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gheda

禁止站内转载

[吴叶]今生今世 05 Mi Pequena Estrella

(下)



苏沐秋从叶修家离开,打车回到了自己家里。这时已经是半夜了,苏沐秋打开门,只有一个给他留门的保姆醒着。

“沐橙呢?”苏沐秋问。 

“在楼上卧室里,应该已经睡了。”保姆接过苏沐秋脱下的外套挂起来,“厨房里熬了粥,先生吃宵夜吗?” 

苏沐秋感觉自己都要被叶修闹腾的胃痉挛了,他摆摆手:“不用了,我去睡觉了,你也睡吧。” 

苏沐秋走到二楼,经过苏沐橙门前时,看到门下的缝隙黑漆漆的。苏沐秋没多想,只当苏沐橙已经睡下了,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苏沐秋起的不算早,八点多才爬起来,他洗了把脸下到厨房,叫保姆盛了早点给他,自己坐在桌前吃完了。

见苏沐橙一直没下来,他问保姆:“沐橙还没醒?” 

“没有,学生都缺觉。” 保姆乐呵呵的。

苏沐秋点点头。苏沐橙是相当用功的,回来过个周末都带了一沓卷子,黑眼圈大得跟熊猫一样。

 

吃过早饭,苏沐秋直接在餐桌上打电话处理了一些公事,其间,崔立还打电话告诉他,廖总的公司周转不灵,已经有几栋房产被强制执行了,在东城的一块地皮也因为一直没钱盖楼,两年没动工,就在前天,被收回了使用权。廖总现在就是条丧家之犬。

当时苏沐秋还听得挺乐,他一手摆弄着笔帽,笑道:“他活该。”

廖总当然活该,然而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仇廖总是一定要报的,只是苏沐秋没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快。

 

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中午,苏沐秋挂断最后一个电话,抬头往二楼一瞧,苏沐橙还是没影儿。

睡懒觉没关系,苏沐秋宠妹妹,但午饭都睡过去也太夸张了,苏沐秋听说不少高中生都因为不好好吃饭胃疼,他看看时间,上楼去叫苏沐橙起床。

来到苏沐橙房间门前,苏沐秋敲了敲门:“沐橙?起来了!”

屋里没动静,苏沐秋像小时候逗苏沐橙那样又说了句:“太阳晒屁股了啊!”

这个小区很安静,家里现在没开电视,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还是没人应门。

这也许是血脉带来的感应,苏沐秋听着苏沐橙房里静悄悄的,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刚才崔立跟他说的事,心里猛地打了个突。

“沐橙!!”苏沐秋没再顾忌别的,直接推门进了房间。

门没反锁,空荡荡的卧室里哪里有苏沐橙的影子,只有桌上的习题册还摊着。

卧室的窗子是开着的,苏沐秋浑身发冷地走过去看,绝望地在窗台上看到了数个灰扑扑的鞋印,那尺码绝不会属于苏沐橙。

苏沐秋一直以为,他是刀刃上长大的,后来跟陶轩做事,生死攸关的时刻也不是没有,但他从没有怕过,从没六神无主过,但此刻见到这情景,他的腿一下软了。

他身上一阵冷一阵热,耳膜砰砰的响,这时,他的手机叫起来,他下意识的一看,是个邻市的陌生号码。

“……哪位?”

“苏沐秋吗?”

“我是。”

“发现了吧?”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挺愉快。

苏沐秋恢复了点清醒,装作不知情,镇定道:“请问你是哪位?”

“哟,还装啊。不会吧,这么漂亮的妹妹不见了,做哥哥的都发现不了?”

电话那头捡着暗示性的话说,苏沐秋脑子里一下断线了,他深呼吸一次:“廖总?你想要什么?”

“哈哈哈,”电话那头笑,“我不是廖老板,但是廖老板说了,让我们好好陪陪你妹妹……”

苏沐秋绷不住了,大骂:“X你妈!我告诉你,你们要敢碰她一下,一个都别想活到明天!”

“生气了,哈哈,”电话那头好像有人聊了几句,随即这人又对苏沐秋说:“苏总别激动嘛,我们来谈谈。快,把苏小姐带来,跟她哥说两句。”

电话里一阵窸窣,然后苏沐秋听到苏沐橙的声音,她没有哭,显出一股临危不乱的镇定:“哥,我没事,你别急,他们没有为难我。”

苏沐秋悬着的心放下一截。只要苏沐橙没受苦,怎么样都好。

他没问苏沐橙没用的话,只叮嘱道:“你别怕,别跟他们起冲突,保护好自己,等哥去接你。”

“嗯,你也是。”

“把电话给他们吧。”

苏沐橙那边开了免提,苏沐秋一说,刚才那个男人马上接道:“苏总真大气。”

“你们在哪?想要什么?”

“这个嘛,廖总想要什么,跟你也谈不上。这样,你和陶总单独过来,让他和廖总说,怎么样?老大的事,咱们少参与,你说对不对?”

“……”

苏沐秋沉默了一下。陶轩夫妻俩膝下无儿无女,原来一直将苏沐橙视如己出,外面都说,苏沐橙就是嘉世的明珠。可随着陶轩的生意越做越大,里面很多腌臜事苏沐秋不愿插手参与,陶轩这一年来对他态度有变,他心里是清楚的。苏氏兄妹一损俱损,廖总想用这招把他们一网打尽,可苏沐秋却不敢肯定陶轩能否为苏沐橙以身犯险,但这时也不能说别的了,苏沐秋只好说:“我会和陶总一起过去,什么时候?在哪里见?”

“这我会再通知你的,请好了陶总,给我打电话。”

“好。你记住,不要动我妹妹。”苏沐秋挂电话之前又警告一次。

“哈哈哈,你放心,咱们都是道上的,办事有咱们的规矩,只要你别动花花肠子,把陶总带来,保证还一个整个儿的苏小姐给你……哦,对,你不说我还忘了,”那边的语气变得讥诮,“廖总还真想要一样东西。”

“他要什么?”最后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苏沐秋心感不妙。

“听说你那好兄弟叶修是个神枪手啊,廖总都听说了,前些日子在靶场,那是大发神威。”

“你接着说。”

廖总可没忘了叶修杀了他的爱宠这一茬,“打枪打得这么准,廖总想知道他这手是怎么长的……你和陶轩过来的时候,把叶修的两只手也一起带上吧!”

 

挂断电话,苏沐秋立刻去了陶轩家。他们两栋别墅挨着,苏沐秋疾走几步路就到了。

是陶轩的太太应的门,她的面貌气质和陶轩很不一样,或许是被丈夫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吓得,她日日吃斋念佛,倒长成了一个有着和善的面团脸的妇女。

见苏沐秋匆匆忙忙来了,她问:“小苏找你陶哥?”

“是,嫂子,陶哥在家么?”

陶妻一指后院:“在后院浇花呢,小苏吃饭没?”

苏沐秋胡乱点点头,道了声谢,去后院寻陶轩。

陶轩和老婆都很爱侍弄花草,后院花铲剪子等工具一应俱全,陶轩隔着玻璃拉门看到苏沐秋,也不摘手套,带着一手的花泥跟苏沐秋招招手。

“今天这么早过来?”

苏沐秋跨进后院,抖了抖嘴唇,“陶哥,我有事求你。”

平日苏沐秋是个正事在心里,脸上嘻嘻哈哈的人,他上次有这脸色,还是他十几岁和叶修在大战菜市场被抓的那回。看他这神色,陶轩摘下手套,指指旁边的椅子:“有什么事坐下说,”又吩咐屋里的妻子,“给沐秋倒杯水啊!”

苏沐秋本能地摇摇头,开门见山地说:“……沐橙被绑架了。”

陶轩脑子转得快,联系到他话里的上下文,立刻反应过来:“姓廖的干的?” 

“是。”

“操!这个孬种!”陶轩骂了一句,“联系上了吗?沐橙现在怎么样?”

“……没遭罪。”

苏沐秋还有一句话想说,正斟酌语言,陶轩舒了口气,先替他说了,“他要我去换沐橙吗?”

苏沐秋蓦地心头一痛,这是一种对即将付出的代价无能为力的天然预感。事关要害,他老实地说:“他让我们俩单独去见他。”

陶轩把苏沐秋的为难看在眼里,他眯了眯眼睛,点头了:“好,联系他吧,让小叶安排一下,我们这就过去。”他拍拍苏沐秋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别忘了,沐橙也是我看着长大的。”

“陶哥……”这关头管不了那么多真心假意,苏沐秋重重点了点头。

 

这边叶修还在床上睡大觉,接到电话,他也是惊得心里一凉,睡意全消的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穿上衣裤。

吴雪峰被吵醒,抹了把脸看他:“出什么事了?”

叶修在地上单腿蹦套上裤子:“沐橙被廖总绑架了,现在要老陶和沐秋去换人!”


叶修打电话安排好人手车辆,和吴雪峰一起下楼,去陶轩家会和。

两人抵达时,陶轩和苏沐秋刚好出来,苏沐秋上前一拍叶修的肩:“先去趟保安室。”

苏叶二人开路,后面一众小弟跟上,一个个都是鼻子喷气,眼睛冒火。敢绑架苏沐秋的妹妹,这可真是太岁头上动土,这小区安保到位,监控巡逻二十四小时有人在岗,苏沐橙能被这么悄无声息的带走,一定是有鬼。

一行人风风火火到了监控室,几个保安正在对着一整面墙不同机位的监控聊天打发时间。见来人面色不善,一个保安站起敬了个礼,满脸堆笑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苏沐秋沉声问:“昨晚谁当班?”

那保安看看苏沐秋,又看看叶修,继续陪笑:“您说说怎么了?看看能不能帮您解决?”

苏沐秋急得上火,哪里有工夫跟保安打太极,不等叶修说话,就转头朝身后使了个眼色,几个小弟立刻会意,上前按住几个保安,一人给来了几下,“少他妈废话!”

苏沐秋是何许人也,几个保安是知道的,再看今天这阵势,也不敢再和稀泥,为首的保安跟这事无关,挨了两拳立刻老实了,忙道:“别打了、别打了!大哥,你别急!”又向旁边喊一嗓子,“小申那狗娘养的呢!让他赶紧给我滚过来!”

姓申的保安正在隔壁补觉,马上被叶修提了过来,都不用问话,看他那张要哭不哭的脸就知道是他干的好事。

苏沐秋一肚子邪火,这下可算看到一个相关人物,上去一脚就把这保安踹趴下了,然后攥着领子拽起来,照着脸上又是一拳,保安一声惨叫,动了动嘴,吐出的血沫子里竟有一截牙。

这保安不是什么硬茬,挨了两下立刻哭着跪地求饶,老老实实地招出来,无非是见钱眼开,财迷心窍,听说是想进小区里搞推销,就放行了。

苏沐秋听了又是一阵急火攻心,一步迈过去便要再打,被叶修拦腰抱住:“别跟他扯了,找几个人看住监控,咱们快走。”

这时候也就叶修能拦住苏沐秋,苏沐秋平时待人友善,几个手下哪见过他这样子,一个个全缩着脖子,大气都不敢出。


叶修留下几个人跟保安一起看监控,自己则和苏沐秋出去找陶轩,几人正站在车外焦灼,绑匪的电话打过来了。

苏沐秋立刻接起电话,问道:“你们在哪?”

“苏总找好人了?”

苏沐秋看一眼陶轩和叶修:“嗯。”

“那就过来吧,廖总等你们半天了。”电话里报了个地址,是东郊的一栋烂尾房。

苏沐秋将地址告诉待命的司机,电话那头听了,油腔滑调地补上一句:“苏总,咱们的事X察解决不了。这个不用我提醒你吧。”

苏沐秋冷笑一声:“你放心,我苏沐秋本事还没不济到那个份上。”


苏沐秋挂了电话上车,他和陶轩同乘一辆,吴雪峰和叶修坐一辆,另有几辆车跟在后面,里面坐了数名得力的打手。上车前,苏沐秋走到叶修坐的那辆车旁边,叮嘱坐在副驾位的叶修:“到了那边你万事小心。”

叶修只知道廖总要陶轩和苏沐秋去换人,却不知道廖总对自己一双手还有想法,联想到廖总对自己的种种针对,他问:“他们还说什么了吗?”

苏沐秋想到廖总的狗屁要求,觉得说出来都一阵怒火往上冲,于是摇摇头,道:“没什么,行了,”他看看坐在驾驶座上的吴雪峰,“老吴开车吧,你也多加小心。”

苏沐秋的手扶在摇下的车窗上,叶修伸手过去拍了拍,安慰道:“大伙儿都在,沐橙不会有事的。”

苏沐秋一点头,转身上了自己那辆车。


车队浩浩荡荡开往城东,半路上,负责看监控的小弟打来电话,说是录像找到了,并且能看清车牌号。

电话是打到叶修这边的,叶修有部手机,平时基本不用,只有非用不可的特殊情况才拿出来。叶修记下车牌和特征,给后车的陶轩打电话,吴雪峰手握方向盘,眼睛盯着路况,听见他把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陶轩,又问陶轩,“能不能找刘帮忙?”

陶轩在那边说了些什么,叶修答应几声挂了电话。无论是在叶修这里,还是在嘉世,吴雪峰的地位都比往日不同,这些事情他现在是问得的:“刘?是谁啊?”

叶修确实也不再瞒他:“刑X支队的刘皓,老陶的熟人。”

吴雪峰听完点点头,没有再问。叶修办事留了个心眼,廖总说苏沐橙在东郊,苏沐橙却未必真的被带了过去。以防廖总声东击西,叶修做了两手准备,这边直奔廖总告知的目的地,那边也找人追查车辆下落。但嘉世就是再手眼通天,也没办法去查看全市的监控摄像,所以这事还得去求刘皓来办。


廖总给的地址并不远,不到一小时车程就到了。几辆车相继在大楼背后的入口停下,苏沐秋下车,拨电话给绑匪。

苏沐秋的电话开了免提,嘟嘟几声后,那边接起了电话,声音似乎有些慌张:“苏总,到了?”

苏沐秋答:“对,我们到了。你在哪个方位?”

只听见电话里嘈杂一阵,“他们到了……到了?让人下去……”

于是接电话的人回复道:“老实在楼下等着,廖总派人下去。”

说完就挂了电话。

叶修和陶轩都在旁边,陶轩显然很久没被这等货色指挥过了,抱着怀,表情难看地站着。叶修却对苏沐秋说:“你听到没?”

“什么?”苏沐秋护妹心切,到了目的地,更加心神不宁。

叶修四下望望:“那边的声音不对。”烂尾楼离高速公路不远,四处都是疯长的野草,此时正是下午,高速路上恰好没有车辆,微风吹过,只能听到草丛轻微的哗哗声。

叶修回忆着刚才的情形:“咱们这儿这么静,但那边声音却有点乱,还有汽车喇叭的声音,很轻……”

陶轩皱眉:“也许你听错了。”

叶修摇摇头:“不会错的。”

叶修耳力极佳,这个陶轩是知道的,他眼下心情烦躁,只是随口一说,于是也没有再接话,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苏沐秋更是全心全意地信任叶修:“你是说……?”

“搞不好咱们被廖总涮了。”

苏沐秋深呼吸:“……刘那边有消息吗?”

叶修看一眼手机:“还没有。”

他话音刚落,楼里走出七八个人,个个手里都有枪:“陶轩?苏沐秋?”

苏沐秋上前一步:“是我。”

为首的那个拿枪指着苏沐秋,一摆头:“二位老板,前面开路吧。”

另有两人上前给陶轩和苏沐秋搜身,这时苏沐秋回头对叶修说:“你在外面等。”

里面通讯不便,苏沐秋是让叶修在外面等刘皓的口信,叶修会意,点点头没有跟上去。除了陶苏二人,廖总的手下无意让其他人进去,但他们也没冷落剩下的人,另留了五个人在外面看守。

走进大楼之前,陶轩回头看了叶修一眼。他自己也挺奇怪的,这两年苏沐秋和叶修没少给他添堵,他想弃用他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真遇上事了,这哼哈二将少一个,他竟还觉得心里不踏实。


苏沐秋和陶轩被人用枪在腰后顶着,一前一后走进大楼,又顺着没有扶梯的水泥楼梯一直爬上三楼,走到背对公路的一间毛坯房里。

这烂尾楼连窗户都没装,廖总就坐在一面四面通风的窗前,好整以暇地等着他俩。

这是间大屋,边边角角一览无余,苏沐秋略微环视,却没看到苏沐橙的影子,只有廖总的手下零零散散地站着,苏沐秋再伸头望望,窗子那边就是叶修停车的地方。

廖总的手下见苏沐秋四处张望,当即用枪柄在他腰上砸了一下:“老实点!”

苏沐秋扭头看看他,向廖总高声问道:“廖老板,我们人到了,我妹妹在哪里?”

廖总不知从哪搞了把高背椅,背对着苏沐秋和陶轩坐着,听到苏沐秋问话,他起身整整衣领袖口,转身走过来。

他背着手,围着陶轩和苏沐秋转了一圈。和陶轩那种一团和气的长相不同,廖总轮廓很深,还长了个鹰钩鼻,盯着人看的样子像只秃鹫一样,阴恻恻的。

他故意做出一副探究的表情:“小苏,我要的东西你带了吗?”

苏沐秋故作不知:“什么东西?”

“叶修的手啊!”

“叶修的手长在他自己身上,跟我有什么关系。”苏沐秋冷冷地。

“那他人呢?”廖总又看了一圈,“手没来,人总该来吧?”

苏沐秋想再说话,陶轩先开口了:“嗳,廖老板,你管他做什么,我都来了,你想怎么办,我都能说了算。”

 
 还有一段,没肉,但是怎么都发不上来 

 

TBC

 

 

我终于来更新了()其实前几天就有空,但实在不爱写剧情,就一直拖啊拖,好在下章在跑点剧情就又可以写感情线了(

PS. 伞哥没事,以后写到那个相关剧情会提前预告的

评论(20)

热度(246)