人惊醒,苏沐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叶修,老吴,我带医生回来了。”

二人分开,互相稍作整理,一同起身出门去。

一个高个子男人提着医药箱,跟在苏沐秋身后,苏沐秋为吴雪峰介绍:“老吴,这是陶哥的家庭医生,林医生。”

林医生与吴雪峰年龄相仿,微笑问好道:“吴先生你好。”

两人互相点头致意,吴雪峰放林医生进屋,叶修则和苏沐秋去院子里说话。

“沐橙呢?”叶修问。

苏沐秋叹气:“送到陶哥的朋友家了,他那边安全,先让她借住两天,过一阵送她出去。”

“去哪?”

“出国。”

叶修张张嘴,说:“出去也挺好,”然后又问,“那你呢?”

“我……”苏沐秋压低了声音,“我也想走,你和我,我们早晚都要走的。”

苏沐秋的意思叶修明白,陶轩想换掉他和苏沐秋,另扶新的副手上位不是一天两天了,如今在陶轩眼里,他俩的作用越来越小,若不自己尽早识趣退出,陶轩也早晚会让他俩不得不退。

现在的嘉世已经烂到了根,该碰的不该碰的都碰了,叶修和苏沐秋讲的道义,都是陶轩眼里过时可笑的东西,三人的分道扬镳迟早会来临。

“老陶要是想把我们支开,那也随他去。”叶修说,他想得挺开,嘉世如今的繁华他并不留恋,大不了和苏沐秋一起再重新开始。

“嗯,”苏沐秋略微笑了笑,同意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

两人放松地吹着夜风走在寺庙里,走进一处阴影时,苏沐秋终于忍不住,说:“你和老吴,那什么……昨晚我不小心看到了。”

叶修立刻警觉:“我靠,你看到什么了你。”

说兄弟和另一个男人的情事,苏沐秋本来还老大不好意思的,被叶修这么一搅倒也放开了:“我靠你,你以为我想看啊!我还怕长针眼呢!”

“说得好像我乐意给你看似的!”幸好天黑,叶修有点脸红苏沐秋也看不着。

苏沐秋摸摸鼻子,端正脸色,好奇地问:“你俩怎么回事啊?”

叶修踢踢脚下的石子,“能怎么回事,就那样呗。”

“你倒说明白点!”

“唔,老在一块儿,就有感情了?”

“咱俩还老在一起呢,你怎么没对我有感情!”

叶修护胸:“你干嘛,你千万不要对我有什么想法啊!”

苏沐秋好想打他啊,憋了憋气,最后只能说:“你俩这样,以后还是注意点,被人知道了麻烦。”

“嗯。”叶修满口答应,“也就你有我家钥匙么。”


院子里苏沐秋和叶修把话说开了,而客舍里,另一场对话正在进行。

林杰为吴雪峰处理完伤口,收拾好医药箱,却没有离开。吴雪峰以为他还有什么事要交待,但他打量了一会儿吴雪峰,却说:“吴雪峰?”

“怎么,林医生?”吴雪峰觉得怪异,顺口答应了一声。

林医生再看看他,慢慢地说:“吴警官,你好,我叫林杰,受上级指示跟你联络。”

……


之后的几天,吴叶二人便和陶轩一起住在庙里,苏沐秋偶尔出去安排苏沐橙出国的事,崔立在外跑关系,打扫战场,给这次的事情擦屁股。

在崔立和刘皓的共同运作下,绑架苏沐橙的始末被掩盖了过去,事件最终定义为聚众斗殴,是黑社会性质的火拼。廖总的人都没了,死无对证,而嘉世的喽啰该抓的抓,该审的审,没有证据证明陶轩叶修等人在场,崔立说,再在庙里避一阵风头,他们就可以下山去了。

林杰每天来给吴雪峰换一次药,吴雪峰也跟金成义取得了联络,在两人的交流中,吴雪峰得知,林杰是为了为父报仇,而潜伏到陶轩身边。林父当年欠了陶轩一大笔债务无力偿还,当时陶轩的打手还不是叶修和苏沐秋,手下的人要起债来没有别的办法,除了堵门就是毒打,即便如此,林父也还是还不上债,最终被陶轩的人活活打死了。后来林杰得知陶轩妻子身体不好,寻找可靠的家庭医生,就化名应聘,混进了嘉世。

林杰恐怕不是林医生的真名,但吴雪峰也未多问,知道的少一点,对他们谁都好。


吴雪峰不仅和线人取得了联系,也因护主有功,开始在陶轩那里赢得了一些信任。

一天,陶轩把吴雪峰叫到他留宿的僧房一起吃午餐。午餐是清淡的斋饭,无外是炒豆干,炒豇豆,西红柿汤等菜色,柿子汤里连丝蛋花也没有。

陶轩给吴雪峰夹菜:“这里吃不得鸡蛋,吃点豆干。”

吴雪峰谢过陶轩,就着馒头吃下豆干,又忙着为陶轩添茶布菜。

饭毕,陶轩擦擦嘴,问起吴雪峰来嘉世之前的事。这套台词吴雪峰早在心里排练了无数次,自己都信了,再说,这些事原本也是真的:“在那边镇上闷久了,想趁给您送货的机会出来走走,透透气,后来的事您也知道了……是我运气好。”

吴雪峰故意说得半遮半掩,谈起这种遭遇,正常人都不会一五一十言明。

陶轩平时根本不像个信佛的,这时倒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要我说,这都是佛祖的意思。”

陶轩说得也没错,吴雪峰要是没活下来留在叶修身边,也不会有机会保护陶轩,陶轩现在也未必有命坐在这里了。

陶轩又说:“我早知道小叶身边有你这样一个得力的人,没用你是有原因的。”

他打量吴雪峰的眼色有些锐利,吴雪峰明白他的意思,这种事放在谁心里都要起疑,于是他说:“老板您说得对,这我太理解了,换成是我,我也要怀疑的。”

陶轩不置可否地笑笑,举起茶盅,与吴雪峰碰杯:“这次多谢你了,以后跟着小叶好好干。”

“谢谢老板。”

放下茶盅,陶轩问:“你救我的事我记着,伤不会叫你白白受,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开口。”

吴雪峰苦笑一下:“老板,我现在这样子还能要什么呢。能站稳脚跟,有个安身之处,我就满足了。”


林杰虽然是个卧底,但显然不是个半吊子的庸医,吴雪峰的伤好得飞快,过不多久,已经不影响日常活动了。

之前陶轩还关心吴雪峰,问他要不要找个人伺候平时起居,毕竟伤了手臂,吃饭洗澡都不方便,叶修却说,他跟我住一屋,有我照顾就行了。

陶轩点点头没言语,他知道叶修的德行,从来不把自己当回事,心里也没个尊卑,一个打手罢了,也愿意伺候着。

陶轩在这一点上倒是了解叶修,别说吴雪峰是叶修的同性情人,就算不是,他也能心无芥蒂地忙里忙外,只当是照顾兄弟的本分。陶轩知道他这点,吴雪峰也知道,平时见他为自己忙碌,不舍之余,更添喜爱。


这些擦身倒水的小活儿对男孩子不在话下,只有一件事叶修有点在意,那就是每天帮吴雪峰擦身时,他都禁不住要心猿意马一阵。

长微博肉沫


TBC


注1:The Good Wife S7里的一句台词


PS. 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廖总不是虚构人物,巅峰荣耀里的,嘉世以前的赞助商

PPS. 那个炸弹的结构是个真实案例里的,凭回忆瞎写

评论(14)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